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楠知道每星期一许彦成,杜丽琳的小组在办公室聚会。他也学样,星期一上午在家里开个小会谈谈工作。其实善保压根儿没什么工作。他也在脱产学俄语,不过学习俄语之外,在余楠的指导下,对照着中译本精读莎士比亚的一个剧本。他不习惯待在余家,渐渐地又回到办公室去。所以一周一次的聚会也有必要。

姜敏并没有脱离许彦成和杜丽琳的小组。她觉得自己作为未来的苏联组成员,每个小组开会她都有资格参加。只是\"汝南文\"的批判文章发表之后,她有点心虚,怕原来的小组责问她或围攻她,所以也跑到余家去开会。开会只是随便相聚谈论。谈了一点工作,余楠又坐到自己的书桌前去干他自己的事,随姜敏和善保一起比较他们学习俄语的进程。

余楠隔着纱窗帘忽见姚宓走进他家院子。他非常警惕,立即支使善保到图书室去借书。善保刚出门,余楠对姜敏使个眼色,姜敏就跟出去。他们劈面碰见姚宓,姜敏说:\"姚宓,找我们吗?\"姚宓说她找余先生。姜敏回身指着屋里说:\"余先生在家呢。\"她催着善保说:\"走吧,我也到图书室去。\"余楠就这样把善保支开了。

余楠也许感到自己是从善保手里骗取了姚宓的稿子,所以经常防着善保。他却是一点也没有提防宛英。善保一次两次索取这份稿子,宛英都听见。余楠和施妮娜计划批判姚宓,余楠对姜敏说姚宓得挨批等等,宛英都听在耳里,暗暗为姚宓担心。后来又听说要办什么展览,搞臭姚宓,宛英更着急了。她想,假如能把稿子偷出来还给姚宓,事情不就完了吗。可是她满处寻找,找不到姚宓的什么稿子。假如她找到了,假如她偷出去还给姚宓,余楠追究,怎么说呢?

宛英想出一个对付楠哥的好办法。她也找到了姚宓的稿子。

她有一天忽然灵机一动,想起余楠那只旧式书桌的抽屉后面有个空处;余楠提防善保,很可能把姚宓的稿子藏在那里。她乘余楠歇午,轻轻抽出抽屉,果然发现一个牛皮纸袋,里面是一大叠稿于,第一页上姚宓写着自己的名字呢。她急忙把牛皮纸袋取出,塞在书架底层的报纸和刊物底下。这是她按计划行事的第一步。

这天善保到余家开会,宛英有点担心,怕善保看见那个牛皮纸袋,说不定会横生枝节。善保和姜敏走了,她听见余楠请进一个客人,正是姚宓。

余楠开了门,满面堆笑,鞠躬说:\"姚宓同志!请进!请进!请坐!不客气,请坐呀!\"

姚宓不坐,进门站在当地说:\"余先生,我有一份资料性的稿子,善保说是余先生在看。余先生看完了吧?\"

余楠说:\"姚宓同志,请坐,请坐下……\"

姚宓说:\"不敢打搅余先生,余先生请把稿子还我就完了。\"

余楠没忘记丁宝桂的话:\"最标致的还数姚小姐\"。他常偷眼端详。她长得确是好,只是颜色不鲜艳,态度不活泼,也没有女孩子家的娇气。她笑的时候也娇憨,也妩媚,很迷人。可是她的笑实在千金难买。余楠往往白陪着笑脸,她正眼也不瞧,分明目中无人,余楠有点恨她,总想找个机会挫辱她一下。她既然请坐不坐,他做主人的也得站着不坐吗?

\"姚宓同志,你不坐。我可得坐下了。\"

\"余先生请先把稿子还我。\"

\"姚宓同志,请坐下听我说。\"他自己坐下了;随姚宓站着。\"你的稿子,我已经拜读了,好得很。可是呢,也不是没有问题,所以傅今同志也要看看呢。\"

\"傅今同志要看,可以问我要。不过这份稿子只是半成品,得写成了再请领导过目。\"

\"你太客气了,怎么是半成品呢。年中小结会上,你们小组不是报了成绩吗?既然是你们小组的成绩,领导总可以审阅啊。\"

\"当然得请领导审阅。可是我还要修改呢,还没交卷呢。\"姚宓还站着,脸上没一丝笑容。

余楠舒坦地往沙发背上一靠,笑说:\"姚宓同志,别着急,等领导审阅了,当然会还你。\"

\"可是余先生怎么扣着我的稿子不还呢?\"姚宓不客气了。

余楠带些轻蔑的口吻说:\"姚宓同志,你该知道,稿子不是你的私产,那是工作时间内产生的,我不能和你私相授受。\"

姚宓冷静地看着余楠说:\"稿子是我借给陈善保的。\"

余楠呵呵笑着说:\"别忘了,善保是咱们的组秘书啊!\"

姚宓\"哦\"了一声,顿了一顿说:\"那么我得问傅今同志要去了。再见,余先生。\"

余楠也不起身,只说:\"那是你的事。不过,我奉劝你,还是别着急。\"

姚宓憋着一肚子气出门。她知道余楠和傅今勾结得很紧,傅今的夫人和她的密友对自己又不知道哪来的满腔敌意,她不敢冒冒失失地找傅今告状。她不愿告诉妈妈添她的烦恼。她这时也不便向许彦成求救。罗厚未必能帮忙。她只好听取余楠的劝告\"不着急\",暂且忍着。

余楠和姚宓的一番话宛英听得清清楚楚,觉得事不宜迟。她已经扬言要找裁缝,预先把衣料和一件做样子的衣服用包袱包上。这天饭后,她等余楠上床午睡,立即把姚宓的一袋稿子塞入衣包,抱着出门。

她慌慌张张赶到姚家,沈妈正吃饭,开门的恰好是姚宓。宛英神色仓惶,关上门,就拿出那袋稿子交给姚宓说:\"你要的是这个吧?\"

姚宓点看了一下,喜出望外。她诧异地说:\"余先生让您送来的吗?\"

宛英向前凑凑,低声说:\"我给你偷来的!千万千万,谁也别告诉;除了妈妈,谁也别告诉。\"她看姚宓迟疑,忙说:\"你放心,我会对付,叫他没法儿怪人,谁也不会牵累。你好好儿藏着,别让他们害你。记着别说出去就是了。\"

姚宓感激得把宛英抱了一抱,保证不说出去。宛英不敢耽搁,她卸掉贼赃,不复慌张,轻快地走了。

姚宓回房,姚太太问谁来了。姚宓紧张得好像自己做了贼,喘了两口气,才放下手里的稿子,把善保借看,余楠扣住不还等等,一一告诉。她也讲了\"汝南文\"的文章和宛英说的\"别让他们害你\"。

姚太太听完说:\"怪道呢,我说你这一阵子好像有什么心事似的。\"她连声赞叹\"宛英真好!你只给她揉了几下肚子,她竟这样护着你!\"她叫姚宓快把稿子藏好。

姚宓快活的是稿子回来了。可是她暗暗惭愧,也暗暗担心。妈妈看出她有心事!她的心事就为这一叠稿子吗?

她说不出话,只把脸偎着妈妈。

且说宛英回家,余楠正拉出抽屉,伸手在空处摸索,又歪着脑袋,觑着眼望里张。他对宛英说:

\"我这里有一包东西不见了。\"

宛英说:\"一个牛皮纸袋儿吧?\"

余楠忙问:\"你拿了吗?\"他舒了一口气。

宛英说:\"那天我因为抽屉关不上,好像有东西顶着。我拉开抽屉,摸出个肮脏的纸袋,里面都是字纸——不是你的稿子,也不是信,大约是书桌的原主落下的……\"

\"你搁哪儿了?\"

\"搁书架底层了。\"她说着就去找,把书架底层的报刊杂志都翻了一遍。余楠也帮着找。

宛英说:\"我拿了出来,放在这里的。\"她用手拍着她塞那袋稿子的地方。

\"你几时拿出来的?\"

\"是你的吗?有用的吗?\"

余楠不愿回答。他的抽屉向来整齐,也不塞得太满,

东西决不会落到抽屉后面去。为什么那袋稿子会在抽屉后面呢?他不便说,只重复追问:\"你几时拿出来的。\"

宛英想了想:\"好多日子了吧,都记不起了,是什么要紧东西吗?\"

\"当然要紧!\"余楠遮盖不了他的满面怒色。

\"唷!\"宛英着急说:\"别让孙妈当废纸卖了。\"

原来余楠持家精明,废纸都卖了钱收起来。

宛英叫了孙妈来问。孙妈说:\"没看见,不知道,反正都是先生扔在书架底层的,卖的钱都交给太太了。\"

孙妈认为卖废纸的钱应该归她。东家连卖废纸的钱都收去,那么,她即使多卖了些废纸,她又没捞到什么油水,还不是东家自己得的好处吗!

宛英反倒埋怨说:\"是什么要紧文件吗?啊呀,你怎么不告诉我一声。\"

余楠不愿多说,只挥手把宛英和孙妈都赶走,自己耐心又把书架底层细细整理一过,稿子确实没有了。

他暗暗咒骂宛英,咒骂孙妈,以后善保再来追索这份稿子,他怎么推诿呢?妮娜要批判这份稿子,姜敏要展览这份稿子,他怎么说呢?他得动动脑筋。

章节目录

洗澡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文学大全只为原作者杨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杨绛并收藏洗澡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