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开两枝,话分两头,现在先说黄强这一行,他们经过日夜兼程急赶,不到十天功夫,就赶到南海的海边。
  虽然碧岛地处海外,当地土人,没有任何人到过,全都不知道怎么走法,但因黄强在九嶷山石窟之内,玄玄子已经留得有一幅地图,而且各派高手之中,又不乏水道英雄,倒难他们不住,干脆买下一条大船,自己按照地图行驶,很快就把问题解决了。
  果然,玄玄子留下来的那张地图,非常准确,大家在海洋上面,行驶不到三天,立即发现碧岛的所在。
  碧岛这个名称,确实名符其实,是一个四季常春的绿岛,船还没有驶近,老远就看到它象碧螺似的,巍立海在,极为显目。
  当船慢慢驶近的时候,更隐隐约约可以看到岛上的树木,高耸入云,形式雄浑,景色之美,真是令人叹为观止。
  就在大家的座船,,逐渐前进,距隔岛岸还有七八里地的时候,岛上的人,已经警觉起来。
  蓦地里
  只听得一声嘹亮无比的号角,从岛岸上,响亮起来紧接着岛岸一阵骚动,远远望去,似乎看到无数小艇,朝着他们这条座船,急驶而至,乖乖。
  那些小艇进行的速度好决.只下过几个眨眼的工夫,就已经距离大家的座船,不到两三里路了。
  当大家看清那些急驶而至的小艇时,不禁全都惊愕地叫了起来。
  天啦,那里有什么小艇,根本都是一些二三十丈长,一两丈宽的大海鱼吗。而且每头海鱼的额上,全都站得有一个太阳穴鼓得半寸多高的武士,碧岛上的居民,居然能够将这么多,这么大的鲸鱼,驯服训练出来,做他们的坐骑,本领之大,真使得他们瞠目结舌,几乎说不出话来。
  就在他们这么微微一愕的时候,那群鲸鱼武士,已经冲到他们的座船附近,只听得其中一个武士,猛然发出一阵狂笑说道:“哈哈,好小子,岛主昨天才返回岛上,你们今天就追过来了,速度倒是怪快的,哼,这才叫做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闯进来,在中原容得你们猖撅,到了碧岛,可没有你们逞雄的余地了,还是乖乖地放下武器,束手待缚吧,如果想要反抗,大爷可得叫你们全都葬身海底啦。”
  大家仔细一看,不禁暗叫一声糟糕,全都感到无比的紧张起来。
  这口出狂言的武士,他们一点也不陌生,正是那与碧岛神君一起从西倾山火窟危岩之前,侥幸逃出的几个高手的一个。
  当然,这种情形,早在他们预料之中,一点也不感到意外,否则,他们就不会全部随着黄强一起到这儿来了。
  可是,他们做梦也没有想到,对方的警觉会这么快,而且还有经过训练的巨鲸作为坐骑,很快地就将自己这一条大船,给包围起来,使得大家无法上岸,而自己这边,又大部分都是早鸭子,这个仗可怎么个打法呢?
  因此,大家听到这个武土的话后.全都面面相观,不迭地叫苦起来。
  正当大家不知如何是好的时候.那队鲸鱼武士之中,一位须鬓皆白的老人,忽然对那个口发狂言的武士,加以斥责地说道:“田奇,你说这些话是什么意思,碧岛的祖规,不准许杀人,难道你忘了吗?”
  那个名叫田奇的武士,表示不服地说道:“鲸舟长老,难道我们碧岛的人,在中原被他们杀害了,就此罢了不成,何况,他们这些人,都是岛主的死敌,我们如果把他们放过岛主责怪下来,谁能担当得了,不过,只要他们自动地把武器放下,让我们用鲸筋捆牢,并不一定要他们葬身海底,不过,恐怕他们不会这么听话呢?”
  那个老人,似乎被田奇这一份嚣张的态度,给激怒了,不禁大喝一声喊道:“住嘴,就是岛主在此,也不能违背祖规,现在究竟是我指挥,还是你指挥,再要这样目无长上,就别怪我按家法从事了。”
  当老人发怒的时候,其余的那些鲸舟武土,也都朝着田奇怒目相视,显见大家都对他没有好感。
  田奇一看情势不对,脸色不禁大变,悻悻地望了那鲸舟长老一眼,表示不服,但嘴里却再也不能反驳。
  微尘大士见状,知道事情可能大有转机,连忙示意大家安静,单独迈上船首,望着那位鲸舟长老合十作礼道:“阿弥陀佛,老施主,贫尼这厢有礼了。”
  那位鲸舟长老不等她把话说完,立即打断她的话头,冷冷地说道;“碧岛素来不与外人来往,诸位如果没有什么事就请快离开,否则就别怪小老儿要得罪了。”
  微尘大士连忙说道:“老施主,贫尼等人正是有事来的……”
  那位鲸舟长老,陡地将脸孔一板,冷喝一声说道:“不管你们有事没有事,碧岛祖规,绝不接见外人,难道你们没有听清楚吗?再不离开,小老儿可要强行逐客了。”
  微尘大士尚待说话,那鲸舟长老已经将手一挥,朝着船身,凌空推了过去,大家只感到船身微微一震,竟然被这老人凌空一掌,将船推得向后倒退回去,这份功力,端的有点吓人听闻。
  显而易见,对方这一项举动,目的在于示威,希望他们知难而退。
  不过,他这份功力虽然吓人听闻,但在微尘大土的眼里,却并不算得什么,因此,也马上将手一推,将那鲸舟长老,发出的掌力化解开去,同时使了一个千斤坠,将船稳定下来,然后微笑地继续说道;“老施主何必拒人太甚,至少你也应该让贫尼把话说完呀。”
  鲸舟长老想不到微尘大士,居热能够将他的掌力化解,不禁脸色大变,双眉陡地一扬,厉声喝道:“这样看来,诸位果然是专门来碧岛寻畔来的了,碧岛祖规,虽然不允杀人,可也不容人到此放肆,小老儿倒要看看你们这批中原高手,凭什么上门欺人。”
  说完,马上将手一摆,吩咐那些鲸舟武土道:“孩子们,布阵,让他们吃一点苦头以后,再把他们赶出禁区。”
  声音一落,巨鲸穿梭似的一阵乱窜。
  倏忽之间,海面陡然升起一阵浓雾,所有鲸鱼武士,全都隐没不见,大家只感到四周灰蒙蒙的几乎伸手都看不到五指。
  紧接着,狂风怒吼,巨浪如山,整个船只,猛然震荡起来,就象是海底火山爆发,发生了海啸的情形―样,使得大家惊惧万分,感到无比紧张。
  并且,由于变化来得太过突然,大家全都没有准备,那些功力比较差的,全都被这突然而来的震荡,颠得立足不住,东歪西倒地跌得七晕八素,如果不是大家都是练过武功的人,反应比普遍人要快,人一跌倒下去,马上抓紧船上的一件东西,好些人几乎只差一点,就得被摔到海面去了。
  这一来,船面之上,登时乱成一片,惊叫的声音,彼起此落,更加使得大家心慌意乱,感到无比的―一恐怖战栗
  和紧张
  好不容易,大家挟着船上的东西,巍巍巅巅地站了起来,心情刚开始镇定一点,座下的船只,却又忽然从颠簸震荡变得旋转起来。
  而且那旋转的速度,很快的时间,就快得叫人在上面存身不住,虽然每个人紧紧地抱住船上固定实物,仍然感到身体仿佛被一股大力,猛然往外直拉,想把他拖离船身,投入海洋似的。
  这一来,可真把大家吓得心惊胆战,全都呆呆地不知怎样才好。
  而且,由于人随船只一起旋转的关系,不到一会工关,就把大家转得两眼金花乱冒,头脑晕眩得发起涨来,如果座船再不停止旋转,恐怕不必等碧岛的人动手,全部都得昏死过去不可,尤其是大家的眼腈,都被浓雾遮得彼此看不到彼此情形,更使得大家在恐怖之中,更产生一种面临末日的感觉,使得大家的心里,充满了绝望
  悲寂
  就在这时,突然座船上面。
  嘘嘘
  发生一阵仿佛正月里的冲天炮,被点燃以后,火药猛然往下喷射出来的声音一般,一道红光,倏地冲霄而起。
  紧接着
  似乎听到船身以外的浓雾之中,那个鲸舟长老的声音,惊异地叫了起来喊道:“咦他们里面,居然有人练成了二气冲霄的功夫,这是怎么回事呢?孩子们,赶快撒阵,待老夫问清了他们的来历以后再说。”
  话音一落,船身的旋转,立即缓慢下来,漫天的浓雾,倏忽之间,也消失无影无踪,海天又恢复了一片晴朗。
  大家当时只感到眼睛一亮,首先看到的,正是黄强托着那颗雷泽神球,在高空盘旋飞舞,这时业已冉冉下降。
  大家微―猜测,立即知道刚才那道神光,一定是黄强想飞离海船,借着珠光透视的力量,从高全查看碧岛的人,究竟在捣什么鬼,好想出一个破阵的方法来,岂知他这种飞升而上的劲功身法,让鲸舟长老看到以后,竟然自动撤阵,产生一种始料所不及的效果来,这倒真有点出乎他的意料之外,既然如此,他没有继续在高空停留的必要,才又慢慢地降落下来。
  接着,大家也找出了船身旋转的原因采,因为他们正看两队巨鲸,分从船身的两端的缓缓地退了回去,不用想就可以知道,对方是利用这两队巨鲸,从船的两端,接照相反的方向,象扭螺丝般地加以推动的关系,这办法真亏他们是怎么想出来的,大家不禁对碧岛的人,又加深了一翻认识,如果一旦为敌起来,真不知道还有些什么鬼招给耍出来。
  当他们正在想着这个问题的时候,黄强已经降落船面,那位鲸舟长老,也驱鲸上前,扬声向他发问道:“这位小兄弟,请问你的二气冲霄轻功,是谁传给你的,千万请据实回答,不得自误。”
  黄强闻言,马上回答道:“晚辈的轻功,是海天一妪所传授的。”
  鲸舟长老一听此言,不禁浑身一震,不敢相信地问道:“什么,你是海天一妪的弟子,怎么岛主说她在二十年前,就被中原武林的人给害死了呢?你怎么能够得到她的传授,何况,她自己都没有练会二气冲霄,这根本就不可能么?”
  黄强面色―正说道:“晚辈的轻功虽然是海天一妪传授的,但并不是她的弟子,先师是号称玄玄,晚辈现在就是奉先师遗谕来的,至于海天一妪根本就是为碧岛神君那叛逆所……”
  鲸舟长老愈听愈感到惊异,脸色一连变了好几变,似乎非常注意倾听其中情形经过.这情形落在那个碧岛神君的死党田奇眼里,立即焦躁不安起来,只见他猛从怀里一掏,抽出一条碧罗纱来,一面挥舞,一面大声地打断黄强的话音喝道:“鲸舟长老听令,不许再听那小于胡言乱语,马上将他擒下交由岛主发落。”
  鲸舟长者一见田奇掏出的那条碧罗纱,脸色立即大变,怨毒地望了他一眼,但又无可奈何俯首说道:“弟子听令,孩儿们,布阵捉人。”
  黄强见状,马上将那具碧岛玉娃,取了出来,拿在手上说道:“玄玄祖师信物在此,请长老验看。”
  鲸舟长老虽然没有把黄强的话听完,但由于田奇取出碧罗令来,强迫他擒人,已经使得他心里对碧岛神君取得岛主地位的事情,发生了疑念,此时,一见黄强亮出碧岛玉娃,马上象是有了仗恃,立即从怀里取出一只号角。
  呜呜呜呜呜
  呜呜呜呜呜一―
  向着岛岸,吹出两短一长韵一连串信号。
  田奇见状,不禁脸色变成死灰,大声喝骂地喊道;“鲸舟长老,你好大的胆子,胆敢不接碧罗令的指挥,弟兄们,与我动手,把他搞下来交家法处置。”
  那些巨鲸武士,似乎并不知道碧岛玉娃的事情,立即现出一付无可奈何的样子,驱鲸向着鲸舟长者包围过来说道:“请长者恕罪,属下奉令行事,情非得已。”
  岂知,鲸舟长老一点也没有将这种情形放在眼里,并且两眼一蹬,向那些巨鲸武土说道:“你们记得祖上的遗训吗?”
  那些鲸舟武土闻声不禁―怔,连忙恭声说道:“记得。”
  鲸舟长老接着问道:“是怎么说的。”
  所有武士齐声朗诵说道;“先主不返,碧罗代令,玉娃传信,共尊不违。”
  鲸舟长老听他们朗诵完了以后,马上问道;“先主信物出现,碧罗禁令已解,你们究竟是听谁的话。”
  这时大家方始恍然大悟,田奇独思挑拨,连忙大声叱喝地说道:“你怎么知道他手里的信物是真的。”
  鲸舟长老冷冷地说道;“明堂诸老马上就到,是不是真的马上就可以知道。”
  话音一落之际,岛岸那边,已经飞也似地又驶来一批巨鲸,田奇一见大事不好,正准备驱鲸逃窜,岂知,他的身形方动,即已为鲸舟长老发觉,马上虚空一指,将他点住说道:“哼,先主信物未验看好以前,请你暂时不要离开吧。”
  话才说完,那群急驶而到鲸队,已经到达面前不远,只见每一头巨鲸之上,全都站着一位须发皆白,年龄最少都在百龄以上的老人,一个个仙风道骨,飘然若仙,只见他们之中,那位领头老人,不等巨鲸驶近,立即发言问道:“姬长老,什么事使得你传令召集我们的信号呀。”
  鲸舟长老马上很恭敬地说道;“启禀明堂长者,先主信物已现,物请验看恭迎。”
  那位领头的老人,似乎感到又是兴奋,又是意外地说道:“什么?先主信物已现,在那儿。”
  鲸舟长老立即将手朝黄强一指说道;“这位小友,自称是先主传人,请长者移驾。”
  嗖,嗖,嗖。
  话音一落,那位领头的长者和另外两个老人,已经电闪般地落到黄强的身边,相隔两三丈的距离,除了微尘大士几个有限的人以外,大家连他们是怎么落到船上来的,都没有看得清楚,功力之高,真是令人咋舌,大家不禁暗自庆幸,如果不是黄强持得有玉娃信物,只要动起手来,非得全军皆没不可。
  那三位老人落向黄强的身前以后,立即恭敬地说道:“请小友赐观信物。”
  黄强连忙双手托着,恭谨地递了过去,但那位领头的老人,并不把它接了过来,只从身上取出一个小小的瓶子,揭开瓶塞,倾出一滴碧绿颜色的液体,滴在那具玉娃的头顶以后,立即被它吸收的干干净净,这情形看到三位老人的眼里,马上将小瓶盖好收起,俯伏在地说道:“碧岛遗民,恭迎小主。”
  船外巨鲸上所有的人,马上跟着跪了下去喊道:“小主万岁,小主万岁。”
  真是欢声雷动,直感动得人几乎掉下泪来。
  黄强想不到他们这样的尊敬自己,一时之间,直急得将手乱摆地说道;“诸位长者请快点起来,这样要折杀晚辈啦。”
  说话的时候,手中已经将“禹罡神气”发了出来,硬将三位老人从地面托了起来,三位老人再怎么使劲,想继续跪拜下去,也无法能够办到,这一来,不禁使得他们除了尊敬以外,更钦佩万分地想道:“这才真正是我们的主人。”
  由于他们无法继续跪拜,只好站了起来说道:“小主既然如此吩咐,那我们只有恭敬不如从命了,现在就请小主移架上岸,让其他的岛民,也能参见好吗?”
  说完,马上将手朝下一摆,吩咐那些巨鲸武士说道:“列队护送小主上岛。”
  于是那些巨鲸武士,马上整齐地排成两队,筑成两道很长的巨堤,分列在黄强的座船两边.随着黄强的座船.缓缓地朝着岛上驶去。
  航行途中,黄强简略地将他得到玄玄子的遗物,以及以后一切的经过,说给这三位老人听,三位老人听后,不禁皱眉一锨,极为震怒地说道;“原来田凌风这个叛逆,竟然这样胆大妄为,他的岛主位置,如果不是小主前来.我们几乎全结他骗过了。”
  这时,那个最先上船的老人、忽然想起―件事情说道:“糟糕,叛徒已经进入后山火口掘宝去了,我们得快点上去,不要让他得到消息,将玄玄老主那批藏珍秘笈给掘走逃跑,怎办呢?”
  黄强~听此话,心里可就急了,忙同道:“什么,叛徒已经掘宝去了,快带我去,等船靠岸已后,恐怕就要来不及了。”
  那老人匆匆吩咐了其余两位老人几句话,马上说道:“小主说得对,我们赶快走吧。”
  说完,双脚一跺,嘘的一声,办己化作一道长虹,朝着岛上飞驰而去,显见此老也练成了“二气冲霄”的轻功,不过速度并不太快,似乎怕黄强迫不上来。
  黄强见状,连忙说道:“长者请快,我可以追得上。”
  话音一起,人已嘘的一声,电射而出,眨眼间,就追上了前面的那条长虹。
  前面飞驰的老人见状,猛的将速度加快,一幌之间,就到达了碧岛后山一处喷火的火口之处,当他停了下来的时候,以为黄强可能还在后面,正准备回头张望的时候,黄强已经在后面拍了一下他的肩头说道:“长者,就是这里吗?”
  老人不禁大吃一惊,连忙回头,钦敬无比地说道:“小主,你好快呀,小的可真服了,不错,就在这里,请小主取了玉娃护体,下去看看吧,这是本岛的禁区,除长老以外,谁也不准进入这一带山区,如果不是那叛逆将藏珍图向我请求特准入山,我还不知老主的遗物,全部藏在火口里面呢?”
  黄强这时心急藏珍,深恐被碧岛神君捷足先登,也就不再讲话,立即将玉娃取了出来,闪电也似的朝火口里面,跳了下去。
  人才落地,立即感到一股强劲无比的掌力,朝着他的身上撞来,同时听得有一个苍劲的声音,大声喝骂道:“又是一个不怕死的贪心家伙来了,与我躺下。”
  黄强深恐碧岛神君,还留在灾窟之内,没有出去,下来之时,早巳将禹罡神气运足、因此,当那强劲的掌力,劈过来的时候,只不过身体微微地幌了一幌,倒是那个暗中突击他的人,被神气反震的力量,迫得啪的一声,摔了一个跟斗,这一来,那暗中突击的人,可惊异地叫了起来说道:“你是谁,居然能够挨得老夫一掌。”
  但还没有等黄强回话,已经让他发现了黄强手里的玉娃,又马上变得欣喜地喊道:“原来是老主的传人,那就怪不得罗,老奴真是该死,小主,没伤着你吧。”
  黄强这时已经看清了火口下面的情形,原来里面是一个非常宽大的石室,火口的情形,与九嶷山的原理相同,不过里面却是经过人工修饰而成,自己下来的地点,正在石室的中央,那个偷袭自己的是一个须发长得几乎把身都包没了的怪人。自己最担心的那个碧岛神君,早已横死在地,躺在离怪人不远的地面,显而易见,是被这个人怪人所击毙的。
  当他将石室内的情形看清楚的时候,那个怪人刚好从地面站了起来,怔怔地望着他手里玉娃,在那儿发呆,黄强忙走过去说道;“我没受伤,你是谁?怎么也到了这里。”
  怪人一听黄强没有受伤,马上俯伏下去跪拜在地说道:“谢天谢地,小主,如果不是早上那个家伙进来骗了我一下,我也不会冒失发掌的,老奴就是奉命在此守护老主藏珍的人,请小主将信物给老奴验看一下,老奴立即将藏珍交了出来。”
  黄强连忙走近过去,将他拉了起来说道:“老丈不必多礼,信物在此,请验看吧。”
  说完马上将玉娃递过去,怪人接到手里也同样地取出一只小瓶,滴了一点碧绿的液体在玉娃身上,当看到王娃将液体吸收进去以后,立即高兴得猛地将黄强一把抱了起来说道;“真的,这回是真的了,哈哈哈哈,我的责任已完,可以归去啦。”
  说完,立即将黄强放下来,领着他走到石室的一面墙壁前,伸手在下面一阵乱点,只听一阵阵隆隆之声响后,石壁之上,突然现出一道门来,原来那石壁之后,另外还有一间较小的石室,当那道暗门一开之后,登时光华四射,直耀得黄强的两只眼睛,都睁不开来。
  等到习惯以后,重新将眼睛睁开一看。
  乖乖,那里面的东西,几乎没有几件是他所认识的,但从外形上一看,却知道一定都是一些无价之宝,一时之间,不禁看得呆了。
  那怪人把门点开以后,立即恭敬地对小主说道:“小主,老主所有藏珍秘笈,全在这里,里面石桌上面,有一片羊皮,关于这些东西的名称和用途,全都记在上面,希望小主秉承遗志,拿它们替社会造福,老奴今天责任已了,就此告辞。”
  黄强不禁愕然地回头问道;“你预备到那儿去呀。”
  岂知,当他将头回过来的时候,怪人已经盘膝坐在地面,鼻孔玉筋长垂,早已就地坐化,西归极乐去了,黄强呆了一呆,方始很恭敬的跪下,对着怪人的遗体叩了几头说:“谢谢前辈守护藏珍之情,晚辈一定不辜负你的期望。”
  祷告以后,这才起身进入藏珍石室,果然在桌上得到一张羊皮,上面不但对各物名称用途,记载的清清楚楚,并且对于这座石室门户开放的方法,也有记载,黄强一看之后,决定暂时只将续命生肌殒玉取出,其余的东西,还是封存在此,等以后再来处理不迟。
  于是马上依照羊皮上的记载,将那块殒玉找出,又将藏珍门户,封闭起来,将五娃擎在手里,仍从火口飞窜而出。接着,就边走边谈地在那明堂长老之下,离开火口。向岛中议事的大厅飞回。
  这时,碧岛神君那一批心腹,均已为岛中长老把他们收押起来,黄强一到,立即设宴为他和中原诸侠接风,并恭请他接替岛主,黄强在硬辞不下的情形,只好点头答应,不过,必须回转中原,将一切私事处理完毕,方肯正式接任,岛上长老,只要他肯答应,其佘一切,都没有问题,随着黄强一起来的诸侠,想不到碧岛的事情,会这么顺利解决,全都纷纷向黄强道贺。
  岂知,正在大家狂欢之际,天际忽然传来一声凄厉的鹤唳,微尘大士一听,不禁心中大吃一惊,连忙对黄强说道:“咦,这是我那鹤儿的叫声,它不是随着娴儿到苗疆去了吗?怎地会在这儿出现呢?难道娴儿出了什么危险不成。”
  黄强一听,早就急了,马上领先窜出屋子,其余的马上紧跟在后,纷纷走了出来.黄强窜出屋后,马上昂首发出一声长啸,向那灵鹤招呼。
  果然不错,当他的啸声一出口后,鹤唳之声,又复传了过来,紧接着,天际一个小小的黑点,朝着他们的身前的方向,疾射而至。
  眨眼间,那黑点愈来愈大,当黄强啸声一顿,大家早已看出,那个黑点不正是微尘大士座下的灵鹤,还会是什么呢?而且,从它飞行的姿态,歪歪倒倒的情形看来,分明已经负伤,大家的心情,不禁猛地一沉,感到非常不妙起来。
  灵鹤身形一落,黄强和微尘大士立即抢了上去,发现它身上羽毛,被火烧掉了许多,怪不得飞得那么不稳,灵鹤看到他们,马上又衰鸣了一声,将脚爪提了起来,这时,他们才发现它的脚爪里面,紧紧地抓丁一个小纸团,黄强慌不迭地接在手里一着,只见上在用眉笔潦草地写了几个字:“秘洞被据,中伏被困,速援,娴。”
  黄强一看,立即喊道:“不好,娴姐遇险,我得快去。”
  说完,马上脚一跺,准备使出“二气冲霄”的轻功,冲霄飞去。
  微尘大士早防着他这一着,连忙一把将他抓住说道:“慢着,大海茫茫,方向都不清楚,你准备怎么回去。”
  黄强不禁一愣,急得六神无主地说道:“这怎么办呢?救兵如救火,去晚了,岂不糟啦。”
  微尘大士这时已经将字条的内容看过,连忙安慰他说道:“强儿不必着急,娴儿只不过被困,以她的能耐,相信一时还不致有什么大的危险,先想法快点渡海过去再说,单靠一个人去驰援,万一也受陷了,我们连地点都不知道,岂不是更糟。”
  这时,那位明堂长老,也向黄强建议说道:“小主,这位道友说的话很对,本岛训服的巨鲸,航行的速度很快,大家何不骑鲸渡海,相信只半天的时间,就可以到达南海岸,再急也不至于差一点时间吧。”
  黄强一听,只好点头说道:“既然如此,就请长者赶快备鲸使用吧。”
  说完,立即领先朝着岛岸走去,正好鲸队尚未散去,在明堂长老一声招呼之下,大家立即乘鲸出发。
  果然不错,在巨鲸疾驶之下,只有半天,就抵达了他们早先下海的海岸,由于巨鲸身体太大,不能过份接近海岸,大家就在海上与碧岛送行的诸人作别,纷纷展开登萍渡水的功夫,朝岸上驰去。
  岂知,当他们走上海岸以后,正好看到李娴和田珍珍手携着手,带着那些赶赴苗疆的人,迎面向他们走了过来。大家不禁一呆,心想;“这是怎么回事呀?”
  他们一呆之际,李娴等人,也已经发现了他们,马上象飞一般,急奔过来喊道;“师父,强弟弟,碧岛的事情这么快就解决了,我们正准备赶快去给你们帮忙呢?”
  黄强等人这才从发呆中回醒过来,奇怪地反问道:“咦,这是怎么回事?”
  李娴笑着说道:“如果不是苗疆老者将我们救了,否则,恐怕我们再也见不到你了。”
  说到这里,忽然转过头来向黄强说道:“强弟弟,你猜,占据苗疆那个秘洞作怪是谁?你知道吗?”
  黄强茫然地说道:“那我怎么知道。”
  李娴高兴地说道:“就是你我的大仇人,那个不要脸的董银花妖妇,现在我已经把他的武功全部废了,正等着和你一起报仇呢?”
  接着,他就将她这次苗疆的经过,说了出来。
  她说了些什么,读者已看完此书,这种回忆性的倒叙不用簸述了吧。
  (全书完)

章节目录

碧岛玉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文学大全只为原作者南湘野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南湘野叟并收藏碧岛玉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