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从事任何职业的人都可能走上犯罪,但这并不意味着任何职业都适合犯罪。

比如老师。老师这个职业犯罪时有点麻烦。

昨天是星期天,顾远买了辆新的电瓶车,从商店骑回学校附近的教师宿舍,短短几条街的距离,已经有三个人跟他打招呼了:“顾老师,买了辆新电瓶车啊?咦,你不是有汽车的吗?”

顾远只好连续解释了三遍,油太贵了,他一个老师开不起,老城区路窄,开车有时反而不方便,不如买辆电瓶车代步。

好在没人会对他买辆电瓶车好奇,深究下去。不过这提醒他犯罪时要格外小心,避免遇到熟人就悲剧了。

对于下面的行动,他已经有了充足的计划。再过几天就会有场冷空气,到时气温会更低,真正的冬天来了。那个时候出门,骑着电瓶车,戴上帽子和口罩,就不会引人注意了。

当然,电瓶车也需要改装,他将用喷漆把电瓶车换个模样。因为他考虑到案发后警方查监控,有可能注意到他,他的面部自然不会被拍进去,不过电瓶车的形象是跑不了的。尽管警方要在全县查一辆电瓶车可不太容易,小心驶得万年船,必须谨小慎微,从最坏角度考虑问题。

如果电瓶车不换个模样,警方对着监控的照片每家商店去问,说不定真被问出来,发现这辆车最近刚卖出过一辆。

所以,作案前,他需要把电瓶车全身换个颜色,再换几个外观的部件。作案后,同样要用喷漆再次对电瓶车进行装扮,避免被警方地毯拉网式的搜查找出来。

法院院长胡海平的生命倒计时已经响起,只不过现在没有人会想到,胡海平更是不可能想到他的死法。

现在要做的,还需要再观察胡海平几次。

顾远作为一个高中老师很忙,常常要晚自习待办公室,所以只能在没排班的日子或晚饭时间去踩点。

今天是星期一,早上上完第一节课,门卫打来电话:“顾老师,你有个包裹。”

顾远心中不解,他没买过东西,为什么会有个包裹,不知是什么东西。他来到门卫领了包裹,拆开后看到是一双球鞋,他先是微微一愣,随即思索着觉得情况不太对,他把球鞋收好放进办公桌底下,继续去上课。

上课一开始,班长曾慧慧喊了起立后,全班同学一起喊:“小顾老师,你收到新鞋子了吗?”

顾远一愣,随即露出笑容;“你们还跟踪看我去门卫拿了包裹?”

全班同学笑成了一片,不少同学急着问:“小顾老师,鞋子喜欢吗?”

顾远连连点头,眼眶闪烁:“喜欢,很喜欢,太谢谢了,不过这是谁花的钱,我作为老师可不能受贿?”

大家纷纷表示这就太见外了,曾慧慧道:“是我们班费出的钱,我们看到你打球鞋子破了,一商量,所有人都强烈赞同给你买双新鞋子。”

“恩……多少钱?”顾远满脸都是不好意思的表情。

“不贵,几百块,你就别问了,谈钱太伤感情了。”同学们纷纷表示。

“这可不行,好吧,我个人赞助班费五百元,你们心意我心领了,但花班费给老师送礼物,这个确实不行。”顾远态度表现得很坚决。

“这……”大家一时没了主意,曾慧慧道:“班费还有很多,我们不要你的钱,就算破例一次,下不为例,我们只想你答应我们一个要求,会考结束后,你依旧当我们的班主任,一直到高三结束。”

顾远心中一团暖意泛起,看着全班同学期待的眼神,点头笑了笑:“好吧,到时如果学校要换我去带其他班级,我会尽量跟学校申请的。至于班费,曾慧慧,你下课来我办公室一趟。”

下课后,曾慧慧被带到办公室,还没等顾远开口,她就问:“小顾老师,鞋子试过了吗?大小合适吗?”

“稍微大了一点。”顾远回答。

“我问了班里的男生,他们说按你的身高,大概穿42码鞋子合适,我们想给你一个惊喜,没有问你,结果偏大了。”她皱了皱嘴,“那你穿多少,是41码吗?”

顾远顿时目光一闪,随即收敛了表情,笑道:“没关系,大点也能穿的。”

“不行,鞋子不合脚穿着不舒服,你是多大的尺码,我把鞋子拿去换了。”

顾远半点都不想在鞋子尺码的问题上停留,忙道:“真没关系,有时候我也穿42码的鞋,不用费心了。对了,送我鞋子这个主意是你想出来的吧?”

曾慧慧脸上微微泛红,轻低下头,道:“恩,我跟班上同学说了,看到你打球鞋子破了,大家都想给你一个惊喜。”

顾远抿抿嘴,道:“好吧,不过这次用的是班费的钱,一定要我来出,以后这样事情不要再做了。其他老师知道了,还以为你们厚此薄彼,心里有想法了呢,知道吧?”

曾慧慧有些失望地点点头:“好吧。”

顾远轻松地笑了笑:“不管怎么样,真的很感谢你们的信任,我很感动。”

第十一章

张一昂很无奈,调查叶援朝这活可不是他想干的。

没有任何证据指证王宝国是被叶援朝干掉的,仅凭单个目击者说看到一个走路匆忙的人像叶援朝,就要去调查这样一个老警察?这太不合适了。

就算叶援朝老婆女儿都死了,他情绪不稳定,每天酗酒,甚至酒后扬言这些狗官都该死,难道他就一定会去杀人了?叫骂着收复钓鱼岛的人多了去了,这些人会去上岛?天天喊着打击腐败的家伙,他们敢对自己下手?

可是领导的一句话,这活再难办,他也得去干。

你总不能让高栋亲自去做这种尴尬事吧?

张一昂只好带了三个市局的同事,硬着头皮再次来到县城派出所。

昨天他们走后,派出所内马上知道了他们调查叶援朝的事,叶援朝为人老实本分,所有同事包括所长都尊称他一声叶叔,他们也都知道叶援朝家中变故,很是同情。全所上下都对刑侦队光凭单个目击者说辞就来调查叶援朝愤愤不平。

今天张一昂带人又跨进派出所,所内人员光明正大地先来一声不待见的冷哼。

张一昂一行愈加尴尬,他抿抿嘴,耐着性子问值班警察:“你好,请问叶所在吗?”

值班警察看了他们一眼,懒洋洋地拿过自己水杯起身倒水,背身说了句:“不在。”旁边坐着的其他警察也都各自管着自己事,对他们四人不闻不问,个别人还掩嘴偷笑。

“他今天没上班还是出勤去了?”

“我不知道,你们有事吗?”值班警察慢条斯理地倒完水回到座位,瞥了他们一眼。

张一昂心头泛起怒火,只是在人家地盘上不能发作。他跟了高栋多年,也算见多识广,其他兄弟单位领导见面也会叫他一句“张科”,实在没受过这种刁难。

可他毕竟也只是个副科级的警员,如果高栋这位副厅级的领导亲自过来,谅这帮小警察心里再不满,也不敢造次。

张一昂皱皱眉,继续道:“麻烦打个电话给叶所,说我们市局要找他谈点事情。”

那人依旧敷衍着:“可我不知道叶叔今天有没有上班埃”

张一昂咬牙吸了口气,沉声道:“电话多少,我自己来打。”

那人看到对方隐隐动怒,这才不紧不慢地掏出通讯录,交给他们。

张一昂拨通电话,简单说明来意,需要再找他确认一下情况。

叶援朝倒还算客气,说自己今天休息,现在在外面,如果需要的话,他马上到派出所来。

张一昂微微一思索,忙说不用,他们到他家去。

听到要到家里来,叶援朝停顿了下,最终还是答应了。

问清住址后,一行四人很快到了叶家,开门进入后,张一昂先打量了一圈屋子,房里很旧,也显得很冷清,进门处是一个鞋柜,上面放了几双鞋子,有皮鞋和休闲鞋。他朝这些鞋子多看了几眼,又注意到对面墙上挂着的佛龛,里面放了两张女人照片,佛龛前的供桌上已经收拾一空,另一旁的桌子上放着一台笔记本电脑。

叶援朝搬出四条凳子让他们坐,随后自己坐在一旁,点起一支烟:“找我还有什么事?”

氛围显得有点尴尬,张一昂轻嗽一声,道:“是这样的,昨天还有些事没完全确认过,需要再了解一下。”

叶援朝吐了口气:“好吧,我也知道你们是工作需要,有什么要问的尽管问吧,速战速决。”

张一昂松了一口气,这样的态度就方便了,忙道:“我想问一下叶所,你脚上穿的鞋子是多大的?”

“问这个做什么?”叶援朝脸上露出一丝不解和警惕。

“王宝国案子凶手留下了一个脚印,”张一昂忙补充,“当然,我们不是怀疑你,只是例行的调查排除。”

“怀疑就怀疑,不用说客套话,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叶援朝一声不屑的冷笑,“我鞋子穿41码的,怎么,是不是和凶手的一样,如果是的话,你们可以抓我了吧?”

张一昂表情顿时停滞住了,满是尴尬,其他三人也不例外,过了片刻才道:“叶所,我们能不能看下你的鞋子?”

“随便,尺码大小又不能骗人。”叶援朝抬起脚露出鞋子给他们看。

这双皮鞋的鞋底确实写着41码,张一昂朝旁边的一位警员示意,那人站起身来到鞋柜前,把上面放着的鞋子一一拿起来看。叶援朝也不阻拦,一脸的无所谓表情。

全部检查完成后,警员朝张一昂点点头,重新坐回位子里。

张一昂心里已经完全把叶援朝犯罪可能排除了,无奈高栋要求必须查仔细,分毫不能放过,只好讨好地笑了笑:“叶所,昨天你说11月25日晚上5点多时,你先在楼下小餐馆吃了饭,是哪一家?”

“就是楼下斜对门的阿旺饭铺,你们下楼就能看到,我常在那儿吃。”叶援朝回答很干脆。

“之后你说你回到家里没出过门,有看过电视,上过网对吗?”

“是的。”

“我们能看下你的电脑吗?”张一昂目光对向了一旁的笔记本,笔记本没有连着网线,下面有一个无线路由器。

“随便。”

张一昂安排身旁的技术员开了电脑,查看一番后,道:“张队,可以了。”

张一昂点点头,跟叶援朝道歉,说他们下面干活的人也是没有办法,麻烦了叶所两次等等客套话,带人离去。

第十二章

“老大,叶援朝的鞋子都是41码的。”一回到县局,张一昂就拿着调查记录找高栋汇报。

“所有鞋子?”

“是的,我们今天去了他家,他家门口鞋柜上,放着四双鞋子,两双皮鞋,一双休闲板鞋和一双球鞋,都是41码的,他脚上穿着的一双皮鞋也是41码。”

高栋思索一下,又问:“所有的鞋子都是旧鞋子吗?”

“对。”

高栋点点头:“这表明叶援朝平时所穿的鞋子,确实是41码。不过这还不能排除他的犯罪可能。凶手什么线索都没有留下,唯独留下一只鞋印,有可能凶手故意在犯罪时穿了双40码的鞋子,干扰我们的侦办。”

张一昂一听,脸露尴尬:“那我们得拿张搜查令去他家搜一遍了?”

高栋笑了笑:“这个再说吧,无凭无据申请搜查令查一个警察不合规矩。如果案子真和叶援朝无关,你们已经找了他两回,再去就不太好了。”

张一昂苦笑道:“是啊,派出所的人一见我们就摆脸色,就差没轰我们出来了。”

高栋哈哈一笑,安慰他:“辛苦了。然后不在场证明查得怎么样?”

“11月25日下午5点多,叶援朝在他家楼下的一家小餐馆吃饭,这点我们已经跟餐馆老板确认,叶援朝经常在那儿吃饭。之后叶援朝称自己回家看电视、上了会儿网,再没出过家门。我们查过他的电脑,11月25日晚上确实有他的上网记录。”

高栋微微眯眼,问:“他上什么网站?”

“百度、新浪、网易、天涯,看的基本上是新闻页面。”

“他看什么新闻?”

“主要是国内的政治和实事新闻。”

“他有没有上过不符合他年龄特征的网站?”

张一昂看了一眼调查记录,摇头:“没有,看这些政治和民生新闻应该符合他的行为习惯吧。”

高栋点点头,继续问:“他上这些网站是在几点?”

“浏览器的历史记录只保存哪天看的,不记录具体几点几分,后来小刘找他的硬盘记录,查出上网时间是在当晚七点到七点半之间。”

高栋眼睛微眯:“如果他七点半还在上网,就没有足够时间去杀人了。嗯……对了,你们有没有问过宽带运营商了,核实他家的上网时间?”

“查过了,现在小区里用的都是区域内的共享带宽,所以宽带运营商不记录具体每个小时段用户家中的使用流量,只记录该用户某天是否联网。由于叶援朝家里装着路由器,所以宽带运营商那边的记录是叶援朝家中一直处于网络连接状态。”

高栋思索下,道:“对了,叶援朝说11月25日晚上还在电脑上玩过单机版的麻将,有没有查过麻将文件的最新访问时间?”

“查了,最新访问是昨天,所以没办法知道11月25日当天他是否也玩过。”

高栋吐了口气,又问:“叶援朝家附近有没有监控探头?有的话还需要查查11月25日晚上他是否真没出过家门。”

张一昂道:“我们周边看了一下,那块地方是旧城区,监控很少,最近的一处监控离他家大概有五六百米远,是个路口监控,他就算出了家门,也没必要从那个监控下面走。老大,叶援朝11月25日晚上七点多上过网,证据确凿,可以完全排除怀疑了吧?”

高栋没有直接回答,转过身,思忖片刻,最后叹了口气,决定让张一昂回去继续围绕着王宝国人际关系调查,叶援朝的事暂时就到此为止吧。

他重新理了一遍思路。叶援朝有一定的犯罪可能,但基本上可以排除嫌疑了。

首先从动机上说,他如果因为家庭破裂去报复,应该直接找沈孝贤一家,不该去找处于间接关系的王宝国。

其次现场留下一个40码的鞋印,叶援朝的几双鞋子都是41码,并且全是旧鞋。表明他平时就穿41码的鞋子。如果都是新鞋,那就要怀疑是叶援朝杀人后,买了41码的鞋子来撑门面,摆脱嫌疑。

另一种假设的角度,如果说是叶援朝犯罪时,故意穿一双和他平时不同号的鞋子,杀人时故意留下一个鞋印误导警方侦办,那么他应该穿42码的鞋子,而不是41码。因为一个人穿着尺码比实际脚码小的鞋子,会非常难受,行动不自如,这种关键的谋杀时刻绝对不能出现行动不自如的情况。而穿比实际尺码大一号的鞋,可以通过塞鞋垫,系紧鞋带来消除影响。

再次,叶援朝案发当天下午5点多在楼下吃饭,已经被证实。此后他回到家中,虽说没有人证来证明他没出过门,但他确实在11月25日晚上七点到七点半之间上过网,上网后再去蹲点犯罪,时间上很紧张,况且他也没办法预知那时王宝国还没回家。

当然了,叶援朝也可以下载个软件来进行自动上网,伪造他当晚上过网的假象。不过高栋从江伟、张一昂以及县局其他接触过叶援朝的人得到的共同信息,勾勒出的叶援朝形象是个憋屈的老好人,并不是个逻辑严密、无懈可击的聪明人,而且也不太懂电脑技术。这样的人不会想出一整套不在场证明的伪证制造。

从犯罪动机、现场遗留的证据和不在场证明,几乎都排除了叶援朝犯罪的可能。

再加上两次张一昂找叶援朝调查时,叶援朝的态度和反应特征,也完全符合他的心理。

到此,高栋总算把叶援朝排除在了王宝国案子外。

但他还有个更大的难题,是谁杀了王宝国?目击者看到走路微微左倾,行动匆忙的家伙是凶手呢,还是个普通的无关过路人?

章节目录

谋杀官员3:物理教师的时空诡计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文学大全只为原作者紫金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紫金陈并收藏谋杀官员3:物理教师的时空诡计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