第四章

顾远快要迈入教学楼时,有个大物体径直从他视线前方落下,他本能地往旁边一跳,一个装满水的气球在他面前炸开了。

看清是水球后,他松了口气,皱眉抬头寻找“肇事者”,楼上刚有许多脑袋探出来,在他抬头的一瞬间,缩得一干二净。

好吧,他无奈撇撇嘴,还好,没砸中自己,也没溅湿衣服。他转念一想,幸好只是水球,这帮学生尚未邪恶到用尿球、粪球的地步。他只能捡起地上的气球,扔进垃圾桶,走入教学楼。

顾远从浙大物理系毕业后,回到家乡宁县一中教书,一晃就是六年。

他思想很开放,对学生的管理很松,不过这不影响他带的班级成绩,带过两届毕业生都有人上了清华北大。

现在,他是高二文科重点班的班主任,同时还是两个理科重点班的物理老师。学生们知道他好相处,从不责骂学生,所以对他的善意恶作剧也频频发生,不过他总是一笑了之。

上课铃响起,他握着课本迈入文科班的教室。

一进门,他看到了不少同学脸上拼命压制住的笑意,他撇撇嘴,露出一个苦笑:“招吧,谁干的?”

全班哄堂大笑,但没人承认,显然,这是一起拥有大量同伙的“集体犯罪”。

顾远眼珠动了动,拍拍手示意安静下来,道:“理论上说,刚才我并没有防备,走进教学楼的速度是匀速运动,气球直径接近二十厘米,你们从楼上扔下气球,理应可以砸中我的,为什么失败了?当然了,我不相信你们这帮家伙会手下留情。”

一名小个子男生在下面起哄:“那我们下次可看准了砸。”

顾远摇摇头,笑着看着那人:“难怪你上次物理不及格。”

男生一脸无辜:“这跟考试有什么关系?”

顾远笑了笑:“这明明是一道物理题,好吧,我给你们出个题。”他转身拿起粉笔在黑板上画起来,“一个人以两米每秒的速度朝A点进行匀速直线运动,此时,A点上方十米处有一个水球随时可能掉落。问,当此人距离A点多远时,水球落下刚好能砸中他?”

下面的学生马上给出了答案。

顾远满意地点头:“瞧,这个简单的题你们都答对了。如果你们先掐秒表计算我平时的走路速度,再计算气球的高度,于是就能算出气球的落地时间,然后在我走到你们计算结果时,你们扔下气球,我今天不就洗了个澡吗?所以呀,物理这门课是很有意思的。我知道你们很多人心里想着文科高考不考物理,平时都不愿在这门课上花时间,不过我担心好多人接下来的会考有麻烦呐,不管你们喜不喜欢物理,会考前总要花点心思的。如果大家会考都拿了A,再来好好设计捉弄我的方案吧,怎么样?不过游戏道具上限只能是水球,如果哪个混蛋敢用铅球,我做鬼也不放过你1

“哈哈,好1学生一片欢呼,一场学生的恶作剧被他分析成了一道物理题,这样的老师哪个学生不喜欢呢。

顾远眨眼道:“不过嘛,鉴于你们今天没砸中我,我觉得你们在力学方面还比较薄弱,需要着重攻关,这堂课后我给你们出个力学的小测验,不及格的我得找他‘促膝长谈’了。”

学生们叫苦连篇,忙道:“别呀,今天的事是班长策划的,气球也是她扔的,她没扔准不代表我们物理没学好呀,让班长一个人测验吧。”

“曾慧慧扔的?”顾远意外地看向班长,这女孩长得斯文,平时也很懂事听话,他实在想不到这么一个文静的女孩居然成了恶作剧的“策划人”,看来任何外表乖巧的学生都有腹黑的潜质。

曾慧慧红着脸低下头,顾远心里无奈苦笑,大概学业压力太大了,连这么老实的女生都学会恶作剧了。

第五章

高栋坐在办公室里,反复看着卷宗,思索破案的方向。

江伟推门而入,坐到他面前,放下手中的一叠文件。

“查到些什么了吗?”

江伟皱眉摇摇头:“法医组那边工作没什么进展,除了现场遗留的这个脚印外,很难再有大突破了。”

高栋点点头,这个结果不出他意料,因为几次现场搜查下来,都没发现其他物证。

“王宝国的老婆、亲戚、朋友、同事,我们基本都问过了,他的大致人际关系已经登记在卷宗里,不过从他家人和单位同事的口中,都问不出有谁会想着杀了他。”

高栋皱眉道:“王宝国在你们县干了多久?”

“八年。”

“这八年里,他总会跟人结怨结仇吧?”

江伟点头:“小过节应该有,但和他有实质大仇的好像找不出来。就算有人不喜欢他,讨厌他,甚至恨他,但他毕竟是检查院的一把手,对他有不满也不敢表现出来。”

高栋微眯着眼睛,分析道:“一般这种典型的仇杀有三种可能性。一是经济纠纷。二是感情纠纷。三是工作矛盾。你要重点分这几块去查。”

“嗯,这部分工作还会继续深入的,但现在暂时没找到具体可以怀疑的对象。”

高栋掏出烟,给江伟扔了支,自己也点上,缓缓吸了一口,问:“王宝国家里经济条件怎么样?”

“还可以,也就一些人情的往来和工作上的额外福利。”

江伟说的“额外福利”自然是指阳光工资外的收入了,不过做到这个级别的领导,这压根不算什么事。

高栋继续问:“他有没有在社会上的公司参股之类的?”

“没有,他是外地人,有个女儿还在读书,他姐姐在经商,不过他没有参与。我们问了他老婆,他老婆也说只是自己买房投资,没有跟人合伙办过企业。”

“看来经济纠纷不存在,那么感情这块呢,他外面有女人吗?”

“我们问了个别人,他们透露王宝国前几年跟一个小学女老师有关系,后来那个老师调到市里教书去了。我们从多方渠道了解到,那个老师是有家庭的,虽说现在可能还与王宝国有联系,但联系不会太频繁,基本排除了犯罪动机。这件事没几个人知道,那个老师的丈夫最近一直在市区上班,没离开过,排除了犯罪可能性。另外,王宝国在外没有固定的二奶,顶多是娱乐场所的小姐,也仅仅是逢场作戏。”

“工作上呢?”

“王宝国性格稳重,懂分寸,检察院内部和其他单位间,没听闻谁跟他特别不和的。”

高栋牙齿咬着香烟,手按在额头上:“照这么看,这案子有点难办了。”

江伟道:“老大,现在情况虽然不太乐观,但我想问题还是出在人际关系这块。因为这案子是个典型的仇杀,一定是我们人际调查还不够深入。毕竟凶手在平日里,忌惮王宝国的身份,就算心里再恨、再多的不满,也不会轻易表现出来,所以人际关系需要挖得足够深。”

高栋点点头,道:“你说的没错,这块工作必须越早有结果越好,时间拖得久了,就算找出可能的嫌疑人,到时由于证据被凶手销毁了,不太好处理。另外一点你要知道,凶手是知道王宝国住所的,也就是说,凶手是熟人的可能性较大。”

“那也未必吧,或许凶手是通过跟踪查到王宝国住所的呢?”

高栋摇摇头:“靠跟踪知道王宝国具体住所,可能性不高。一则金星小区平时安保较严,监控探头多,跟踪很困难并且容易留下证据。二则停电这个机会促使了凶手杀人,这是临时性的契机,不是凶手可以提前预料的机会。前一天贴出停电公告,第二天凶手杀人,短短一天时间,凶手很难跟踪出具体住所。当然了,你也可以安排人查下前几天的监控,看看是否有人跟踪过王宝国,不过我觉得希望很校”

这时,办公室有人敲了下门,一个县局的刑警队员跑进来,道:“老大、高局,刚我们民警走访时,得到一条线索。前天晚上大概八点多,有人在离金星小区三条街的地方看到一个人急匆匆经过。现在还不能判断目击者看到的人是不是凶手。”

高栋急忙问:“目击者看到的人有什么特征?手里拿着刀吗?”

“没看到有没有拿刀,当时路上停电,很黑,目击者距离那人大概五、六米,说是看着背影有点像派出所副所长叶援朝,打招呼叫了声,对方没回应,径直走了。他也不能判断看到的到底是谁。我们民警这两天在附近走访,今天刚好问到的,也不知道这条信息是否会和案子有关。”

高栋抿抿嘴:“到现在就这一条线索吗?”

“嗯,是的。”

“好吧,”高栋有点无奈,“那你们继续接着查吧。”

等警员走后,高栋哼了声,道:“现在快冬天了,晚上本来就行人少,又遇停电,这下连目击者都找不出来了。查了两天也就问到这一个可有可无的线索。目击者连对方是谁也没看清,手里有没有拿刀也没看到,更不能判断目击者看到的到底是不是凶手了。”

等警员走后,高栋哼了声,道:“现在快冬天了,晚上本来就行人少,又遇停电,这下连目击者都找不出来了。查了两天也就问到这一个可有可无的线索。目击者连对方是谁也没看清,手里有没有拿刀也没看到,更不能判断目击者看到的到底是不是凶手了。”

江伟道:“我估计凶手杀人后,匕首应该藏在衣服里了。”

“这是肯定的,如果凶手拿着一把长匕首走在街上,就算停电也会带来很多目击证人。对了,刚才你们的人说目击者看到那个人背影像谁?”

“县城派出所副所长叶援朝。”

“派出所副所长?他和王宝国有关系吗?”

江伟思索下,道:“直接关系没有,间接倒是有点关系,”他摇摇头,道,“不过不可能的,老叶是个老实人,虽然最近情绪不太好,但不会做杀人的事的。”

“最近情绪不太好是什么意思?”

江伟犹豫了一下,支吾道:“老大,这事你们市局一点都不知道?”

高栋奇怪地打量他:“我知道什么,你们下面派出所的人我又不认识。”

“恩……是这样的,我们县纪委书记你认识的吧?”

“好像姓沈的一个老头吧?市里开会时见过,我一时想不起来。”

“他叫沈孝贤,在县里当官几十年了,关系很硬——”

“我听说过,好像他战友是省里的领导。”

“没错,反正就是个有能量的人物。”

“那又怎么了?”

“一年前他儿子沈浩和叶援朝的女儿叶晴谈恋爱,沈浩那小子是个花花公子,在外经常和各种女人玩,叶晴知道后,提出分手,结果沈浩不同意,双方发生争执,这小子一怒之下,开车把叶晴撞死了,事后——”

高栋脸上赫然变色,打断道:“等一下,你说故意把人撞死1

江伟脸露尴尬:“是的。”

高栋冷声质问:“这种刑事命案怎么没报到市里来?”

按规定,所有刑事案子都要报备到市局,高栋是市局刑侦副局长,大部分卷宗都会看过,尤其是出了命案,他一定有印象。但他从不知道这件事,显然是他们县没报上来。

江伟低着头:“这……这件事后来没立案,因为……因为沈孝贤托了很多关系,县里几个部门一起把事情压下来,当成交通事故处理了。”

高栋鼻子冷哼一声,抽出一支烟点上:“这事你有份吧?”

江伟急忙推脱:“这事是邵局长亲自拍板的,我没插手,只是告诉我这不是刑事案件,不用我们刑侦队出面。”

高栋长长吐出一口烟,冷冷道:“你自己在外做官几年,遇到事也不跟我打招呼了。”

江伟慌忙否认:“没有的事,这……这案子是省里和县里领导来说情,让所有相关单位不要报到上面的。”

高栋叹口气:“这件事真没你的份?”

江伟坚决道:“我顶多知情,这件事从头到尾我们刑警的人马没参与。”

高栋抿抿嘴,皱眉道:“好,我相信你,以后这件事不要再提了,我也从不知道。我必须跟你说几句,以后再碰上这种事,提前跟我打声招呼。你以为这种事你们县里压着就没事了?以为凭几个领导张张嘴就能把事情彻底圆上?你见识太短!这种案子极容易翻案!现在体制内也很乱,难保某一天突然天翻地覆,当初所有责任人都要追究。这种事又不是没发生过,有空你多看几本历史书1

江伟被高栋一顿不怒自威的话说得胆颤心惊,低头红着脸道:“老大,以后我一定先问问你的意见。”

“算了,你现在也是个副局长,其他话我也没必要多说。你继续说叶援朝吧。”

江伟收拾了一下情绪,又道:“后来几家单位联合认定后,按交通事故处理。沈家赔了叶家近百万的补偿。但叶援朝老婆不同意,他们家就是个独生女,一下子没了难怪她接受不了。她一直闹着要上访,要凶手偿命,不要赔偿。叶援朝是个老实人,一直苦劝着老婆不要闹了。结果她老婆得了抑郁症,病情越来越严重,最后,刚一个半月前跳楼自杀了。从那以后,叶援朝很少说话,整天愁眉苦脸,听派出所的人说他现在天天酗酒,也不管事了。”

高栋点点头:“也是个苦命人。那么他跟王宝国有关系?”

“直接关系倒没有,间接关系是王宝国当初也是一起协调叶晴被撞案的领导。当初叶援朝老婆闹到检察院,王宝国不想把事情弄大,就打电话叫来了叶援朝,还有县里、公安局、派出所的人一起来劝。后来王宝国放狠话,说如果他老婆再来闹事,就抓到精神病院去。叶援朝求大家原谅,大家毕竟也都理解,安慰他一番,让他管好老婆的事,工作可以先放一放。”

高栋沉思片刻,让他头脑中的叶援朝形象更清晰一些,过了半晌,问:“叶援朝知道王宝国的家庭住址吗?”

“知道的吧,县里政法系统各级领导都登记了通讯录,老叶是县城派出所的副所长,肯定知道。”

高栋想了想,道:“我看这样吧,下面的人继续进行案发地周边的走访工作,同时安排人把目击者的口供录得再详细些,另外,派人查查叶援朝最近的行踪,尤其是前天晚上的动向。”

江伟道:“我觉得叶援朝不可能吧,他是个老实人,大家公认的老好人,叶晴死后他也一直劝着老婆不要闹。再者说就算他受刺激了要报仇,也该找沈孝贤,跟王宝国没关系埃”

高栋点点头:“你说的有几分道理,目击者也没看清,只说背影像叶援朝。但现在我们手头没其他线索,这条线还是先查一查吧。”

“查叶援朝的行踪是直接问,还是怎么样?”

高栋思索一下,道:“先不要直接问,我们光凭单个目击者说看到一个人背影像叶援朝,就去调查他,影响不太好。一则目击者看到那个急匆匆走过的人,是不是凶手无法肯定。二则就算是凶手,背影像叶援朝,又不是说就是他了。三则我也感觉像你说的这样一个老实人,不会去杀人,即便要杀人,冤有头债有主,不会找王宝国。乱怀疑体制内的人不太好。你们先到他们派出所问问情况,查查考勤记录。对了,这事别让你们刑警队的人办,让其他人找个事由去了解下。”

第六章

晚自习时,顾远把班长曾慧慧叫到办公室,作为一个班主任,经常给学生做思想工作是必须的,尤其是现在的高中生,想法很多,加上社会变化大,吸引了学生过多的注意力。许多原本学习用功的家伙到了这个阶段,常常会懈怠,成绩快速下滑。

很多家长和老师是站在圈外看问题,觉得成绩下滑是因为学习压力大,跟不上节奏。作为过来人的顾远很清楚,但凡出现这种情况,一定要找内因,一定是学生本人的心理变化。

顾远从不建议班上的学生遇到心理问题去找学校的心理老师。

前几年他的一个天真的男学生去找心理老师,说自己有个喜欢的女生,最近看不进书,该怎么办。结果第二天心理老师就把该生谈恋爱的事告知了班主任和年级组长。

顾远认为这种出卖学生隐私的所谓“心理老师”,还不如称“心理屠夫”恰当。

他很擅长观察每个学生的一举一动,会以一个朋友的身份和立场给学生建议。

“你先坐吧。”顾远让曾慧慧坐在一旁,他放下手里批改的作业,打量一下她,“最近你的成绩好像有点下滑,数学差点不及格,是意外吗?”

“也……也许吧。”曾慧慧一听到成绩,就低下了头。

顾远哈哈一笑,摇摇头:“应该不是意外,成绩有波动很正常,但波动太大肯定有问题了。说说,你遇到什么问题了?”

曾慧慧抬头看了他一眼:“没有问题。”

“我感觉你最近常心不在焉的。”顾远看了眼旁边很远处坐着的一个老师,伸过脖子轻声问,“该不会是谈恋爱了吧?”

曾慧慧顿时脸一红,连忙否认:“没有的事呢,下次我一定会考好的。”

顾远打量她几眼:“真的没有?”

“没有。”这次曾慧慧的回答很干脆。

“那会是什么问题?我希望你能坦白告诉我,我相信我的观察是没错的。”

“真的……真没什么。”

顾远皱皱嘴,笑了笑:“好吧,你不愿说就算了,我相信你自己能解决的,对吗?”

“恩。”

“行,那你先回去自修吧。”

曾慧慧正要起身离开,犹豫了一下,又坐回椅子里,脸上微微泛红:“小顾老师,等一月份会考完,你是不是就不教我们了?”

顾远笑了笑:“当然,物理会考结束,你们就全身心准备高考科目了,物理书就可以扔掉了。”

“那……那你还继续当我们的班主任吗?”

顾远做了个不知道的手势:“我是个物理老师,至于到了高三学校是否还要我继续带你们这个文科班,我不知道,一切听学校安排。反正高二肯定是我带完的。”

“如果……如果你不当我们班主任,会去教哪个年级?”

“这我就更不清楚了。怎么了?”

曾慧慧显得有些慌张:“没什么,就是……你知道,我们全班都很喜欢你。”她忙又加了句,“很喜欢你当我们班主任。”

顾远不以为意地笑了笑:“我也很愿意继续当你们的班主任。”

曾慧慧站起身:“如果……如果学校要换其他班主任,我们全班同学一定找学校强烈反对。”

顾远尴尬地张张嘴:“这个没必要吧,哪个班主任都一样。”

“不,你不一样1顾远一愣,曾慧慧表情尴尬,忙扯开话题,“你鞋子破了。”

“我鞋子?”顾远一直坐在位子上,脚伸在桌子底下,曾慧慧根本看不到,不过鞋子在今天打球时确实破了。

曾慧慧忙补充一句:“晚饭后路过篮球场,看到你鞋子破了,这双球鞋好像没见你穿过。”

顾远眉头微微皱了下,笑着道:“你观察挺仔细,快回去自修吧,今天耽误了你挺多时间。”

“没关系,我愿意。”说完,曾慧慧顿觉唐突,忙起身告别回去自修。

顾远看着她离去的背影,叹口气,摇摇头,重新批改起作业。

章节目录

谋杀官员3:物理教师的时空诡计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文学大全只为原作者紫金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紫金陈并收藏谋杀官员3:物理教师的时空诡计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