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虾仔整天疯玩,似乎没有把他的“理想”放在心上,能当成拖拉机手固然好,当不上似乎也不大要紧。

江采采的葡萄园似乎只是白日梦,只是每日想想而已。

铃笑却开始用功地了解香港明星们的事情。星期天,她约了采采,两人牵了手,抄了稻田间的近路,走去邻镇的中心市场,那儿热闹非凡,有许许多多卖衣服的店——都是大人的衣服,她们穿不上,她们走到中学门口的地摊上,去买香港明星的彩色贴纸。不仅仅有彩色贴纸,还有好看的小镜子、小梳子、蝴蝶结,还有繁体字的娱乐杂志和流行歌集子,还有大幅大幅俊男美女图,他们奇特的姿势让人眼花缭乱。

江村门前的小卖部的商品也有些小改变,他们在商里加了一张桌子,桌子上摆着一箱子录音带,同时他们还买回来一套音响,每天都开得那么大声,江村的上空,长久地荡漾着流行歌的波浪。

铃笑买了一个漂亮的笔记本,上面密密麻麻地抄着一首又一首流行歌词。在歌与歌之间,画着好看的花边——有些花边是一串小树叶;有些是一个又一个小水果,互相牵着手……采采喜欢铃笑画的花边,不大喜欢香港歌星的彩色贴纸。

“我最喜欢王杰。”江铃笑打开一本香港杂志,书里把王杰称为“忧郁王子”,介绍他的身高、体重、血型和星座。下了课,好多女孩儿凑在一起,捧着歌本,一起唱王杰的《几分伤心几分痴》——那是当时正在香港台热播的电视剧的主题曲——那个长长的电视剧,是江村人民每天晚上的必修课。

采采不大喜欢王杰,她喜欢一个叫“beyond”的乐队,她的笔记本上抄着《大地》《光辉岁月》的歌词。

她最爱的歌手是陈慧娴,她觉得陈慧娴的歌声像东江水一样清澈动人,她抄陈慧娴的歌,抄了大半个笔记本。独处的时候,她就拿着本子,一个人唱歌,一首接一首地唱下去,唱的是陈慧娴的《傻女》,《痴情意外》,《与泪抱拥》和《千千阙歌》,唱得肝肠寸断,伴着自虐般的快乐,流一脸泪水。有时她唱得忘情,人家嘲笑她,她也不在意。

一首歌忽然流行起来,像一种无法医治的疾病,一场无从躲避的雨,像一阵风,不过几天时间,忽然大家都会唱了,女孩子忙着互相借了歌本来抄。铃笑最爱自己的歌本,抄一首新歌就画一幅好看的美女,采采羡慕极了,因为她画不了那么好。

他们刚刚唱熟了一首歌,很快又来了另一首。他们很快学会了新的,忘记了旧的。

各种各样的歌,有不一样的颜色,不一样的味道,不一样的欢喜和忧伤。采采想象着它们穿了各种式样的裙子,留着长的短的头发,身上挂着好看的小饰物,叮叮当当响着,纷纷来到她的面前。

她在路上走着,经过人家的窗子,不时遇上一首歌,她快乐地捡起那个调子,大声地唱起来。她一遍一遍地唱着,每一首歌都让她贫乏的心更丰富一些,使她忘掉她小小的村庄,渐渐陷入缠绵的怀想。她开始向往远方丛林中的雨和雨中的祝福,向往遥远的大海里的帆船以及海水里的流年,向往黄昏弹个不停的钢琴和琴声里的忧伤,她为大地上苍老的父亲和父亲脸上永恒的坚忍和痛苦唱个不停……

章节目录

绿色素描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文学大全只为原作者涉江采芙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涉江采芙蕖并收藏绿色素描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