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八章

中午,顾远在食堂吃完饭,正坐在办公桌里看教学期刊,门口两个吃完饭的老师走进,边走边聊:“派出所副所长叶援朝早上当街开枪自杀了,你知道吗?”

“是吗,怎么回事?”另一教师瞪大了眼睛。

“不知道具体什么情况,反正听说他在派出所门口,直接掏枪自杀的。当时街上有好多人,听到一声枪响,都原地愣了几秒,随后转头去看时,看到他直挺挺倒了下去。”

“唔……咱们县越来越乱了,前阵子死了好几个当官的,这下连警察都出事了,哦……太乱了……”

两人还在继续说下去,他们没注意到,旁边拿着期刊的那双手正在微微颤抖。

怎么会这样!

怎么突然事情会发展到这一步!

丝毫没有任何预兆的结局!

原本他以为事情将逐渐风平浪静,谁知,叶叔会选择当街开枪自杀的方式来结束自己。

当街开枪自杀?

顾远混乱的头脑中突然像亮起一道闪电,照得通透,惊得他浑身一个激灵。他顷刻间明白叶叔的用意了,好吧,叶叔牺牲了自己,我绝对不能辜负他!

为今之计,必须用出最后一个计划了。这个计划不到万不得已,他不会使用,他一度以为再也用不上了,但现在不得不如此了。

好吧,所有人新仇旧恨一起做个了断!

时间已经不多了,过几天警方彻底处理完叶叔当街开枪自杀的事后,一定会很快怀疑到我,最迟明天必须完成一切了。

拿着期刊的双手缓缓合起,顾远深呼吸一口,平复情绪,努力让自己的思维恢复清晰。他用力睁了一下眼睛,站起身,来到办公室外,给年级组长刘老师打了个电话:“刘老师,我下午请假去趟医院,反正我就一节课,请方老师代一下。”

“嗯,没关系,你去吧,身体出什么问题了吗?”

“最近总是肩膀酸,找朋友挂了专家门诊号,下午去看看。”

“好的,你去吧,多注意休息。”

挂上电话后,顾远回到办公室,拉开抽屉,里面装着五、六部手机,都是几个不太学习的家伙自修课玩手机被他收上来的,准备期末还给他们。看来这回手机不能还给他们了,顾远歉意地笑了笑,随手把这几个手机都装进包里,还带了个万能充电器。

他以最快速度来到学校对面的一个农业银行,取了五万块钱,原本他还想多拿点,但五万以上需要预约,于是他用报纸把钱包裹好,装进自己的单肩包内,返身回到学校,叫出在教室里正学习着的陈翔,来到操场上,对他说:“这学期的奖学金因为上次的事,学校觉得这次不适合评给你,我希望你能理解学校。”

陈翔点点头:“我知道,我完全理解,是我自己不好。”

顾远笑着拍拍他的肩膀,道:“不,你很好,很优秀,是我教过的最好的学生。我有个校友,现在是个成功企业家,准备捐一笔钱给学校成立私人奖学金,奖励学习成绩好的同学。我跟他说了你的情况,他很是同情和理解,也认为你是个很孝顺懂事的孩子。他想评给你一笔奖学金,但又担心刚出了上回的事,学校方面不太好出面,所以他私底下给了你一笔奖学金,希望你以后能好好努力,早日成材回报社会。”

顾远从包里拿出报纸包裹的五万元现金,递给陈翔。

陈翔捧过来一看,顿时惊得张大了嘴:“怎么会这么多1

顾远笑了笑:“不多,你收好了,不要让其他同学知道,否则说不定心里会有想法了呢。”

陈翔胆怯地摇摇头:“不不,这么大数额的奖学金我不能收。”

顾远拿出个塑料袋,帮他套好,道:“收着吧,又不是我给你的钱,那位校友钱可多着了呢,五万对他算不了什么,眨下眼的事。其实五万的奖学金不多,以后等你读大学了,考取国外大学的奖金,那才算多呢。把钱收好了,对了,你妈妈手机多少,我待会儿跟她联系下说明这件事,要不然她还以为你这钱来路不明呢,呵呵。”

陈翔感动得热泪盈眶,把她妈妈的手机号码告诉顾远,又说:“顾老师,您那位校友是谁,我要当面感谢他。”

“呵呵,他是匿名捐赠的,不想让同学知道他名字,平时都在国外,下次如果回国方便的话,我再通知你吧。记着,钱收好了,以后要更用功学习。”

陈翔点点头。

让陈翔回教室后,顾远又来到自己班上,叫出曾慧慧,来到操场上,笑着问了句:“你觉得我是个好老师吗?”

“当然了,你是我见过最好的老师1曾慧慧回答很直接。

顾远摇头笑了笑:“也许吧。我知道咱们班觉得我这个班主任还不错,如果将来换了其他班主任,希望你们也能表现一样好。”

曾慧慧皱眉道:“顾老师,你要调其他班去了?”

顾远笑了笑:“有这个可能吧,我也希望能一直带我们班,我会尽量跟学校争取的。明天就是元旦,新的一年开始了,你们高中生涯正式跨过了一半,我真为你们感到高兴。”

“顾老师,你今天好奇怪。”

“有吗?”顾远哈哈一笑,“总之,在我心里,你们永远是我最好的学生。”

“你……你这么说,真的要调走了?”曾慧慧脸上一下子变得很难看,眼睛中都含泪水了。

“这不还没定吗,”顾远出人意料地伸出手,拭去曾慧慧柔嫩脸颊上的泪水,笑了笑,“回去学习吧,你们是我心中最珍贵的人了。”

曾慧慧认真地点点头。

可是她和陈翔都没听出顾远话语背后那股前所未有的凄凉感。

送走曾慧慧后,顾远柔和的眼神顷刻间一扫而空。

来个了结吧,成败在此一举。

第五十九章

顾远来到学校的物理实验室,拿了一个火花塞,几条电线,一个高敏开关等东西,随后离开了学校。在车子开出学校门口的那一瞬,他抬眼望见了校门口写着的“宁县第一中学”,唏嘘一声,摇摇头,脚下油门更用力踩下去,离开了。

他先去了文具店,买了几个氢气球,随后回到学校附近的教师宿舍,把所需要的东西都整理到一个箱子中,放进车里。又拿出万能充电器,给一只从学生处上缴的手机充了电,随后坐进车里,用这个手机拨出了一个电话:“喂,是江华队长吗?”

“对,你是哪位?”城管队的分队长江华接起手机,发现是个陌生号码。

“我朋友是市公安局刑侦队的。”

江华的第一反应是遇到骗子了,因为现在专门有诈骗电话冒充自己是公安局或法院的,说你有张法院传票,要你打多少保证金之类的,江华不太客气地说了句:“我不认识公安局的,有什么事?”

电话那头,对方突然冷笑了一声,随后道:“你们县公安局局长邵小兵死后,我朋友从他家发现了一些东西。2007年6月12号,有个姓江的人送了三根金条和二十万现金,这手笔有点大了,你说对吧?”

江华顿时倒抽一口冷气。

对方继续说:“我这里有份陈水根的尸检报告,写着机械性窒息,上面有法医的签字。可我这里还有另一份陈水根的尸检报告,上面写着,陈水根死于酒后溺毙。可是另一份办案资料显示,陈水根肝脏有病,不能喝酒,这份漏洞百出的尸检报告是怎么弄出来的,奇怪吧?很奇怪,我也想不明白。”

“你在说什么,我听不懂。”

“听不懂没关系,现在邵小兵死了,如果有人来宁县清场,很多东西难保不会翻出来。大概你没想到邵小兵会把尸检鉴定结果的原件保留下来吧?”其实邵小兵保险箱里的只是他为防将来某天出事自保的复印件,原件早已被他销毁,顾远这么说,只不过是吓唬江华。

江华还是一口咬定:“你跟说这些干什么?你说的谁我都不认识。”

“江队长,我想你现在一定是误会了,以为我想通过这个威胁你,或者是电话里套你的话。其实如果我真要这么做,何必套你话呢,尸检结果原件交给省公安厅,肯定会翻案的。邵小兵的几份文件现在都在我朋友手里,他受命搜查邵小兵房子时,发现后偷偷藏起来了,没有上交到市局。我条件很简单,十万现金,马上把全部文件资料,包括原件都还给你,今天我就在你们县,怎么样?”

那头的江华犹豫了一下,谨慎道:“你是谁?”

“不用问我是谁,也不用管我朋友是刑侦队的哪位。我知道你家跟你们县纪委沈书记关系好,上面也都有人,我朋友只是个普通警察,比不上你们。这事我建议你不要找人托关系处理,如果你找人调查我们身份,当然,我朋友会有挺大麻烦,不过这些文件一定会全部公开。区区十万对你们家不算什么,对我们是笔很大的钱,我朋友冒着受处分的危险,替你们家截下这文件,没交到市局,也该得点好处吧。你放心,这次交易仅此一次,我会直接把原件交给你,以后你没见过我,我不认识你,永远不会有瓜葛。怎么样,下午三点,城西安顺路的福田花园我等你。”

电话那头沉默了好一会儿,似是在思考,最后道:“好吧。”

城西的安顺路是近几年新开发的区块,马路够宽,旁边有几个零星的小区,大都尚未竣工。

宁县一中许多教师团购的福田花园就在这条路上。福田花园几个星期前进行了一期项目的验房,还有一些问题要整改,现在物业和其他配套设施尚不完善。

再过一个多月就过年,没有人在这个时间点装修,现在整个小区空荡荡的,门口保安室里有个老头在睡觉,绿化带上零星坐着几个工人晒太阳。

顾远站在自己这套房子的窗户边,朝外望着。他这套房子是沿街房,平时噪声大,价格自然也低,现在最大的好处就是站在自家房里,能看见安顺路上的情况。

他不担心会被江华识破这是一个局,因为他刚才对江华所说的,都是从邵小兵那儿得到的案件真实信息。他也不担心江家会找人联系市局领导,调查打电话的人,这么做对他们的风险很大,就算把这名私自截留文件,企图敲竹杠的警察挖出来,对方势必会鱼死网破,告到省里,事情闹大后,江家就未必摆得平了。而区区十万块钱,对江家来说没什么大不了的,他们为陈水根的死花了有上百万了。

而且,顾远把交易的地方约在了安顺路这条大马路上,又是大白天,他相信江华做梦也想不到即将见面的陌生人会光天化日之下直接杀了他。

很快就要到三点了,顾远看到对面马路上有辆印着“城管执法”字样的车子停下来,马上,他接到江华的电话:“你在哪?”

“看到你了,等我一分钟。”

江华坐在车里,左右踟蹰,心里忐忑不安。当初为了狠狠教训陈水根,却不小心直接把人弄死了,他和几个带来的人只能把陈水根扔进水里。后来警察传讯了他,在几天几夜不给睡觉的情况下,无奈招供了当天晚上的事。幸好他爸江盛动用了能动的一切关系,花费大量钱财,在多个单位联合干预的情况下,上级公安认定当事警察存在刑讯逼供的情况,口供不能为准,当事警察被调离到其他岗位,而陈水根一案最终被认定是酒后溺毙了结。知情的几个人都是牵涉此事的,自然守口如瓶,当初所有的鉴定报告也全部作废。他以为这件事就此过去了,又经过几年,一切风平浪静。谁知邵小兵这混蛋竟然还留了一手。

江华皱眉吸了口气,摸了摸旁边的十万现金,钱倒是小事,希望今天过去,这事算彻底翻过去了吧。

之前他电话跟他爸商量过了,最后两人判断对方也就是个想捞点钱的小警察,如果对方今天能把原件带来,那么把钱给他,双方相安无事。如果对方还想以后继续威胁勒索,到时只能再求沈书记帮忙处理,找出那个家伙。

这时,他看见一个长相斯文的年轻人,手里拿着一个文件袋,朝他走过来,来到副驾驶座外,说了句:“我能上车吗?”

江华按开了保险锁,那人拉开门,一点也不客气地坐到了副驾驶座上。

“钱带来了吗?”

江华拿出装满钱的包,打开让他看一眼。

顾远点点头:“好,我把东西给你,以后谁也没见过谁。”

顾远一边拉开文件袋,一边眼睛看向后视镜,后面有辆车快开过来了,他看了眼车前,前方没有过来方向的车。

他慢慢地拿出文件交给江华。这时,后面的那辆车已经超过他们,快速离去了。

“怎么是复印件,原件呢?”江华瞪大了眼,正要抬头,突然眼前出现一块黑色的东西,砰一声,子弹从额头穿过。

顾远为了防止血液溅到车窗上,所以没从太阳穴射击,而是选择手弯到他跟前,从额头朝驾驶椅方向射击。

江华已经死了,陈翔,以后你妈卖盐水鸡应该少了很多麻烦。

顾远冷哼了一下,又看了旁边都没车,快速把江华尸体从正副驾驶座中间,推到后排座椅上去,顺便拿毛巾和纸巾把驾驶座附近的血擦干净,自己则坐上了驾驶位。他还需要点汽油。

第六十章

晚上六点半,顾远提着一个单肩包来到皇朝花园门外。

这是整个宁县档次最高,安防最严格的小区。

皇朝花园的产权方是宁县人民政府,里面共有大约五、六十套别墅,清一色住着县里的各方领导。沈孝贤就住在此处,具体的位置叶援朝已经告诉过他。

顾远相信,今夜就是给一切做了断的时候!

小区门口,道闸合着,顾远正要走进去,被门口的保安叫住,问:“你是找人还是做什么?”

“我是老师,来做家访,去公安局曾博局长家,我是他女儿的班主任。”

保安看着这张斯文的脸,并不起疑,态度和蔼地道:“证件给我,登记一下。”

顾远照做,拿出身份证和教师证,然后在访客的单子上仔细地填表。

保安看了下证件,一点没对他随身带着教师证起疑。

如果是一般访客,保安还会通过电子门铃跟具体的住户确认,经同意进入才会放行。由于顾远是老师,有教师证,保安也记得曾博的女儿在读高中,所以并未跟曾博家确认,直接让他进去了。不过即便要确认也没关系,这都在顾远的计划内,大不了上她家坐个二十分钟再离开也没关系。

顾远顺利地进入皇朝花园,径直来到沈孝贤家门前,按响门铃。

过了一会儿,一个富态的中年妇女走出别墅,来到铁门前,打量他几眼问:“你是哪位?”

“您好,您是沈夫人吧?我是绿湾乡政府的,我今天刚好来县里办事,我们江书记托我带点东西过来给沈书记。”

沈孝贤老婆一听是江盛派来的人,她自然知道江盛跟她家老沈是战友,一直关系很好,江盛逢年过节都来送东西,有时自己来,有时让他儿子江华带,或者让其他朋友顺道带,每次都很客气,所以她对这年轻人丝毫没有怀疑,忙笑着开了门,让他进去,边说道:“老沈在里面呢,快请进。老江每次都这么客气,对了,老江身体还好吧?”

“挺好的吧。”

“上次不是说他有点肝硬化,要去上海看看,现在怎么样了?”

顾远一惊,他对江盛的一切丝毫不了解,长什么样都没见过,哪知道身体状况如何,此时只好道:“江书记说没什么大碍,以后饮食注意些就好了。”

沈孝贤老婆倒没起疑,领他进了别墅,关上门,朝正坐客厅看电视的沈孝贤叫着:“老江又找人来看你,可真有心呢。”

“是嘛。”沈孝贤站起身,打量着这个长相斯文的年轻人,笑着招呼,“饭吃了吗?你叫什么名字啊?”

顾远腼腆地答复着:“已经吃了,我叫顾远。”

“哦,我倒没听老江说过,你是他什么人啊?”

“我就乡政府里面打打杂的,跟着江书记混呗。”顾远故作憨厚地笑了笑。

沈孝贤大笑起来:“老江让你过来,该不会你是他的准女婿吧?看你这年纪和他女儿很近。”

顾远连连害羞地摇头:“哪有这么好运气呢,在努力,在努力。”

大家相视哈哈一笑,坐下来,一切显得其乐融融。

沈孝贤老婆给他倒了水,他连忙双手客气地接过,似是不经意地问:“沈书记,怎么没见您家公子,明天元旦,他没回来过新年啊?”

沈孝贤道:“他呀,大概再过一个小时才回来呢,年纪不小了,每天只知道在外面玩。”

“是吗,那有空也多陪陪你们才行。对了,江书记让我带点东西给你们,”他看了眼两人的位置,沈孝贤就坐在跟前两米远的地方,他老婆在厨房旁拿糖果准备招待他,距离有点远,他手伸进包里,边说道:“沈夫人,江书记给您也带了点东西,您过来看看?”

沈孝贤老婆闻言走过来,来到跟前时,顾远左手掏出了三块金条。

“金条,这么贵重东西?”沈孝贤说着,他们俩目光都看向金条。

顾远右手随后摸出了那把从邵小兵处拿的PPK手枪,用他最快速度跳上去,顶着沈孝贤的额头就是一枪,还没等他老婆反应过来,他急忙一把揪过她的头发,对着她的头也开了一枪。

这里是私家别墅,两栋间相距远,小区内没有闲杂人走动,PPK没有五四手枪声音大,不怕被人听到枪声。

开完这两枪,顾远气喘吁吁地站在原地,看着两具尚在睁大眼睛抽搐的尸体,咬咬牙:“叶叔,就差最后一个了。”

大半个钟头后,沈浩开着自己的豪华座驾来到自家别墅门口,按了门铃,半天没有反应。无奈,他只能自己掏出钥匙开门,把车开进院子停好后,又自己开了自家别墅门,里面一片漆黑。

“搞什么,怎么两个人都出去了。”他心里抱怨一句,开了灯朝里走。

刚走出玄关转角,“砰”一声,肚子感到一阵刺痛,还没等他明白过来,一把小巧的手枪指向了他的脑袋。

三个小时后,顾远离开了别墅,开的是沈浩的车。小区外面负责保护沈孝贤的刑警做梦也想不到,要保护的对象已经遇害。

章节目录

谋杀官员3:物理教师的时空诡计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文学大全只为原作者紫金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紫金陈并收藏谋杀官员3:物理教师的时空诡计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