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之灾异怪变万类,皆天地阴阳之变革谈语也,王者行道,天地喜悦;失道,天地为灾异。
  天地秽戾之气修链,邪害迷惑心智者谓之魔。
  朝阳初升的时辰,大峡西南方百余里地,临近清江源头,有一片草木稀疏、乱石林立的岩山,山上尚有十余座高矮不一的陡峭小山峰。
  但是此座岩山似乎是被鬼斧神工劈削过,将岩山一劈为二,两方岩壁相距不到十丈之距,平整并立的往下方伸达三百余丈深。
  而两方山岩之间,便形成一个难见天日、甚为阴暗的狭长山谷。
  而此时,在小山谷内,面南方离地面三十余丈高的岩壁间,突然有一块方形岩块内缩,现出一个方形岩洞。
  未几,突然有一片红云飘出岩洞,轻飘飘的往下方飘落,接著叉有一个桃色身影迅疾掠出,先行落至谷底地面。
  桃色身影落地之後,已然看出是一位年约二九年华的美姑娘,只见她乌黑柔亮的长发挽成两条及臀长辫,身穿一件柔滑亮丽的桃红色紧身劲装,将身躯包裹得玲珑突显。
  胸前双峰圆滚突挺,柳腰纤细扭摇欲折,玉臀圆滚突翘双腿修长,可惜身披桃红披风,将惹火的身躯半掩半显,但是尚可望见腰际悬有一柄桃红剑鞘的宝剑。
  在那张晶莹剔透、柔白如玉的鹅蛋脸上,一双凤目笑中含媚,瑶鼻巧挺、朱唇樱红,娇靥上则显现著似瞠似喜的笑意,并且在笑意中尚含有一种令人心荡的艳媚丰,美姑娘落地之後,立即仰起艳媚娇靥上望,并且咯咯笑说著:“咯……咯…
  …咯……天尊,这条出府通道不但甚为深长曲折,而且还途经三个不小的山腹,而且每一层的山腹之内还有不少岔洞,有如三大间迷宫一般,若不知晓正确 的进出道路,便无法行至通往另一个山腹的秘门通道之处,再加上不知秘门的开启之法,必然会迷失在岔洞中饿毙了呢,方才妃妾见到的无数骷髅,想必便是因此而 亡?”
  在笑语声中,那片红云已然缓缓落地,立即幻出一位相貌俊逸的公子,只见他头戴一顶血玉精雕而成的公子冠,身穿一身血红劲装,腰悬一柄剑鞘通红的宝剑,背披一袭及膝红锦披风,使得雄壮的身躯更显得英挺,可惜俊逸的容貌上,浮显出威棱冷酷的神色,使人望之心中生寒。
  俊逸公子方落地,已然冷声说道:“艳妃,当初建此「天尊府」之时,仅将洞道内分成三层迷宫,可是尔後曾有人循迹前来进入秘道,尚幸无人能深入至第三层迷宫将府内众多珍宝窃取一空,甚或损毁府邸。
  因此第二、三代的天尊l心仅以三层迷宫难以阻止外人进入府内,所以先後在迷宫内增添了阻吓外人的异物。
  如今三层迷宫内的真正危险之处乃是每一层迷宫内皆有无数的异种虫蛇,身上若未携带「蟾目珠」,必将遭那些难以数计的异种虫蛇附身,噬咬而亡呢。 “女人天性便畏惧虫蛇,因此艳媚姑娘耳闻洞内有异种虫蛇,顿时毛发悚然的颤声问道:“啊……天尊,您说迷宫内有无数的异种虫蛇?可是……妃妾一路行来怎么 都没见到?”
  “嗤……嗤……那是因为你身上携有「蟾目珠」,所以虫蛇皆不敢接近,你当然看不见罗。”
  “甚么「蟾目珠」?天尊何曾将甚么「赡目珠」赐於妃妾?”
  “嗤……嗤……你身上穿的薄纱中衣及紧身劲装,还有包袱内的宫衫,件件皆是以南疆蛮荒异种天蚕丝制成的「天罗衣」,功可避寻常刀剑,也可卸除部份及体拳掌劲气。
  至於三宫六妃的佩剑,在剑柄凤口内皆有一粒乳黄色宝珠,便是天下稀有的南强蛮荒异种「九目蟾蜍」目珠,不但功可避毒,尚可驱退毒物,如此你可明白了?
  只可惜上代的「丽宫娘娘」及慧妃、娇妃在血拚之时,皆下落不明了,因此在她们的房室中皆缺少了「天罗衣」及宝剑,尔後尚须一一寻回。““喔?原来如此……可是天尊您自己呢?”
  “嗤……本天尊身上的衣衫也是「天罗衣」,而「血魂剑」剑柄的龙口内的乳白色宝珠则是「九目蟾蜍」的胆珠,较「九目蟾蜍」之目珠尚珍贵数倍,不但可避毒及驱退毒物,甚至还可用以解毒。”
  俊逸公子话声一顿,叉接续说道:“如今在每一层迷宫内皆布放有异种虫蛇,纵然有顶尖高手贸然入洞,在不察之下,大多会遭异种虫蛇侵身,纵若有先见 之明,仗恃护身真气进入洞内,可是若陷入迷宫之後,在疲累困乏之下,又能支撑得了多久时日?一日?两日?大概用不到四五天,也将被异种虫蛇噬咬成一具枯骨 了。”
  “嗯……说得也是,功力再高也不可能连连数日不饮不食不休歇嘛。”
  “没错,正是如此,而且三层迷宫内的异物皆是寂静无声、行动迅疾、令人防不胜防的虫蛇,在最上层的迷宫内布放的乃是「蚀躯尸虫」,近千年之中,曾有不少人先後进入洞内,但是十之八九皆在此层便成为供尸虫繁衍的尸身了。
  在下方第二层迷宫内,你曾见到数条岩壁渗水聚成的水渠及水塘,其实内里有无数的「蚀髓阴蛭」,只要有人兽经过,便群起出水附身,迅速钻入人兽肌肤内,附在骨骼上蛀骨蚀髓。
  至於最下层的迷宫内,内里的迷蒙雾气实则是异蛇喷出的毒雾,只要吸入毒雾,必然身躯僵硬难动,轻易遭异蛇噬食了……你双腿遭咬而残的异蛇,便是第三层迷宫内的「南荒丝蛇」了。“
  “啊?那条长如绳索的怪异黑蛇竟然也是迷宫内的气南荒丝蛇乙?天哪!尚幸只有一条,否则贱妾早已没命了?”
  “嗤……岂只一条?至少有三、四百条之上呢,其实那些「南荒丝蛇」大多仅有小指粗、丈余长,只因噬咬你的那条可能已然寿达七、八百年之久,所以长得粗有三指、长有十余丈,才能攀附突岩,窜入洞顶上方的窄小岩隙,进入另一方长满「阴芝」的小山腹内。
  也不知它在生长「阴芝」的小山腹内又盘据了多少年?当它由小山腹的通气小孔窜出外间小岩穴之时,正巧遇到你由崖顶坠落,於是缠住你双腿噬咬,也巧之又巧的救了你一命。“
  “啊……原来贱妾平日去采摘「阴芝」食用的小山腹,就是在最下层的迷宫附近?怪不得……咦?云郎,你怎么如此清楚?”
  “这……还不是看了书房内的众多金玉版书,然後再逐一探查对照,便全然了解了。”
  “喔……”
  虽然芳心中尚有许多疑点?可是却未再开口追问,仅是轻喔了一声便无息了。
  但是由两人的对话中,已可知晓一双俪人正是准备踏入江湖的“血魂天尊”陈腾云以及双腿已然康复大半之上的“艳妃”王秋香。
  两人相偕离开“天尊府”的秘道出口之後,立即施展轻功,凌空飞掠翻山越谷,不到半个时辰,便到达了清江江畔的恩施镇。
  因为蛮荒山区中盛产药材,山居苗夷采获的生药材,有大部份是运往蜀地“渝州”贩售,另有部份则是就近运往“恩施镇”内,售予专门收购生药材的药材商,再利用水运之便远行出山区,因此恩施镇也是一处颇为兴旺的镇集。
  一个甚为英挺俊逸,一个甚为娇艳动人,加之是穿著打扮不俗的汉人。
  因此,两人一踏入镇内,立即使原本是繁忙喧哗的大街引起一阵骚动,众多往来穿梭的苗夷车夫、苦力以及往来码头的船工,俱都停下了手中的工作,甚为惊异且心动的怔望著两人,而且是十之八九皆盯望著王秋香。
  可是眼见两人的穿著打扮不俗,俊逸公子的神色又甚为阴森冷酷,而且两人的腰际皆悬著长剑,心知是杀人不眨眼的武林人,因此无人敢笑嚷调戏,以免惹祸上身,危及性命。
  一双俪人逐渐步入大街上的人潮之中,虽然人潮之中,十之八九皆是壮硕的苦力及船夫,可是两人所到之处,却见众多壮硕的苦力及船夫似乎皆被一只甚为有力的无形大手往两侧猛推猛挤。
  因此在阵阵惊呼诧叫声中,人群已被推得东倒西歪,现出一条两片人墙的道路。
  而一双俪人则悠闲的穿过人墙道路,在一张张惊震骇然的神色中行至一间门面颇为不俗的“客来仪”酒楼前。
  两人一望便知乃是汉人经营的酒楼,因为久未曾食用人间烟火,因此两人欣喜的互望一眼後便行人店内,在上层临街包厢雅座点妥酒菜之後,王秋香才媚笑 说道:“天尊,依妃妾之意,虽然「天地帮」掌控了近半个江湖武林,然而仅是「九幽宫」的外围门帮,除了一些为首的帮主及总护法之外,其他帮众的武功实不值 一提,仅是人多势众而已,因此,应先……”
  但是话末说完,陈腾云已沉声说道:“香妹,尔後我们且依初时的称呼吧,再者你之前说的也颇有道理,我们初踏江湖,对武林局势街不清楚之前,为了避免一踏入武林,便引起引人多势众的气九幽宫」及「天地帮」注意,因此暂且先观望一阵子,待掌握局势之後再视情为之。
  另外……我们还要详查江湖武林之中是否有一个称为「九天玄凤」的女子?““喔?「九天玄凤」……贱妾遵命,云郎,贱妾尚有一事,想请云郎恩准,因为贱妾离开「百花谷」已然数十年,不知现今谷内的情况如何?因此想回谷一趟,但不知云郎意下如何?”
  然而陈腾云却冷笑一声的说道:“哼……你想回「百花谷」一趟?香妹,但不知你要以甚么身分回去?是外人,她们会听信你的话吗?是「百花谷」的人,她们会相信你是第四代的「碧桃仙子」吗?
  如果你想回去,倒不如由本天尊依「百花谷」的谷规入谷,一来你可入谷探明情况,二来……嘿……嘿……本天尊如能趁机收伏「百花谷」谷主,使谷中众女皆臣伏麾下,便可凭空获得不少金钗侍者或使女了。“王秋香闻言,顿时大吃一惊的惊呼出声:“啊……云郎,万万不可!”
  “哼!为何?”
  因为王秋香在府中与爱郎合藉双修之时,便已察知爱郎体内的真气竟然甚为旺盛澎湃,功力已凭空高出自己甚多,而且高得难以估计……
  自己的一双小腿已然残废了数十年,经络血脉早巳乾缩枯死,闭塞不通了,可是与爱郎合藉双修仅历时旬日时光,便将自己一双小腿内早已乾枯闭塞的经络血脉逐一贯通,虽然一双小腿依然是甚为枯瘦,肌肉尚未成长圆润,可是已可如同常人一般行走蹦跳了。
  由此可知爱郎的功力至少在顶尖高手之上,甚至已高达三花聚顶、五懦常綮段淞种猩儆械木ジ呤至恕
  出府之前便听爱郎说过,只要踏入江湖之後,除了首先须探明武林局势之外,也将开始逐一收纳金钗侍者及部属,如有不从者,便毫不留情的一一诛除,如果爱郎首先对“百花谷”下手,定然会使谷中伤亡惨重,因此立即慌急的劝阻说道:
  “云郎,你且看在妃妾的份上,暂且莫要危及「百花谷」之人,因为现今「九幽宫」
  及「天地帮」囊括了半个江湖武林,乃是武林中势力最雄厚庞大的门帮,尚幸还有「地灵门」及「百花谷」与其对抗制衡,才未能掌控整个武林。
  而云郎您是「地灵门」门主的公子,也是少门主的未婚夫婿,早已有了三大秘门之一为後盾。
  况且云郎也已与「百花谷」的少谷主有了肌肤之亲,虽然此中情恨如何尚不知晓,但是如果能化仇为缘,不但能获得一门妻室,纳为欠缺的双宫之一,也因为成为谷中娇客之後,必然能获得「百花谷」的全力支持。
  如果不动干戈,便能获得双宫娘娘之一,又能获得「百花谷」的臂助,如此岂不是对我们甚为有利?云郎你叉何乐而不为呢?
  再加上「地灵门」的势力就等於有了武林中十成三、四的武力为後盾,而且也不会引起「九幽宫」及「天地帮」的注意,如此岂不是两全其美,一举三得之事?
  再者,如果云郎首先对「百花谷」下手,必然会引起江湖武林以及「九幽宫」、「天地帮」的注意,还有……贱妾虽不知那个「九天玄凤」是甚么人?想必 她是云郎的仇家,万一传入她耳内後,到时便甚有可能暗中不利我们了?“陈腾云闻言,才突然想起自己的身分,因此立即面浮笑意的沉声的说著:“嘿……嘿…… 我差点忘了此事,尚幸香妹提醒,否则……嗯!我们就先前往「地灵门」
  一趟,见见她们……
  嘿……嘿……香妹,若是依你之意,真能顺利的将那个少谷主纳为本座尚欠缺的双宫之一,那么你便是大功一件了。“
  王秋香闻言,顿时百感交集,因为此事乃是为人做嫁,并且会使自己凭空少了爱郎的爱怜,但是为了“百花谷”的安危,也只好认了。
  因此立即媚眼斜瞟的便欲开口,可是突然望见爱郎俊面上的肌肤连连抽搐,并且双手抚头的似有痛苦之状?
  芳心一惊!正欲上前之时,突然又见爱郎神色一舒,并且疑惑的问道:“香妹,你方才说甚么?”
  王秋香闻言一怔!但是立即娇瞠的腻声说道:“讨厌!人家跟您说正经的,您却调侃人家?贱妾知晓云郎甚为爱怜贱妾,心中已甚为满足了,哪还会在乎甚么娘娘或妃妾的虚名?又岂会与谁争宠吃醋?况且那个少谷主乃是低贱妾三辈之多的晚辈,贱妾又怎会与她争宠吃醋?”
  陈腾云眼见她又娇又瞠的娇媚模样,而且言中对自己情意深浓,并非虚言谄媚,因此心中又悸且荡的伸手一挽,已将她搂倒入怀中,并且正色的沉声说道: “香妹,记住我的话,你现在已是一个改头换面的新生之人,不再是昔年「百花谷」的「碧桃仙子」了,而是本天尊的爱妃,因此定要将往昔的一切全然抛弃,知道 吗?”
  王秋香闻言,顿时笑颜尽失的怔怔望著爱郎,虽然不知她心中想些甚么?但是却见她双目泛红,泪水已潸潸流垂双颊,并且伸手紧搂著爱郎,将娇靥埋在爱郎胸怀内,身躯微微抽搐著,似乎已感动得哽咽低泣著。
  而此时,陈腾云的神色上似乎也有些感伤,但是不知他内心中也想到了甚么?
  因此已喃喃的说著:“我方才是怎么了?心境中竟然会有感伤及怜惜的异样?难道我的心性已变?
  啊?莫非是身心合一之後,却被这娃儿的精固三尸还有坚强心性及意志所左右,使得本天尊的心性也已与往昔有异……“
  就在此时,怀内的人儿突然仰起娇靥,双眸中闪烁出疑惑的目光?但是未几,却又幻射出无比的深情且正色说道:“云郎,贱妾已然感觉到云郎的心性确实 已与初时有些不同,虽然贱妾不知云郎在洞府中曾发生过何事?对贱妾有何等隐瞒?但是贱妾却可明f心意,不论云郎变得何等模样,贱妾对云郎的情爱之心,纵然 海枯石烂也永世不渝。”
  陈腾云闻言,顿时心中颤悸得全身一震,虽然心知她似乎已察觉到甚么?但是却表示出无怨无悔的心意。
  因此双目望著她那双闪烁出无比深情的双眸,以及显现出无畏无惧的坚定神色,四目相对默然无语。
  半晌之後,陈腾云并未开口说甚么,仅是将她螓首轻轻拥入胸怀内,爱怜的轻抚著她乌云秀发,俊面上的肌肤则有些抽搐,似乎内心中在挣扎著甚么?
  ※※※“血魂天尊”陈腾云及“艳妃”王秋香两人由西南方的天际疾如迅电的凌空掠向“净坛峰”之方。
  当两人迅疾接近“净坛峰”尚有两里余地时,竟然听见“净坛峰”之方,传来阵阵混乱的喊杀声。
  “云郎,前方有人在拚斗,莫非是……”
  “哼!想必又是「九幽宫」及「天地帮」的人,再度大举前来围攻「地灵门」
  了。
  香妹,待会儿报出名号之後,不必多说废话,先将为首之人诛除,杀一儆百,立下声威之後,然後再视情为之。“
  “啊?云郎,如此一来,岂不是与先前欲隐下身分,探明武林局势的心意相违了?”
  “确是如此,只因昨日听你之言後,曾详思甚久,既然有「地灵门」以及爷爷昔年的旧属为助,已可轻易了解现今武林局势了,如果再有「百花谷」为助,便足可与「九幽宫」及「天地帮」对抗,因此已无须再隐密身分详查武林局势了。”
  “可是……云郎你不是说,还要详查一个「九天玄凤」的女子吗?如此岂不是将会打草惊蛇了?”
  “我原本也有此顾忌,可是详思之後,已然改变心意了,因为如今尚不知她是否……不知她隐身何处?在茫茫尘世中,要找她并非易事,但是只要我显扬名声之後,她必定会自行前来寻我,如此便可省了我们浪迹江湖寻她了。”
  “喔……说得也是,可是如此一来,我们便身在明处,而她则在暗处,不知她何时才会来找我们?是否会在暗中危及我们?”
  “嘿……嘿……若依她昔年的心性,理当是明著与我做对,并不会暗施手段才是。”
  “哦?如此说来那个「九天玄凤」还算是正派之人……”
  “哼!甚么正派之人?她十足是个奸狡且小心眼的贱人,唔……我看到了,峰前有上千人在混战之中,香妹,待会儿出手要狠,要以雷霆手段诛除为首之人,必可先声夺人,怯退他们。”
  话声一落,尚不待王秋香应声,已然张口长啸,发出声如九天神龙的悠扬吟啸声,震得林鸟惊飞、走兽奔窜。
  尔後又听有如九天神龙的清朗话声再起:“本座乃是「血魂天尊」陈腾云,峰前的人,立即停止拚斗!”
  此时在“净坛峰”前激烈拚斗的上千人,已由吟啸声及话声中察知来人的功力甚高,因此俱是惊异无比的相继停止拚斗退身对峙,并且不约而同的循声望向凌空飞掠而至的两道人影。
  停止拚斗的双方相继退身对峙之後,已可望见退立四周,衣色不齐的人数约有上千,被围困在正中的人则有三百左右,大多是身穿黑布罩及骷髅衣的“地灵门”
  所属,其中尚夹杂著一些艳媚美妇及年轻姑娘,而且个个皆是衣衫凌乱且带有伤势。
  而遍布地面上的七、八百个尸身之中,其中约有一百多个乃是身穿黑布罩及骷髅衣的“地灵门”所属,并且还有两名女子的尸身,余者全是“九幽宫”及“天地帮”所属的尸身。
  看来“九幽宫”及“天地帮”乃是挟人多势众的优势,大举侵犯“地灵门”之时,不知双方已历经过多少次的拚斗?虽然“九幽宫”及“天地帮”之方伤亡较多,可是“地灵门”之方的伤亡也不少。
  “地灵门”暗中重整势力不到十年,人数原本便不多,因此历经数场激烈的拚斗,属下逐一伤亡之後,人势已然削弱甚多,若继续拚战下去,可能再也支撑不了多久,便要遭人多势众的敌方人潮淹灭了。
  尚幸,凌空传至的清朗话声,已然使双方的拚斗逐渐息止退开,也使得“地灵门”的人已然有了休歇调息及救治伤亡的机会。
  此时在外圈围成数层的“九幽宫”及“天地帮”人群,以及被围在内圈的“地灵门”人群中,皆响起惊疑的低语声。
  “噫?来人的功力颇为高明……吴兄,你可听过「血魂天尊」之名?”
  “哼!小弟哪听过甚么「血魂天尊」的名号?如此的无名之辈,竟然敢在我等面前大胆叫停?”
  “啊?方才⒔猩娜擞辛礁觯宜橇杩辗陕拥纳硇谓陨跷讣玻蠢创肆饺说墓α圆蝗酰岫蠹乙⌒男……”
  “嘿……嘿……张兄,你别长他人的志气,灭自己的威风,待会儿将他们也一起毙了……”
  “咦?「血魂天尊」陈腾云……他是甚么人?”
  “陈腾云?啊……门主,莫非是少主回来了?”
  “好熟的声音……莫非真是少主回来了?”
  “咦?「血魂天尊」是甚么人?可是名字却好熟……”
  说来话长,就在双方的惊异低语声中,陈腾云及王秋香两人已然凌空落至“地灵门”的人群之前。
  “啊……果然是少主?门主,是少主回来了……”
  “云儿?果然是云儿……可是云儿的功力怎么突然会变得如此高深?”
  “太好了!真的是少主回来了……而且还有一位美姑娘呢?”
  “咦?他就是陈少侠……谷主,他的本貌与蓝有志的相貌相差甚多,但是更为英挺俊逸呢?”
  “霞儿,你快看,你未婚夫婿的真实面貌,长得可真俊挺呢?”
  “噫?那位姑娘好美……”
  在阵阵惊异及欢叫声中,陈腾云背後的“地灵门”阵营中,已有数人心中欣喜无比的快步行向陈腾云。
  虽然陈腾云尚未见到“九幽宫”及“天地帮”的为首者谁?但是却发现已方之人中那些女子竟然是“百花谷”谷主“牡丹夫人”,还有数位花魁及少谷主,以及一些花媚及花奴。
  虽然当初曾奸淫了那个少谷主,可是当时前往“百花谷”时,乃是以蓝有志的身分及面貌前往,更河况当时连自己也不知“地灵夫人”便是自己的视娘,如今“牡丹夫人”为何会率少谷主以及数位花魁、花媚、花奴前来“地灵门”?
  内心中虽然甚为不解,可是在心虚中哪敢与她们当面?因此双眉一皱,心思疾转,尚不待身後众人接近,已朝外围的“九幽宫”及“天地帮”人群朗声说道:
  “本座……在下乃是「血魂天尊」陈腾云,尔等可是「九幽宫」及「天地帮」之人?”
  面对陈腾云之方的“九幽宫”及“天地帮”人群,耳闻陈腾云之言,立即有一个七旬左右的老者跨步行出,并且怒声叱道:“然也!我等正是「九幽宫」之人,臭小子,你是甚么东西?竟敢……”
  “哼!”
  陈腾云已然有意藉此及早树立声威,因此眼见老者步出人群时,已由对方胸口上的星座图看出是“青龙亢宿六星”中的“折威星”。
  待耳闻对方口出不逊时,顿时心中大怒,因此未待对方的话声说完,口中已响起一声阴寒哼声,身躯突然化为一团红影,恍如虚幻的鬼魅一般疾飘向对方。
  “折威星”面浮不层之色的冷声怒叱,并且趾高气昂的跨出己方人群。
  可是叱声方落,却见对方的身躯突然化为一团红影迅疾飘向自已,顿时心中冷笑的迅疾斜厥剑⑶遗某鲆还删⒓舱品缁飨蚝焐碛啊
  然而陈腾云已然有意杀鸡儆猴,因此掠身之时,已然功提七成,待眼见对方拍出掌劲迎击自己的掌势,立即面浮残狠冷酷的阴森笑意,身形竟然不闪不避的迎向对方掌劲,可是左掌已并指如刀,虚空疾划而下。
  眨眼之间发生的变化,立即落入四周众人的目光中。
  尤其是“地灵门”门主及五使,还有“百花谷”谷主“牡丹夫人”及少谷主黄月霞。
  眼见爱子、佳婿、未婚夫婿乍然现身,俱都欣喜的掠身接近欲互道别离之情,可是刚接近两人身後,却见危急之况已现,俱都大吃一惊的发出惊呼之声。
  “啊?云儿,快退!”
  “少主,小心……”
  “陈少侠,快闪……”
  惊急的惊呼之声方响,红色身影及劲疾掌劲已然相触……
  可是随著虚空疾划而下的如刀掌势,劲猛的掌劲竟然有如被锋刀一削两半,已然由陈腾云身侧两方分涌而过,而疾掠未顿的身形,已然逼近至对方身前五尺不到。
  “哼!去死吧……”
  陈腾云面浮残狠之色的冷笑一声,右手凌空虚按,霎时便见一片红雾乍闪而逝,而身形也已疾顿站立不动。
  “啊……”
  说来慢,实则是在眨间之间的事。
  当陈腾云的身形顿止之时,功力较高的人尚可看见红影,恍如电光石火一般疾掠出手,而功力较低的人,仅是望见红色身影微微一晃,再现身时已站立在三丈之外,并且听“折威星”发出一声惨叫,身躯便缓缓的软垂倒地,似是突然遭无形鬼魅杀害了?
  “不好!邱大哥……”
  “邱兄……”
  “天……邱老哥……快看看……”
  “娃儿,你胆敢施毒手……”
  “快毙了这小子……”
  “大家再围上,将这个施邪法的小子也一起除掉……”
  “杀……”
  在群情哗然的怒⒔新钌校“九幽宫”及“天地帮”的人群中又有数人立即由人群中掠出,并且不约而同的飞身扑向陈腾云。
  陈腾云原本就有意藉机展露锋茫,闯出名声,又可利用拚战暂时避开“百花谷”
  的人,因此眼见对方又有七八个人同时飞身扑至,顿时幻为一片红影前迎,并且仰首狂笑的说道:“哈……哈……哈……既然如此,就怪不得在下心狠手辣了,香妹,给我狠狠的杀……”
  “是!云郎。”
  就在陈腾云、王秋香两人身形一幻,同时迎向敌方七人时,刚接近两人身後的“地灵门”门主及五使,还有“百花谷”谷主“牡丹夫人”以及少谷主黄月霞及四名使女,尚来不及与陈腾云当面相见,叉见对方已有七人同时攻向陈腾云。
  首先便是少谷主黄月霞l心已有婚约的未婚夫婿遭对方围攻受创,因此芳心大急的立即掠身迎向一名老者。
  而身後的使女春花、夏岚、秋月、冬雪四人当然也急忙尾随在小姐身後,攻向另一名老者。
  可是“九幽宫”及“天地帮”之方的人,眼见对方已有不少人出阵接战,当然也毫不示弱的又有不少人掠身迎战。
  而“地灵门”及“百花谷”阵营中的人,眼见对方先後掠出二十余人,欲围攻门主、少主以及谷主、少谷主,因此也不约而同的相继掠身迎战。
  此方一动,对方也动,如此一来,息止还不到一刻的拚斗,又再度引发起一场混乱的拚战。
  可是此战仅是多了陈腾云及王秋香两人,战况已然与先前有了天壤之别了!
  只见功提八成的陈腾云,身形恍如一片虚幻的红云,在“九幽宫”及“天地帮”
  的人群中飘飞闪兀街α⒓刺医邪Ш恐觳痪
  而另一方,桃色身影恍如一只飞蝶,随著四起的狂乱掌劲,轻娥曼妙的在人群中飘飞,雪白如玉的掌影密如片片飞雪,飘飞不绝的罩向敌方人群内,所到之处也是惨叫哀嚎之声连响不断,仅有片刻时光,已有二十余人先後伤亡在两人掌下了。
  陈腾云在敌阵之中如入无人之境的左冲右闯,所到之处,无一能全身而退,突然发现右方数丈外,有三名“地灵门”的魂首及魄首同时围攻著一名老者,竟然还捉襟见肘的闪避连连。
  仔细一看,那名老者竟然是“九幽宫”的“青龙堂”吴堂主。
  再望向左方,又见“牡丹夫人”与一个年有八旬上下,神态威猛凶狠的老者激战中,双方正拚得旗鼓相当,难分胜负,凭“牡丹夫人”的功力竟然难制对手,由此可知此名老者的功力甚高,必定是对方的为首者之一。
  陈腾云眼见之下,心思疾转,既然是功力甚高的为首者,正可诛杀他打响名号,而且也可趁此机会拉拢“牡丹夫人”。
  因此立即幻至两人激战之处,并且朗笑说道:“夫人,如此跳梁小丑,怎须烦劳您老?且交由晚辈打发吧。”
  “啊?陈公子,切莫过来,这老儿乃是名响数十年的老邪魔「洱海一怪」龙腾云,也就是「天地帮」的总护法,功力非同小可,你斗不过他的。”
  “噫?他就是「天地帮」总护法「洱海一怪」龙腾云?哼!既然如此,在下就更不能放过他了,尚请夫人在旁掠阵,容在下取这老儿的狗命。”
  “嘿……嘿……嘿……娃儿?凭你那点功力,便敢狂妄夸言要取老夫之命?真是不知天多高、地多厚的无知娃儿。”
  陈腾云闻言毫不动气,仅是微笑说道:“龙老儿……嗤……称你一声老儿还算是抬举你了,你且听清,在下乃是第四代「血魂天尊」陈腾云,待你到了阎王老儿处,便会知晓本天尊的来历了……夫人,请退!”
  在不屑的笑声中,身形一晃,身躯已然化为一片血红雾团,迅疾幻入两人之间,在此同时,「牡丹夫人」及「洱海一怪」龙腾云所挥拍出的掌势,突然被一 股强劲的无形劲气所阻,施展不开,并且由插入眼前的血红雾团中,仅能看见一个淡淡的身影,因此,俱是大吃一惊的双双退出两丈之外。
  “哈……哈……哈……龙老儿,且看你能接得下几招?若能接下百招,在下便饶你一命。”
  “洱海一怪”龙腾云身形方退,血红雾团已疾追至身前不到一丈之距,心中再度一惊!但是已无思索余地,立即提掌连连拍出六道掌劲迎向对方,但是掌劲前涌毫无阻碍,而血红雾团依然迅疾逼近至五尺之距。
  行家一出手,便知有没有,凭“洱海一怪”龙腾云的功力,竟然连拍数掌无功,甚至遭对方轻易逼近身前,因此心中骇然的再度暴退,已知晓对方之前并非空口说大话,因此只得怒声喝道:“娃儿,你是何方高人的徒儿?难道不怕为令师惹祸上身吗?”
  但是仅在几句话声中,红雾再度逼近,并且有一股炙热之气涌罩而至,因此,立即提功布出护身真气,再度挥掌迎击红光身影。
  可是却听对方叉朗笑说道:“哈……哈……哈……在下的师门,当今世上大概无人知晓,因此你也不必多问了……咦?龙老儿,你招中真气虚浮,想必是心 中惶恐不安?龙老儿,你别慌,看在你我同名的份上,先前的不算,在下先让你调息顺气,然後再容你先攻十招,因此你可要加把劲呀?”
  “哼!娃儿狂妄,老夫……”
  “嗜!龙老儿,虽然你施展出的真气看似五行真气,实则仅是「坤土心法」混杂了另两种心法互益互补,因此无能五行相生相益,仅能勉强算是「三才心法」而已。
  所以你任督双脉虽已贯通,在他人的眼内算是功力颇高的高手了,可是在本天尊的眼内,内功真气却是精而不纯,因此你最好别开口说话,否则一开口,真 气便泄弱近一成,嘿……第四招了,还有六招。““娃儿你……你竟然在眨眼间便能查知老夫心法出处?你究竟师出何方高人?”
  “嗤……嗤……在下方才不是说过了吗?待你见到了阎王老儿,便能知晓本天尊的来历了!”
  就在此时,倏听下远处传来一声女子惊叫声!
  陈腾云循声望去,只见少谷主黄月霞与三名使女,背部相对的力拚四个星宿,而其中一名使女已然受创的仰倒地面,并且在四女之间的地面上尚有一名已然受创倒地不知死活的使女。
  虽然黄月霞的功力并不弱,若仅与一名星宿交手,或许能势均力敌,甚或还能占得了上风,然而四名使女的功力却不高,因此已有两女先後伤在星宿掌下。
  因此黄月霞为了维护左右两方仅余的两名使女,以及两名受创倒地的使女,便捉襟见肘的险象环生了。
  陈腾云与少谷主黄月霞原本便心存芥蒂,并且以为她是为了报仇,才与谷中高手同行至“地灵门”,因此又怎会在乎她们的死活?
  但是忽然想起王秋香的话,况且少谷主确实是个天下少有的美姑娘,因此心思疾转後,立即朝“洱海一怪”龙腾云说道:“龙老儿,你暂且记下此仗,在下待会再来与你一战。”
  话声未消,身形已然疾幻出三丈之外,朝少谷主黄月霞之方疾掠而去。
  然而“洱海一怪”龙腾云闻言,顿时自觉无颜的怒声喝道:“小子,别走!在老夫面前岂容你……”
  但是怒喝声尚未说完,突然有清脆的女子之声传入耳内:“叱!老小子,住口!
  姑奶奶夫君有事暂离,你若闲不住便过来与你的徒子徒孙一起接姑奶奶几招吧?”
  “洱海一怪”龙腾云闻声望去,只见与“血魂天尊”陈腾云同时来到的那个姑娘,仅凭一双手掌,便将自己堂内的四名星宿逼得狼狈不堪,而且其中一名星 宿的身形甚为不稳,似乎已然受创?顿时惊异的思忖著:“天……本宫三殿四堂的众星宿,每一人的功力皆是高达一流之上,与自己相差仅有三、四筹左右,便是自 己独斗四人,或许能占得了些许上风,或许可能会失招败落,但是至少也要在数百招之上才能分出胜负。
  可是这丫头年仅双旬不到,竟然以一对四,不到两刻便已占了上风?而且似是有所保留的甚为轻松,如此岂不是功力已然高过自己甚多?
  如此看来……纵若方才那娃儿的功力未必高过她,可能至少也与她相当,那么自己方才若与他交手,岂不是迟早皆会败在那娃儿掌下了?““洱海一怪”龙腾云内心疾思中,更是震惊无比,难道自己的一世名声就要毁於此地不成?
  “叱!老小子,你胡思乱想甚么?究竟打是不打……接招吧!”
  “洱海一怪”龙腾云闻声一惊,尚未及开口,已然有一股阴寒劲气涌至,顿时慌急闪避,并且反手拍出一股掌劲前迎。
  “咯……咯……这就对了。”
  凭“洱海一怪”龙腾云甲子之上的功力,在功力低弱之人的眼内,身手自是疾如迅电,可是落入即将迈入三花聚顶、五懦常αΩ叱錾醵嗟奶烨锵阊勰冢蚴怯腥缁⒈肱Q虮夹兄攘恕
  因此“洱海一怪”龙腾云身形急闪出手之时,又听一声脆笑传入耳内,并且又有一股阴寒劲气疾罩而至,逼不得已之下,只得再度出手迎抗,如此一来,已然成为五个年已六旬之上的老者,同时出手围攻一个年仅二八左右的年轻姑娘了。
  ※※※且说朝少谷主黄月霞之方疾掠而去的陈腾云。
  陈腾云身形尚未掠至少谷主黄月霞之处时,只见黄月霞手中长剑刚迎向一柄山字短叉之时,另一名老者手中一根尖刺密布的狼牙棒,已疾狠凌厉的斜砸向黄月霞左腰胁。
  可是在如此惊急情况中,却见少谷主黄月霞的右手剑势不变,身躯猛然右斜,左足已劲疾踢向执握狼牙棒的手腕。
  天!她在急迫中,竟然不顾对方狂猛凌厉的棒势,欲以足势封迎密布尖刺的狼牙棒?万一无法封住对方的凌厉棒势,而被……
  莫说是被砸得骨碎肉烂,便是被如刺狼牙划过玉腿或腰胁,恐怕也将肌裂筋伤了。
  就在此时,一团红雾疾闪而至,少谷主黄月霞只觉腰身一紧,已被一只手臂紧紧搂住,身躯迅疾斜倒向地面,而握剑的右手也已被一只大手紧紧握住连连振抖。
  可是芳心大吃一惊的尚未及惊呼挣动,已然听见一个声音在耳旁响起:“少谷主,别慌!且由在下打发他们。”
  少谷主黄月霞闻声知人,霎时芳心叉喜叉羞,立时全身一软的倒入他怀内,任凭他搂抱住自己的身躯。
  在此同时,被那只大手紧紧抓握住的右手,在连连振抖中,霎时便听手中长剑振鸣嘶啸,正前方手执山字短叉的老者,突然发出一声惨叫,已然左手捣喉软倒地面。
  并且在眼角余光之中,只觉劲猛的棒势已险险的由身躯上方疾扫而过,并且有一道红色腿影由手执狼牙棒的老者胯间一晃而逝,霎时便听手执狼牙棒的老者已然痛苦无比的响起一声闷哼,并且面色苍白的掩胯踉跄後退。
  少谷主黄月霞见状,顿知是未婚夫婿,不但轻易的为自己解消了危险,而且在眨眼之间连连重创对方两人,因此芳心又惊又喜且敬佩,但是突然又焦急的说著:
  “陈郎,你快杀了另外两人,贱妾要看看春花及冬雪的伤势如何?”
  “咦?她怎会不记恨我奸淫她,而且还亲昵的称呼我为陈郎?”
  陈腾云闻言一怔!但是身在拚战中,无暇多思,因此立即松手放下她身躯,并且说道:“嗯!其余的贼子交由在下打发便可,少谷主请便。”
  话声一落,未待她回声,已然幻为一团红雾扑向与两名使女交手的老者,凭陈腾云的功力,诛除两个星宿乃是轻而易举之事。
  因此当两名鼻息粗喘、香汗淋漓的使女只见一道红影疾如幻影的闪入自己与对手之间,心中一惊的慌急後退之时,已听两声惨叫相继响起,尚未看清情况时,红影竟又疾闪离去,原本与自己交手的老者竟然已倒地不起了?
  “啊?是姑爷……秋月,你快看,是姑爷救了小姐及我们耶……”
  “天哪……姑爷的功力竟然如此高?”
  陈腾云迅疾诛除两个星宿後,并未理会两名使女的惊呼声,也未停身照顾黄月霞主婢五人,已然迅疾掠至“青龙堂”吴堂主之方,并且朝三名“地灵门”的魂首及魄首说道:“这老儿交给本少主,你们快去支援同门吧。”
  “是!属下遵命。”
  “小子,你……”
  “青龙堂”吴堂主闻声顿时怒声叱喝,可是突然灵光一现,又惊又疑的惊呼问道:“咦?你……你的声音……你是……少帮主新收的……”
  陈腾云闻言顿知不妙,立时大喝一声:“本少爷乃是「血魂天尊」陈腾云,老儿,纳命来吧。”
  喝声中,已然提聚起十成功力,双掌骤然涌生一片血红雾气,罩向“青龙堂”
  吴堂主。
  “青龙堂”吴堂主在惊呼声中,突然眼见一团血红雾气疾罩而至,顿时惊急得双掌齐扬,立即推出两股劲疾掌风迎向血红雾气。
  但是两股掌劲齐出之後,只见血红雾气仅是狂涌波动,并未被自己的掌风震散,而且依然迅疾罩至,心中大吃一惊的便欲暴退闪避,可是为时已晚,上半身已然被血红雾气迅速罩住。
  尚幸吴堂主与敌交手之时,已然在身周布有护身真气,因此并未立即遭血红雾气罩侵肌肤,可是却发觉血雾恍如一团无形气罩,已将自己上半身紧紧束缚 住,而且迅速往下罩至腰际,顿时慌急得提聚全身功力暴退,可是身躯竟然停顿原地,未离一步,难道凭自己的功力,竟然无能挣脱出罩身的血雾?
  在惊疑难信之时,突然灵光一现的想起昔年从师之时,曾听师父提及武林中数种名绝一时的绝技,而且曾特别提及一种魔掌,告诫自己若遇见施展此种魔掌 的人时,必须立即提及师门,千万莫恃功抗拒,而自己现在所遇的掌功,似乎与师父特别提及的魔掌相似?顿时心中惊恐骇然,全身颤抖的惊叫出声:“啊?…… 夺……
  夺魂血煞掌?少侠!老朽乃是源出「龙虎山」……”
  陈腾云正欲杀人灭口,以免暴露了自己化身之一的陈从身分,可是突听“青龙堂主”惊恐骇然的惊叫声,顿时身躯一震!
  接而神色逐渐阴森,双目中也闪烁出一股阴森的凌厉目光,并且阴森森的问道:“哼!你怎会知晓本天尊施展的是「夺魂血煞掌」?”
  “陈少侠……昔年「天萍子」乃是老朽祖师爷……”
  “喔?原来你是「龙虎山」的门徒,而且是「天萍子」的第四代徒孙?嗯……
  那就怪不得了。”
  “青龙堂主”闻言,再度颤声说道:“启禀少侠,昔年祖师爷无端失踪之後,不到半年,叔祖师爷「天泉子」便将曾师祖及师祖逐出师门了,因此时隔两百余年,老朽从师之时,已与「龙虎山」毫无瓜葛了。”
  “喔?那个「天泉子」竟将「明孑子」逐出门墙了?哼,当初真不该留他一命……嗯……也罢,看在「天萍子」的份上,本天尊便饶你一命,但是你不得说出本天尊的一切,并且尽快将你那些属下带走,尔後前来峰前听候本天尊的差遣。”
  陈腾云话声一落,血雾骤消。
  “青龙堂主”顿觉身躯束缚已解,可是已然吓得冷汗淋漓,心中惶恐骇然的立即躬身说道:“是……是……老朽遵奉少侠法旨。”
  “且慢!”
  “是!少侠尚有何法旨?”
  “你以败退之态,立即率所属退离,不必理会那个「洱海一怪」龙腾云的生死,还有,尔後尊称本天尊为「天尊」便可。”
  “是!老朽……属下谨遵「天尊」法旨。”
  “嗯!去吧……”
  望著“青龙堂”吴堂主迅速躬身退走之後,陈腾云环目四望一会儿,远方七丈外的香妹以一对二,独力接战“洱海一怪”龙腾云及一个星宿。
  略微观望一会儿,眼见“洱海一怪”及那个星宿已然捉肘见襟的勉强支撑著,因此立即传音说道:“香妹,施煞手除掉那两个老儿。”
  “是!贱妾遵命。”
  原本以一敌五的王秋香,已然先後除掉了三个星宿,仅余“洱海一怪”及一个星宿尚勉强支撑著,当然是胜券在握了,因此耳闻爱郎之言,立即笑应一声,并且掣出腰际尚未曾使用过的宝剑,功提十成贯注剑身,霎时一片桃色精光暴涨,凌厉无比的剑势已然劲疾罩向两人。
  “洱海一怪”龙腾云及四个星宿同时围攻王秋香之时,不但无能伤及对方一丝一毫,甚至已然先後伤亡三人,仅余两人了,现在对方不但已掣出兵器,而且似乎又提增功力了,自己两人又如何能抗拒对方的攻势?
  丙然,王秋香兵器一出,“洱海一怪”及那名星宿立即感觉压力倍增,出手之间劲气受挫难展,若不施展兵器,更难支撑了。
  於是“洱海一怪”急忙掣出一支文昌笔,而另一个星宿也同时掣出一柄万字夺,再度施展兵器迎向剑势。
  三人同时掣出兵器拚斗,如此一来,激烈的凶险战况已非方才可比拟,略有疏忽失招,必将血溅当场了。
  ※※※陈腾云眼见三人已然兵器相交,仅是略微观望一会儿,便转首环望别处的战况。
  只见“青龙堂主”率著七、八百人,边战边退的退离至五十余丈外的树林内了,使得为数一千多人的一场大混战,已然稀落得只余十余处零星拚斗了。
  另一方,已无对手静立观战的“地灵门”所属之前,有六个身罩宽大黑袍的人,似乎就是娘亲及岚姨五人,正与“牡丹夫人”及“百花谷”的四位仙子,已朝自己之方缓缓行至,并且指指点点的不知在说些甚么?
  而那位甚为美貌的少谷主,一双目光则盯望著尚在拚战中的香妹,并未注意自己,因此心中一宽,疾思之後,已然有了心意,立即一整面色,面浮笑意的急 步前迎,躬身拜见“地灵夫人”及岚姨五人说道:“娘及五位姨大安,孩儿返回过迟,使娘及五位姨皆劳累了,您几位都安好吧?”
  话声一落,尚未待“地灵夫人”及岚姨五人开口,又转向“牡丹夫人”之方,朝“牡丹夫人”及“四妍”之一的“冬梅仙子”以及“七娇”中的秋莲、海棠、水仙三位仙子问好:“夫人及四位仙子大安。”
  “好……好……老身姊妹皆安好,有劳陈少侠动问了。”
  此时“地灵夫人”已然摘下头上面罩,又欣喜又埋怨的说道:“云儿,你不与娘商议,便私自潜出,害得娘及你五位姨还有琳儿皆l心不已,尚幸你安然无恙的返回,否则你要娘以後怎么活得下去?”
  “娘!孩儿……”
  但是已然摘下头上面罩的莲姨,立即朝“地灵夫人”说道:“好啦,好啦,夫人你也别再责怪少主了,其实「九幽宫」及「天地帮」两度大举前来,皆是少主及时出现,一暗一明的先後驱退了他们,因此少主乃是有功无过……”
  莲姨的劝止话声刚说完,甚为疼爱陈腾云的岚姨,已一把拉住陈腾云,并且朝“地灵夫人”说道:“对呀,而且谷主夫人及四位姊姊,还有少谷主皆在这儿,夫人您就少说两句吧。”
  “唉!云儿就是让你们宠坏的……”
  可是岚姨却未回应,仅是轻抚著陈腾云俊面欣喜的细望著,并且双目泛红的心疼说道:“少主……你瘦了?这些日子中一定吃了不少苦吧?”
  陈腾云闻言,突然全身一颤!俊面及双目中竟然有些茫然之色的说道:“没…
  …没甚么,谢谢岚姨的关爱……”
  就在此时,倏听一声闷哼传至!
  众人循声望去,只见“洱海一怪”龙腾云右手执著一柄已然只余半尺长的文昌笔,左手则捣著左胸口,神色黯淡的盯望著手执宝剑的王秋香,双唇抖动连连的欲言无声。
  而“洱海一怪”的左手指缝中,血水不断的渗流滴至地面,不问可知,那位身穿桃红劲装的姑娘,不知在何时已与“洱海一怪”兵器相斗,因为技高数筹,一剑刺透了“洱海一怪”的心脉,已然回天乏术了。
  陈腾云眼见香妹已然诛除了大敌,顿时欣喜的呼唤著:“香妹,别理他了,快过来拜见娘及五位姨,还有「百花谷」谷主夫人及四位花魁仙子,以及少谷主黄姑娘。”
  “是……贱妾来了。”
  少谷主黄月霞方才被心上人抢救出险境,察看且救治过使女之後已无敌手,但是双目环望战况时,便停顿在王秋香身上未曾离开过,也未再注意别处战况。
  当耳闻心上人之声响起,那个年轻貌美的姑娘已应声疾掠而至之时,已然神色怪异的朝“牡丹夫人”窃窃低语著。
  未几,“牡丹夫人”也是面浮惊愕且疑惑不解的神色,默默的注视著王秋香。
  众人眼见身穿桃色劲装的英气姑娘,是一个年仅二八左右,甚为娇媚的艳丽姑娘,而且眉目之间尚有一种能令女人也怦然心动的妩媚之色,因此皆为之心动。
  况且方才见她独自一人便轻易诛杀了四个功达一流之上的星宿,以及名响五十余年的“洱海一怪”龙腾云,可见她的功力至少已达顶尖高手之境,比在场之人只高不低,因此皆甚为敬佩的盯望著她。
  虽然王秋香的实际年龄已然上百,往昔的阅历也甚丰,可是掠身而至站在爱郎左後方,面对著比自己年轻半百之上的诸女目光,不知为何?内心有如惊鹿一般的剧烈怯跳,尤其是面对著“地灵夫人”的目光时,更是又羞又慌的不敢面对,生怕被爱郎娘亲看出自己昔年的身分。
  陈腾云似乎了解王秋香此时的心境,因此故意笑说道:“香妹,你是我的救命恩人,而且已是我的妻妾,如今与娘及诸位姨当面了,为何还不快拜见娘亲及五位姨?”
  “是!”
  王秋香闻言声如细蚊的轻嘤一声,强压住心中的羞怯及慌乱,怯怯的朝“地灵夫人”及莲姨五人脆声说道:“小女子王秋香拜见……”
  “嗯?香妹你的称呼错了。”
  在陈腾云的笑责声中,王秋香只得再度脆声说道:“儿媳王秋香拜见婆婆及五位姨!”
  “地灵夫人”闻言心中一怔!虽然又平空多了一个儿媳,可是毫无喜悦之色的紧皱著双眉,并且神色尴尬且面含歉意的望向“牡丹夫人”。
  尚幸此时心性开朗,喜爱逗弄人的雨姨及岚姨已相继开口说道:“唉哟!少主,你可知道?夫人在一个多月前又为你订下了「百花谷」少谷主这门亲事,因此你已有了琳丫头及黄姑娘两位未婚妻室了,可是你自己却又带回来了一门媳妇,以後咱们门内可热闹了。”
  “就是嘛!如今你已有琳丫头及少谷主两门妻室,若再加上这位姑娘……嗤…
  …嗤……少主以後可有得受的了。”
  “啊?甚么……娘又为孩儿订下了一门亲事……这……这……”
  陈腾云万万没料到事态会发展成如此?
  在惊愕中尚不知该如何回应之时,站立一旁的王秋香已然察觉那位少谷主盯望自己的目光中,似乎对自己不善?当然知晓是为何故,因此心思疾转後,已大 胆的福身说道:“婆婆及五位姨,云郎之前与媳妇已有口头之约,媳妇仅是云郎的小妾,并非正娶妻室,因此并无碍两位姊姊的妻室地位。”
  “喔?”
  “地灵夫人”及“牡丹夫人”闻言,俱是好奇的互望一眼,但是在未明内情之前,尚不便开口,因此“地灵夫人”轻喔一声後,立即说道:“暂且不谈此事吧,如今强敌已退,亲家母,我等且先回去再详谈如何?”
  “好,好,亲家母说得甚是,云哥儿风尘仆仆的返回之时,立即参与了一场拚斗,因此先容云哥儿休歇一会再谈吧。”
  但是少谷主黄月霞眼见未婚夫婿突然带来一位年轻貌美且甚为娇艳的姑娘,似是有些自惭貌不如人,而且未婚夫婿当著众人之面已然确定了对方的妻妾身分,芳心中甚为哀怨悲戚,因此“牡丹夫人”刚说完,便幽怨的接口说道:“师父……”
  清脆悦耳的幽怨声立即引起众人好奇,不约而同的望向少谷主时,却见她双目泛红、面浮戚色的缓缓低垂螓首,顿时恍悟她此时心中的感触,因此皆不知该如何开口回答她?
  可是突见桃色身影一晃,笑颜满面的王秋香已然站在少谷主黄月霞身边,先朝她福身见礼之後,嘴唇抖动中似乎传音说了些甚么?并且轻拉她衣袖欲行往另一方。
  少谷主黄月霞原本对王秋香心存敌意,有意闪避推拒,可是突然面浮惊异之色的怔望著她,似乎已被王秋香的传音之言诱起好奇心。
  於是在王秋香半哄半拉之中,已然半拒半依的与王秋香行往另一方,想要听听她有些甚么话要对自己说?
  陈腾云眼见之下并不在意,已然正色的朝“地灵夫人”及“牡丹夫人”以及诸女沉声说道:“娘、五位姨还有谷主夫人及四位仙子,人生在世之时,皆有甚 多非已所愿、难以预料的突发异变,以及难以避免的恩怨及缘份发生,有些事或许能尽力避免,有些事则非己之力所能避免,因此仅能但凭天意了……”
  眼前众女,十之八九皆是江湖阅历甚丰之人,当然知晓陈腾云所言千真万确,无可辩驳,加上知晓他尚有後话欲言,因此皆未吭声的望著他,续听他的後话为何?
  “孩儿自幼至今历经坎坷,但是万幸时获天意庇护,每每皆能转危为安,侥幸生存,一个多月前,当「九幽宫」及「天地帮」大举前来之时,虽然孩儿施计引走了大部份敌人,可是尔後却身陷险境,遭「飞花仙子」女徒抛至万丈深渊之下……”
  陈腾云说及此处,“地灵夫人”及莲姨俱是心中大吃一惊得惊呼出声:“甚么?
  云儿你被「飞花仙子」的女徒抛至万丈深渊之下……”
  “啊?少主,你……”
  但是在“地灵夫人”及莲姨的惊呼声中,陈腾云已然双手连摇的阻止众人开口,并且接续说道:“当时孩儿自知已无活命之理,可是就在九死一生之际,却又万幸得香妹不顾自身安危搭救,虽然侥幸未曾立即命丧,可是两人皆陷入一处极为凶险的异地之中。
  尔後两人同甘共苦,互持互助,历经一段惊险的时光後,才在万险之中获得异缘,并且寻得出路,否则今日哪能安然无恙的与娘亲及谷主相见?“陈腾云说 及此处,眼见众人皆是默然无语的望著自己,心知她们皆被自己所言打动,因此又接续说道:“娘!孩儿与香妹同甘共苦半个多月的时光中,已然衣不掩体,尔後便 有了肌肤之亲,可是待香妹知晓,孩儿早已有了一位未婚妻室之後,虽然心中有些悲戚,却不愿孩儿为难,自愿以小妾自居,因此於情於理,孩儿又如何能辜负香妹 的情意?
  然而孩儿万万没料到,娘又为孩儿定了一门亲事,虽然孩儿不会推拒娘为孩儿定下的亲事,可是也绝不愿弃香妹不顾,否则孩儿如何对有救命之恩而且已有了肌肤之亲的香妹交代,孩儿能当个无情无意的薄幸人吗?““不可以,陈少侠绝不可有负那位王姑娘。”
  “少主,你岂能辜负了那位王姑娘的恩情,当个无情无意的薄幸人?”
  两声急迫的话声同时由“冬梅仙子”及岚姨的口中响起。
  而站立在“地灵夫人”身侧的莲姨也急忙朝……明著是对“地灵夫人”说,实则是说与众人听的。
  “夫人,虽然我们与那位秋香姑娘初见,尚不知她的心性如何?但是仅由她不顾自身安危救了少主之事,便已是少主的救命恩人,也是「天星堡」及「地灵门」
  的恩人,并且为琳丫头及霞姑娘保有了未婚夫婿的性命,因此也等於是她们两人的恩人。
  如今少主已然与那位秋香姑娘有了肌肤之亲,但是那位秋香姑娘不愿少主为难,自愿退居妾位,可见她是个颇识大体的善心姑娘。
  因此於情於理,少主皆不能抛弃她,否则便成为一个无情无义之人,尔後定将遭人鄙视。
  而琳丫头及霞姑娘皆也是知书达礼的聪慧姑娘,想必绝不会阻止未婚夫婿收纳那位秋香姑娘为妾才是,否则……“
  “牡丹夫人”闻言及此,已然听出莲姨的话中之意,当然不愿爱徒尚未嫁入夫家,便被夫家亲长认为是一个不知礼仪及妇德的媳妇,因此立即笑颜说道: “亲家母,其实为人亲长者,莫不希望自己的儿女能娶得贤慧儿媳或嫁得金龟佳婿,云儿为了不负秋香姑娘,在你我面前侃侃力争,已然显现出他正直不阿以及有情 有义的善良心性,老身自是甚为欣慰,想必夫人也不忍苛责他吧?
  虽然老身在私心中,自是舍不得霞儿与人分享如此的徒婿,但是也不能为了霞儿,便忍心拆散一对有情有意的佳偶,况且套句方才云儿的话,人之祸福,早有天意,因此小儿女之间的情缘如何?乃是天缘注定,强求不得,一切但凭天意,且由他们的自行决择吧。“
  “牡丹夫人”的话声方止,却听“冬梅仙子”已嗤笑说道:“嗤……嗤……真是皇帝不急,却急死太监了,大姊,你且看霞儿与那位王姑娘再说吧。”
  众人闻声,俱都不约而同的望向远方,只见少谷主黄月霞面浮喜色,双手抓握著王姑娘的左臂,连连摇晃的笑语不断,似是在追问著甚么?而王姑娘的右手则抚著黄月霞的秀发,也是笑颜低语的不知在说些甚么?
  众人眼见两女之间的亲昵之状,似乎两人之间毫无隔阂,而且像是熟悉已久的闺中姊妹一般?
  因此,俱是心中大宽的松了一口气,面含笑意的互望一会之後,便笑颜低语的并肩行返“地灵门”,不再理会小儿女三人。
  半个月的时光迅疾飞逝!
  天际鱼白逐渐被霞光映照,大地也逐渐放亮,林鸟吱鸣中,驱走了漫漫长夜中的寂静。
  在巫山边缘,濒临江畔的一座山巅上,陈腾云遥望著西南方的巫山山峦,面浮笑意的喃喃自语说道:“嘿……嘿……如今与香妹及霞妹历经旬日的双修之 後,虽然耗费我三成功力,一一为她们提增数成功力,但是她们的元阴皆甚为盛旺,坎离相济之後,已使我的「血煞神罡」更为精纯,且有益我重修元神了。
  香妹及霞妹的功力暴增之後,留她们在「地灵门」辅佐娘及五位姨,定可稳固门中安危。
  此外,已然返回「百花谷」旬日之久的「牡丹夫人」想必也已将谷中两代长老请出,使「百花谷」的武力更为坚强了。
  如此一来,果然如香妹所言,有了三大秘门之二为臂助,再加上崔老儿他们的好友及旧属,已足可与「九幽宫」及「天地帮」分庭相抗了,如果再能诛除或 降服「九幽宫」的一些为首之人,那么更可轻易一统武林了。“话声及此突然一顿,又面浮邪色的阴森森说道:“嘿……嘿……若非听「牡丹夫人」亲口详说,本天 尊又怎能确定在山洞中遇到的那朵巨硕异花,便是她们祖师遗命寻找,但是历经两百年左右尚未寻获的「和合阴葵」?
  敝不得那个「芙蓉仙子」还有原本甚为憎恨男人的霞妹,自从与我春风一度之後,竟然皆对我情深成痴?久别近年在此重逢之後,不但毫不记仇,甚而对我言听计从,毫不违逆,并且已与香妹情如姊妹了。
  而「天地帮」的少帮主主婢三人可能也是因为与我淫乐之後,受「和合阴葵」
  液汁精气的关系,俱都对我百依百顺。
  至於琳姊及香妹还有「飞花仙子」女徒主婢……嗯!或许是我体内的异花精气已然在「芙蓉仙子」及霞妹还有翠娥主婢三人身上耗尽,因此与她们数度云雨之後,她们皆毫无异状发生?
  既然「和合阴葵」的液汁有如此的好处,本天尊又怎能告诉她们实情?又怎会承认服用过异花汁液?如此,本天尊便可独占异花汁液了。“说及此处,突然 叉神飞扬的嗤笑说道:“嗤……嗤……虽然这些日子中,日日皆有香妹及霞妹主婢陪伴,可是与年已四旬之上,依然是处子之身的莲姨五人相处,偶或触及她们羞 处时,那种又羞又嗔的模样,皆逗得本天尊心痒难挨。
  还有「牡丹夫人」姊妹五人,个个皆是体态丰润的艳媚美娇娘,而且心性举止豪爽不羁,想必个个皆是上好的阴鼎吧?真恨不得能与她们态意淫乐一番……
  奈何为了要利用她们的名声及势力一统天下,不能令她们心生怀疑或反目成仇,还是暂时安份的当一个晚辈吧。
  尔後待本天尊前往取得「和合阴葵」的液汁後,便可藉师婿的名份前往「百花谷」拜望她们,然後伺机一一制住她们,再与她们尽情淫乐一番,便可轻易的 使她们对本天尊永远顺服不违了。哈……哈……哈……“说及此处,已然得意的哈哈大笑数声,才又得意的续说著:“嘿……嘿……若非本天尊要利用两大秘门的势 力以及欲享受她们的淫媚之功,否则叉岂会看上她们?
  只待本天尊一统天下之後,在江湖武林中精挑细选,将年轻貌美且资质上佳的姑娘一一收纳,使她们皆对本天尊痴迷顺服,到时莫说三宫六妃二十四钗了,便是想要三十六宫七十二圮也不难,而这些人老珠黄的女人,便可全都眨为供使唤的仆妇了,哈……哈……哈……”
  又是得意的仰首狂笑数声,可是在狂笑声中突然又顿止笑声,并且心生警惕的转首四望。
  可是在林木稀疏的山巅上,除了呼啸风声之外,仅有随风婆娑的枝叶沙响声,并无其它异声,也无任何异物的影子。
  “咦?莫非我听错了……可是方才确实听到一声冷哼……”
  在疑惑的自语声中,目光突然定止在十余丈外的一块巨岩处,随即身形疾如幻影的掠至巨岩之上,右掌疾扬,正欲拍出掌劲之时,才发现巨岩後方有一只五彩大山雉惊飞而起?
  陈腾云眼见之下,顿时面上一热的松了一口气,右掌立即改拍为吸。
  霎时,便见那只五彩大山雉振翼惊鸣的倒飞入手中,这才自嘲的笑说道:“嗤……嗤……方才本天尊尚以为有何等的绝世高手出现?原来是你这只山雉惊动了本天尊,也算你自己找死,正好可供本天尊裹腹充饥。”
  半个时辰之後,在江畔的一片树林内,陈腾云将手中的雉骨随手一抛,行至江水中净手净面之时,突然发现江水倒影中有异?立即仰首前望。
  丙然发现对岸远方巫山山峦的天际,有两道身影正朝东方凌空飞掠而去?
  “噫?好高的功力?想不到本天尊沉寂两百余年之後,除了知晓「九幽宫」的道主「幽冥真君」是个功力高不可测的绝顶高手之外,尚不知武林之中还有如此的高手?
  对了,看他们由巫山山区中飞掠而出,莫非他们就是「九幽宫」的高手?嗯!
  且追去看看。“
  话声一落,立即施展“血魂魔影”轻功,幻为一团红雾,凌空飞渡江面,尾随在远方的两道身影之後疾追而去。
  约莫刻余之後,三道身影已然掠至江畔的一片树林上空,两前一後的身形也已接近不到一里之距,但是前方两道身形突然疾射入下方的树林内…尾随在後的陈腾云眼见之下,也立即顿止掠势迅疾下落。
  但是身躯尚未落至树林前的地面时,已然心生警意的提功戒备。
  丙然听见一个苍老的阴森声音,惊异的说道:“噫……师兄,竟然是个年仅双旬左右的娃儿呢?武林中何时出了这么一个年轻高手?”
  “嗯!确实从未曾听人说过……对了,前几天青龙及玄武两堂星宿狼狈返回宫内之时,曾详说前往歼除「地灵门」的经过,双方历经数度激战之後,原本已然胜券在握,可是突然冒出两个不知来历,一个身穿红衣、一个桃色衣,功力甚为高深的男女娃儿。
  那个两个年轻男女,不但残杀了十多名星宿,而且曾击败「青龙堂」吴堂主,并且还残杀了「玄武堂主」,并且在退返回宫之时,吴堂主竟然无故失踪,至今尚未返回宫内,也不知他的生死去向?
  师弟,你看这小子的穿著打扮,再加上他的功力,莫非就是众星宿所提,自称是「血魂天尊」的那个年轻娃儿不成?“
  “嗯,师兄所言甚是,小弟正是如此猜测。”
  陈腾云身形落地,已然循声望见树林边缘,有两个身穿黑长袍,年有八旬之上的耋耄老者静立著,只见左侧人是个方脸紫面、身材高壮,而右侧一人则是面色苍白、身材削瘦的老者。
  此时两个老者俱是目射精光的盯望著陈腾云,并且听面色苍白身材削瘦的老者朝陈腾云阴森森的说道:“娃儿,你是甚么人?为何尾随老夫兄弟身後刻余之久?”
  陈腾云已由两人的话语中听出两人应是“九幽宫”的人,而且两人的功力似乎比四堂堂主高,因此在“九幽宫”的身分必然不低。
  略微思忖之後,便已猜出两人可能是“左辅右弼”或是分掌“太微”及“天市”
  两殿殿主的“天地双煞”。
  虽然现今大半个江湖武林皆掌控在“天地帮”之手,但是“天地帮”仅属“九幽宫”的外围帮派,若想要统一天下武林,只须将“九幽宫”歼除或是降服,仅是傀儡的“天地帮”自会溃散或降服。
  而“九幽宫”之中,除了可能已有御剑之能的“幽冥真君”之外,仅有位列“紫微殿”的“左辅右弼”辅佐双星以及分掌“太微”及“天市,一两殿殿主的”
  天地双煞“乃是”九幽宫“的为首高手,至於其余的”北斗七星“诸女,还有四堂堂主及众星宿皆不足虑。
  如果眼前两人确实是“天地双煞”,不如趁此时机歼除这两人,便可削弱“九幽宫”的势力,有利尔後与“幽冥真君”一决胜负。
  陈腾云思忖及此,顿时心生傲意的冷声说道:“然也!本座正是「血魂天尊」
  陈腾云,尔等可是在「九幽宫」中分掌「太微」及「天市」两殿殿主的「天地双煞」?”
  两名老者闻言,方脸紫面老者已然沉声说道:“没错!老夫兄弟正是「天地双煞」,老夫曹青山,这位是老夫师弟柳无波,老夫兄弟久仰阁下大号,但不知阁下师出何门?”
  “嘿!……嘿!……嘿!……”
  然而陈腾云并未回答,仅是目注两人冷笑连连,并且笑声连续不断的愈来愈高亢,逐渐转为尖锐刺耳的厉啸声。
  “天地双煞”师兄弟两人原本自恃名声及功力,对眼前这个名不见经传的娃儿毫不在意,可是耳闻冷笑声逐渐转为尖锐刺耳的厉啸声,而且厉啸声进入耳内之後,竟然使心神逐渐不宁,而且真气有些浮动,这是兄弟两人从未曾遇到过的事。
  兄弟两人在心惊之中,难以置信的互望一眼之後,“天地双煞”老大曹青山立即叱声说道:“娃儿,住口!你无须在老夫兄弟面前表现你的内功能耐,若真有本事,不妨由老夫指点你几招,看看你的真本事如何?”
  陈腾云闻言,却是毫不理会,反而增功至八成,使得厉啸声更为尖厉难闻,连续不断的贯入兄弟两人耳内。
  “天地双煞”兄弟两人虽然皆已提功护身,但是倏觉厉啸声更甚,而且贯入耳内之後,竟然使得心神有些震荡浮动,并且有些心慌迷乱的感觉,丹田真气似乎也有逐渐涣散难聚之状?
  兄弟两人不愧是名响甲子之上的老辈邪魔,察知身躯内的异状之後,立即知晓对方的厉啸声乃是一种音功,因此立即行功抗拒厉啸声侵入心神。
  然而兄弟两人行功抗阻之後,万万没料到对方的尖厉啸声竟然有如针一般,依然毫无阻碍的穿透耳脉,继续侵入脑门心神之内。
  “天地双煞”兄弟两人在惊愕中,面上俱都涌生起一股难以置信的神色。
  此时老大曹青山突然觉得对方施展的魔音似乎是一种似曾听过的魔功?可是却一时想不起来……
  就在此时,突然听老二柳无波神色不屑的冷声说道:“嘿……嘿……娃儿,老夫弟兄又岂会在乎你的「慑魂魔音」?还不快快住口,先施展几招真本事容老夫看看?”
  老大曹青山闻言,突然灵光一现,并且神色大变的惊呼出声:“你……你……
  莫非阁下施展的是两百多年前,魔道「魔祖」的独门「蚀魂噬魄魔音」?”
  老二柳无波耳闻大哥之言,顿时大吃一惊的惊叫出声:“甚……甚么?师兄,你说他……这小子,所施展的音功,乃是昔年武林中久传两百余年,能蚀人三魂七魄的「蚀魂噬魄魔音」?”
  老二柳无波的惊叫声未止,老大曹青山已然慌急行功,封堵双耳耳脉,并且急声叫道:“师弟,仅是行功抗拒,并无法阻止「蚀魂噬魄魔音」穿透耳脉,唯有封闭耳脉才能阻止魔音侵入心神。”
  老二柳无波虽是後知後觉,但是并非无知之人,因此耳闻师兄之言时,也急忙行功自闭双耳耳脉,因此兄弟两人立即有如耳聋之人,只觉万籁寂静,脑中清明,不再受“蚀魂噬魄魔音”侵蚀心神了。
  与敌交手拚斗之时,讲究的是眼观四路耳听八方,如果功力悬殊高过对方甚多,便是不闻不见,仅凭肌肤感觉对方的拳脚劲气便可察觉对方的攻势如何,因此封堵耳脉并无碍兄弟两人应敌。
  可是功力若相当,甚或低人一等,那么仅凭肌肤的感觉已不可恃,除了要双目紧盯对方身形及出手招式,还要细听细觉,才能依势应对出招。
  因此正当师兄弟两人皆已行功封堵双耳耳脉之时,倏见陈腾云的身形已然幻为一团红雾迅疾扑至,并且双掌左右开弓,同时拍出一片血红雾气,分别罩向双煞兄弟。
  “天地双煞”兄弟两人眼见对方身躯突然幻为一团红雾疾扑而至,双掌挥扬中,各有一团红雾迎面罩至,可是却未感觉到有些许波动的劲气临身,如此一来已无能凭肌肤察觉对方的攻势,唯有靠双目才能注意对方的攻势了。
  虽然师兄弟两人并未将眼前的年轻人放在眼内,可是既然知晓对方所施展的魔音,可能就是昔年魔道“魔祖”的独门“蚀魂噬魄魔音”?那么对方双掌拍出 无声无息的血红雾气,虽然并非昔年传言中的一片红光,但是甚有可能就是另一种能束缚敌方身躯,逐渐侵蚀全身经络血脉的“夺魂血煞掌”。
  因此眼见一团红雾疾涌而至时,唯恐身遭红雾罩住,俱都惊急的暴退丈余,并且不约而同的拍出一股乌黑掌劲,迎向红雾。
  陈腾云早已由两人的身形速度,知晓兄弟两人的功力比四堂堂主高出不少,已然不敢低估轻视,加之已有意诛除两人,削弱“九幽宫”的势力,因此出手之时已然功提八成,所施出的掌劲自是非同小可。
  说来迟缓,实则是在眨眼之间,快得有如电光石火一般。
  因此,当无声无息的红雾与两人的乌黑掌劲相迎接触时,霎时双方掌劲骤顿,并且连连发出劲气挤压绞磨的嘶响声,并且在劲力万均的挤压绞磨中,地面上的尘上沙石震啸而上,青草也被劲气刮削断裂,凌空飞舞,再加上一些断枝枯叶已在三人之间混杂成一团飞旋的彩球。
  “嘶……嘶……轰……轰……霹雳……轰隆隆……”
  倏然!一阵嘶啸声及一阵闷雷轰声连响之後,又响起了一声有如九天轰雷般的剧烈暴响,飞旋的彩球已然轰响暴裂,狂l四散。
  霎时,红黑掌雾狂l四散,尘土沙石弥漫,青草枯叶飞舞,立即将三人的身影尽罩其内。
  师兄弟两人自封耳脉之後,已然失聪,并未听见轰雷暴响,可是却由肌肤感觉到暴裂狂l的劲气,并且由青草枯叶飞舞、尘上沙石弥漫之中又看见一团红影迅疾接近。
  师兄弟两人眼见之下,又不约而同的拍出一股乌黑掌劲击向红影,并且心生警戒的并肩暴退,欲退出视线不良之地。
  可是兄弟两人尚未退出弥漫的尘土之外时,却见那团红影突然倒飞不见,似乎已被兄弟两人的掌劲震飞?
  “嘿……嘿……是娃儿你自己找死,怪不得老夫兄弟心狠手辣……”
  就在老二柳无波得意的笑说之时,又有一团红影突然由右前方疾扑而至!
  因此,兄弟两人只得再度扬掌,拍出劲猛的乌黑掌劲击向红影。
  可是就在柳无波掌劲方出之际,左侧叉有一道疾如迅电的红影,已然闪至老大曹青山身侧不到两丈之距,并且已可清晰望见对方的身形。
  兄弟两人俱是大吃一惊!不知对方为何能分身接近?
  但是临近红色身影的老大曹青山突然望见对方背後的披风已然不见了,因此已然恍悟之前的红影可能仅是对方身上的披风而已?虽然心中甚为懊恼,但是已无暇开口叱斥了,仅能慌急的再度扬掌迎击对方。
  可是对方乃是由正左方掠至,老大曹青山的身躯已阻挡了右方师弟的视线及掌势,因此仅能独力出掌迎击,而且正值先前掌劲方出,後继真气未及之际,在仓卒之中,功力仅能提至四成不到。
  虽然“天地双煞”师兄弟两人在“九幽宫”分掌“太微”及“天市”两殿殿主,地位较四堂堂主高上一层,然而仅是因为武林辈分比四堂堂主高出半辈,功力却比四堂堂主高不了多少,至多高出一、两筹而已。
  然而陈腾云与“青龙堂”吴堂主交手之时,或许可说“青龙堂主”大意轻敌而失手,或是招不如人而受制,但是陈腾云能在十招不到便轻而易举的将对方罩在掌势之中,已可知晓陈腾云的功力至少高出“青龙堂”吴堂主三、四筹之上,甚或更多。
  由此可知陈腾云的功力应比“天地双煞”高出两三筹左右,再加上陈腾云早已有备,双掌皆贯注了十成的功力,而双煞老大在仓卒之中,功力仅能提至四成不到,两者相较之下,便可知晓曹青山的掌劲又如何能抗拒得了陈腾云的“夺魂血煞掌”
  掌劲?
  双煞的功力虽然较陈腾云低,却是江湖阅历及交手经验皆甚为丰富的老辈高手。
  因此老大曹青山眼见那团血红浓雾毫无阻碍的劲疾涌至身前不到五尺之距,心知自己再度击出的掌劲迎抗无功,在惊急中,已然出自本能的狂急斜掠闪避,以免遭血红浓雾罩住。
  正当老大曹青山惊急掠身闪避之时,另一侧的老二柳无波也已迅速调息聚功,斜掠向前,避免身手及视线遭师兄所阻。
  在眨眼之间,师兄弟两人各有动作,正巧是左右一分,血红浓雾已然由兄弟两人之间狂涌而过,而身形未顿的陈腾云也已随後穿入双煞兄弟之间,立即陷入左右皆敌的险境之中了。
  然而现今的陈腾云已非昔日的陈腾云,不但功力高得难以猜测,便是心智及阅历也变得甚为丰富且精明,而且并末轻敌,掌劲拍出之後,又立即蓄劲待发。
  待眼见前掌无功,身形却穿入双煞兄弟之间,因此不待对方夹击而至,毫不思索的立即左右开弓,双掌再度拍出一片血红雾气,分别击向左右两方的双煞兄弟,身形也已暴冲而上。
  师兄弟两人身形方定之时,皆已望见红色身影从中掠入两人之间,但是尚未及出掌夹击,对方已抢先一步拍出血红雾气,因此也毫不思索的各自击出一股掌劲,迎向对方掌劲。
  可是就在此同时,陈腾云却骤收掌劲,身形也已暴冲而上!
  因此双煞兄弟的掌劲皆是阻力骤失的迅疾前涌,於是自家师兄弟的掌劲已然相迎……
  “轰……轰……”
  “哈……哈……再接本尊掌剑……”
  正当两股黑色掌劲骤然相迎,震响声中,黑雾狂l四散之际,倏听空际一声清朗大笑声乍响!
  可是遭掌劲反震之力震退,身形未定的双煞并未听见对方的笑⑸芮嗌椒⑾挚占视幸煌藕煳硪讶坏蓖氛窒蚴Φ埽薏ㄔ蚴峭坏篮烀⑸了傅慕J凭⒓擦枥鞯纳湎蚴π郑愣季钡耐芽诖蠼谐錾“啊?师弟,小心……”
  “师兄,快闪……”
  虽然双煞俱是大吃一惊的脱口急叫,可是兄弟两人皆已自封耳脉,又怎能听见对方的惊急叫声?
  待发觉自己头顶上方也有红光疾罩而至时,才惊恐的暴掠闪避,并且一一扬掌迎击。
  “呃……”
  “啊……”
  虽然仅是霎那间的迟顿,然而功不如人,再欲闪避却为时已晚。
  因此突听闷哼及痛叫声相继响起,柳无波已被“夺魂血煞掌”的红雾当头罩住。
  而曹青山扬抬迎击的右掌却齐中而断,带著五指的半截手掌,已随著飞洒出的血雨飞坠两丈之外。
  陈腾云掌剑同时得功,顿时狂喜无比的再度掠身扑攻,红光闪烁的“血魂剑”
  连连振抖中,又幻出七道血红剑芒,劲疾凌厉的射向老大曹青山。
  双煞老大曹青山手掌剧痛之时,心中明明知晓已然遭创,可是在震惊骇然之中,难以相信仅在五招不到,自己竟然受创?而且还是伤在一个年仅双旬左右,名不见经传的年轻人剑下?
  在惊愕难信的怔立之时,发觉前方叉有数道凌厉剑芒电射而至,因此又惊惶骇然的狂急暴退,但是仓卒退出丈余之地时,凌厉剑芒已然临近不到两丈之距了。
  且说另一方,已被“夺魂血煞掌”红雾当头罩住的老二柳无波,在骇然暴退之时,已然骤提全身功力,布出一层护身真气,将红雾拒在身躯数寸之外不容近身,并且立即执出一柄“铁骨扇”连连翻飞,劲疾的扇风朝四面八方狂涌而出,欲将罩住身躯的红雾吹散消逝。
  但是突然发现师兄又被对方的剑势罩住,似乎难以脱身的已然陷入危急之中?
  而自己距离师兄约有四丈左右,已然救援不及。
  心中震惊骇然中,再也顾不得自身处境,顿时狂急得大⒁簧种“铁骨扇”
  骤然震抖而出,凌空劲疾飞旋的削向红色身影後背。
  “小子,接老夫飞扇……”
  陈腾云耳闻大⑸攵冢⑶乙蔡还删⒓残ド讣步咏岜常虼松硇伪┤恍甭由帘埽鞘种薪J萍舱瘢俣茸坊骼洗蟛芮嗌健
  可是就在掠身闪避的短短霎那间,老大曹青山已然险险的脱出剑势之外,心中的惊愕及骇然已然化为愤怒,狂怒无比的伸手入怀,执出一柄与师弟相同的 “铁骨扇”,左手微抖,铁扇倏张,身形暴退再进,一片乌黑扇影已劲疾罩向对方身影,并且大⑦车溃“小子!老夫今日若不宰了你,绝不离去!”
  在此同时,在喝叫声中铁扇劲疾出手的老二柳无波,口鼻中突然吸入一些尚未散消的红雾,不知为何身躯突然一颤……并且又不自觉的吸入一些红雾。
  可是尚未及行功默搜体内是否有异状之时,眼见师兄已然执扇扑攻对方,因此心中大急的立即掠向师兄之方,迅速拾起已然坠地的“铁骨扇”,并且喝叫著:
  “师兄,稳住!小弟来了……”
  已然手执铁扇,形如拚命与陈腾云交手的老大曹青山,因为耳脉已封,并未听见师弟的⑸墒怯氩芮嗌浇皇值某绿谠埔淹种次诤谔鹊牧薏ㄕ刹芮嗌阶蠓郊猜佣痢
  虽然心知对方兄弟的功力不如自己,若是一对一,定可轻易取胜诛敌,但是却没有把握能在短时间胜得了对方兄弟的合击,除非趁此时机先诛除或重创一人,才能稳操胜算。
  因此眼见柳无波掠身接近,尚来不及与老大会合,立即提聚全身功力,手中“血魂剑”贯注真气,霎时便见红光暴涨,剑芒闪烁,已然化为一道血龙脱手而出,劲疾射向曹青山,而身形也已朝左侧斜掠,并且挥振左掌,拍出一股血雾,迎向疾掠而至的柳无波。
  “啊?以气驳剑……”
  “天……是「御剑术」?”
  ※※※曹青山师兄弟两人年少之时便曾听过古剑仙的传闻轶事,从师习艺之後,也曾听说某门某派的前数代祖师能施展“驳剑术”,可是从未目睹过天下武林中有何门何派的高手能曾施展出“驳剑术”?
  待师兄弟两人逐渐成名,功力及名声也逐年增高,及至成为名震武林的顶尖高手,并且隐修十余年之後,师兄弟两人也仅能施展出“以气御物”及“以气摄物”
  之功,却无能御物伤人,因此开始怀疑古剑仙的传闻是否属实?
  然而有一年与师兄弟两人有交情的“九幽宫”宫主“幽冥真君”至隐修之地拜望师兄弟两人,恳请师兄弟两人下山匡助一统武林,并且曾施展出“驳剑术”,将师兄弟罩在剑势之下,一方面表现出有一统武林的实力,一方面也有示威之意。
  师兄弟两人亲眼目睹“幽冥真君”施展“驳剑术”凌空罩至之时,也曾出手自卫且反击,但是合师兄弟两人的功力,竟然无法抗拒剑势且危在旦夕,这才相信古剑仙的传闻是真非假,并且在敬佩且有些震慑的心境中,立即应允下山,匡助“幽冥真君”一统武林。
  如今,眼见对方剑势脱手而出,竟然就是道主曾施展过的“驳剑术”?顿时大吃一惊的惊叫出声!
  虽然内心中甚为骇然,可是自己乃名响甲子上的顶尖高手,为了自己的名声及性命,叉岂肯束手任人宰割?轻易命丧对方剑下。
  曹青山心知自己的名声及性命就在此一搏了,因此立即提聚全身功力,稳站弓步,左手“铁骨扇”劲疾挥振中,已施展出师门绝技“追魂扇”十二招,连连不断的拍出无数扇影,化为一层层严密的扇幕护住身躯。
  而此时由左方疾掠而至的柳无波尚来不及与师兄会合,已然望见前方红芒暴涨,一道精芒闪烁的凌厉剑势已凌空而起,劲疾射向师兄。
  “天……是「御剑术」?”
  柳无波眼见之下,顿时惊骇无比的惊呼出声,可是在疾掠中,一团血雾已迎面涌至,欲闪不及,只得立即挥扬手中“铁骨扇”,连连扬出数股狂猛扇风迎向红雾,因此已无暇顾及师兄了。
  然而兄弟两人同时出招自卫的反应,皆已在陈腾云的预料之中,但是陈腾云也深知虽然以气驳剑的威势甚强,可是真气耗损也甚迅,万一未能一鼓做气重创两人,自己的真气却已耗损了六、七成,到时必将无力抗拒对方的全力反击,甚有可能做茧自缚,自陷危境之中了。
  因此正当柳无波自顾不暇,扬扇迎击掌雾之时,陈腾云已然提聚全身功力,将盛旺的真气全然灌注剑身。
  霎时“血魂剑”红光暴涨,闪烁出有如烈日般耀眼刺目的血红精芒,并且全神贯注的驳御“血魂剑”,劲疾凌厉的凌空罩向曹青山。
  说来话长,实则是在眨眼之间同时发生的事。
  只见血红精芒闪烁的“血魂剑”,劲疾凌厉的凌空罩向曹青山,已然与层层密密的乌黑扇幕相遇。
  霎时,便听金铁交鸣的脆响,有如急骤暴雨坠落屋瓦连连哗响。
  “叮……叮……叮……叮……”
  “啊……”
  倏然,叉听一声惨叫乍响,接而便见精芒冲天而上,并且有一片血雨及一只断臂随著血红光华飞向数丈之外……
  但是在此同时,一个被稀薄红雾罩住的黑色身影,倏然掠至陈腾云背後不到一丈之距,并且已听柳无波的狂怒喝叫声响起:“小子,纳命来……”
  全神贯注驭御剑势的陈腾云耳闻背後暴⒄欤偈贝蟪砸痪⌒闹幻睿且盐尴舅妓鳎敛挥淘サ纳仙碇枞磺肮⑶彝氨┐堋
  因为心知身上穿的“天罗衣”可避寻常刀剑,也可卸除部份及体拳掌劲气,因此後背骤遭偷袭且闪避不及时,唯有立即躬身前伏暴窜,将头颈要害避开,有“天罗衣”保护的身躯纵然遭对方击中,至多仅是身受重创却无碍性命。
  丙然,陈腾云的身躯刚往前窜出两尺时,後背已遭柳无波手中铁扇斜削而过,一股凌厉如刀的劲气立即透衣入体,霎时被震得脑中轰然,眼前一黑,後背也有一股火辣辣的剧痛涌生,前窜的身躯也被那股剧震之力震得窜速加迅,迅疾撞向踉跄後退的曹青山。
  并且在脑中轰然後背剧痛的霎那间,丹田真气也已震得浮动不稳,右手真气突断,因此空际的“血魂剑”骤失真气驭御,已然光华骤敛,凌空斜坠而下,再也无法追击曹青山了。
  虽然曹青山在有生以来从未曾遇过的危急中,仗恃著甲子之上的功力以及玄奥凌厉的扇招,险险的封住了对方的“御剑术”,终於保住了自身性命,可是右臂却遭剑芒削断飞坠,而且真气亏损七成,全身萎靡的踉脍倒退。
  痛得脸色苍白冷汗滴流,且全身萎靡虚弱的曹青山,踉舱倒退十余步,尚未稳住身形之时,突听师弟的暴喝声响起,打起精神望去,正巧望见红色身影已疾撞而至。
  在怒火填膺的断臂之仇,以及颜面大失的羞愤中,报仇雪恨的心意浓烈高炽,因此眼见对方身影疾撞而至时,毫不顾忌断臂之处血水如泉,立即提聚残余真气顿止退势,随即暴然前窜迎向对方。
  “小子,拿命来还老夫的手臂!”
  在双目怒睁咬牙切齿的怒喝声中,左手如爪,猛然前探,朝对方躬窜而至的头颅劲疾凌厉的抓去。
  陈腾云背遭扇劲击中,虽然侥幸未遭内伤,但是唯恐柳无波随後追击,因此前窜之势不但未曾顿止,甚至藉著震劲加速前窜,并且迅速调息聚气,顺势追击踉舱倒退的曹青山。
  已然双掌聚气,顺势追击曹青山之时,却见曹青山的身形突然一顿,随即大⒁簧雌硕粒κ埔惨延纷ブ痢
  陈腾云见状,顿时心中冷笑,刚点至地面的左足骤然一弓即弹,身形已然暴冲而上,避开爪势,而且身形凌空弯弓挺身,已头下脚上疾扑而下,右手也已拍出一股红雾,往曹青山当头疾罩而至。
  正当陈腾云身形暴冲而上,避开爪势之时,尾随疾追而至的柳无波已朝凌空下扑的陈腾云击出一股劲狂的乌黑掌劲。
  在此同时,曹青山眼见对方身形暴冲而上,爪势已然落空,但是对方又凌空扑击而下,而师弟也已追击而至,因此心中一狠,身形也骤弹而上,迎向对方掌劲。
  与敌交手之时,虽然凌空出招威势涵盖较广阔,可是也最忌凌空扑击,以免一击不中,无处藉力之时,遭对方处处可藉力的稳固攻势反击,除非是身习特异之技,可凌空飞旋出招,并且可轻易闪避地面的功势,或是自视功力武技高人一等,不在乎对方占有稳固的优势。
  可是自视武功高人一等的人,大多不层凌空出招,十之八九皆想面对面以招取胜,才能令对方心服口服。
  因此当陈腾云身形暴冲而上,叉迅疾凌空下扑时,无处藉力的身形已然暴露,即将被乌黑掌劲罩击。
  然而陈腾云虽是双旬出头的青年,可是此时的心神……乃是阅历甚丰的顶尖高手,又岂会不知应敌的大忌?更何况对方是名震武林数十年,功力高达甲子之上的“天地双煞”?
  因此身形凌空下扑时,眼见身周尚罩著稀疏红雾的柳无波,已由右方追击圣,而下方的曹青山则是纵身迎击,因此内心窃喜中,掌劲骤收,蓄劲待发,并且身周倏然涌出一团血雾护身。
  说时迟,那时快!右侧乌黑掌劲已然及体,护身血雾骤然波涌之时,身躯立即被掌劲震出丈余之外,随即沉气下落至左侧地面,不但避开了纵身迎击的曹青山爪势,而且也使曹青山纵升而起的身躯夹至自己与柳无波之间。
  曹青山身形上纵时,原本是有意拚著对方掌势及身也要抓住对方身躯,纵然身遭对方掌创,可是及时赶至的师弟,定然可轻易诛杀对方,如此便可代自己报了断臂之仇。
  但是万万没料到对方竟然藉著师弟的掌劲,身形突然横卣捎啵沟米约旱淖ナ圃俣嚷淇眨墒怯冶垡讯希弈艹鍪中ィ壅稣龅耐苑铰渲劣也嗟孛妫棺约荷砬驯┞对诙苑焦ナ浦拢虼瞬婢婕敝校砬沧鲁粒纫擦叱霭私牛⒑莸奶啧叨苑酵仿
  可是就在此时,却见对方仰望的俊面上闪烁出残狠冷酷之色的冷笑说道:“嘿……嘿……嘿……曹老儿,且接本天尊一掌吧!”
  陈腾云在冷酷的话声中,身躯後仰暴退,避开脚影,双掌则同时推出一股红雾劲疾罩向曹青山下沉的身躯。
  但是曹青山心中一狠,身躯不闪不避的暴斜下沉,左掌已连连击出两股掌劲迎向红雾,而双腿叉再度连连踢出十二脚,追踢对方上盘头胸。
  “哼……老夫与你拚了!”
  “啊……师兄,小心!快闪……呃……”
  在另一方,柳无波眼见师兄身陷危境,顿时惊急大喝,正欲前扑救援之时,不知为何突然闷哼一声?并且神色痛楚、喘息不止的伸手急捣胸口。
  在此同时,已望见师兄的身躯立即被卷涌红雾罩住,并且听见肉体遭击的闷声连连响起,接而红影倒退两丈之外,师兄的身躯也已落地,仅是踉舱数步便站定身躯。
  柳无波眼见师兄似乎并无大碍?而对方已面浮冷笑之色退出三丈之外,似乎已无接续动手之意?因此心中一宽,面浮笑意的疾掠向前,欲与师兄会合夹击对方。
  可是身形方动,才发觉丹田真气竟然无法提聚,步如常人奔行,体内的盛旺真气似乎凭空消失了?
  尚不知是怎么回事时,突然胸口心脉剧痛,痛得全身一颤,身躯发软,已然扑倒地面。
  “咦?师弟……师弟,你怎么了?”
  曹青山眼角望见一个黑影倒向脚侧,惊愕的转首望去,竟然是师弟?顿时大吃一惊的扑搂入怀,并且急声问著。
  “师……师兄……小弟心……心脉……是……是红……快行功驱……驱毒……”
  曹青山眼见师弟开口却未闻声,这才想起已然自封耳脉,因此立即自解耳脉,并且解开师弟耳脉,才急声续问著:“师弟,你伤到哪里了?师兄为你护法,你快行功疗伤。”
  “师……师兄……小弟功……功力已失……心脉涨……涨痛……是红……红雾……快行功驱……驱毒……”
  曹青山闻声一怔!尚不明白师弟言中之意时?突听远方传来冷森的话声:“哼……哼……哼……你们师兄弟皆中了本天尊的「夺魂血煞掌」全身血脉将逐渐 束缩,有部份丹田真气也将逐渐聚人心脉之内,嘿……嘿……到时本天尊只要吸食尔等心脉精血,便可将尔等聚在心脉中的真气融炼增功归为己用了。”
  “啊?甚……甚么?你是说「夺魂血煞掌」能将人的血脉束缩?真气也将聚入心脉之内?而你……你还要吸食我等心脉精血增功?”
  “嘿……嘿……没错,昔年江湖武林中仅知本天尊的「夺魂血煞掌」能束人身躯,却不知真正的玄奥为何?嘿……嘿……”
  “你……你究竟是甚么人?怎会习得昔年「魔祖」的魔功?”
  “嘿……嘿……曹老儿,你也中了本天尊的「夺魂血煞掌」,谅你也无能逃离本天尊的掌下了,为了使你死得值得些,本天尊便透露一些隐密吧,你听清 了,本天尊便是昔年的「魔祖」,而「魔祖」也就是本天尊,曹老儿,你乃是数百年之中第一个知晓此隐密的人,可惜已无能告诉他人了。”
  “甚么?你……你……你就是两百多年前的「魔祖」?不可能……老夫不信…
  …”
  就在曹青山难以置信的惊呼声中,突然由天际传至一个清脆的女子之声说道:
  “曹老儿,他说得没错!他不但是两百多年前有「魔祖」之称的「血魂天尊」,而且是七百多年前的「血魂天尊」司马老魔!两百多年前的「魔祖」仅是他第二度尸解转世时,恃功强夺的肉躯而已,如今则是三度尸解转世,也就是第四代的「血魂天尊」了。”
  “甚么?他……他……”
  曹青山震惊骇然的惊呼声方出,突见陈腾云神色惊怒,身形暴掠至一株大树顶端,站在树梢上四外张望,并且怒声叱道:“你……你是「九天玄凤」端木金凤?
  你这个贱人也转世了?”
  “咯……咯……咯……怎么?司马宏昌,你能尸解转世,难道本小姐就不得转世吗?”
  “贱人!你连连毁了本天尊三世的心血,如今又要……哼!可是本天尊今世定会将你擒住,使你臣服在本天尊脚下顺服不违,成为本天尊恣意凌辱的禁脔。”
  “咯……咯……咯……司马宏昌……就唤你今世之名吧,陈腾云,你不必口说大话,前三世你奈何不了本小姐,今世也如是!本小姐转世仅有两月个多月时光,尚有不少事待办,因此不想与你多说废话,本小姐走也。”
  “贱人,你……”
  “咯……咯……咯……本小姐已代你将曹老儿师兄弟送返西天了,算是本小姐初转今世的见面礼吧!咯……咯……咯……”
  “你……贱人!你若落在本天尊手中,必然叫你欲死无能。”
  陈腾云在怒喝声中,只见树林北方天际有一道乌光疾如迅电凌空飞曳而去,心知就是自己的三世仇人“九天玄凤”端木金凤,而且今世一现身,便毁了自己正欲盗取的两个真元功力。
  因此在前世的仇恨中,心中愤怒无比的突然仰首发出一声怒啸声,毫不犹豫的立即提聚全身功力,立即幻为一团红雾,朝乌光消逝之方凌空疾追而去。
  正当一墨一红二刚一後两道光团在天际化为两道光线,相继凌空电曳而去,迅疾消失在晴空之中。
  不到片刻时光,树林西方又有三个身影,迅疾掠入树林内,到达“天地双煞”
  师兄弟的尸身前……
  请看续集“天心谱”

章节目录

血剑残魂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文学大全只为原作者丹云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丹云并收藏血剑残魂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