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桂林”!唐初尚是蛮貊之区,只是苗瑶各族和中原来人易货之镇集,而山峦之奇、林泉之美也经由次传至中原。
  因“漓江”两岸桂花成林,九月花开秋风送爽,桂子飘香令人陶醉,因而博得“桂林”之名。
  “桂林”奇峰秀水,犹如群星拱月,恬静幽雅别有雄伟气魄。
  而山势却迥异中原,既不如塞上诸山高耸绵延,也不似江南群山清丽照人,它是石笋嶙峋,山岩陡峭的石头山,仿佛一座座的石塔耸入蓝天之中。
  上百诸峰中,则以“独秀峰”最为高耸直透云霄,是群山主峰。
  而一带江水静如镜,更将雄奇诸峰映印得更为脱俗。
  “桂林”风景虽丽,但因岩石突凌地含灰质,贫瘠得不适耕种,加之高温多湿,更难有农收之获。
  蛮荒番夷之地,瑶、苗、黎人居多,汉人多为汉时边疆驻军与当地女子合婚后,落地生根延繁后裔,另外也有远从中原而来的营生之人也为数不少。
  连绵山峦中的“桂林”山城,晌午时分突然涌入一批为数不少的汉人,男女老少约莫三百余人。
  地广人稀的山城突如其来的增加如此多的汉人,立使山城之人猜疑议沦,异测纷纷,尚幸这批汉人颇为自制,有规律的经人安排下,显得多而不紊。
  山城中仅有的四家客店已然全包尚不敷住宿,因而另行借住民房或扎营搭帐而居,如此立使山城中热闹非凡。
  虽为宽广清爽的“老山城”客店内,厚木长桌的食堂内,人影幢幢的转坐着二十余人。
  “黄山仙翁”位居至位,左首一排是西南武林的佼佼者,依次为“衡山一剑”、“武夷上人”、“九连五雄”、“浮罗三剑”、“武陵双尊”等等十二位令人耳闻能详的名高望重前辈侠义;右首一列则是“神龙谷”谷主“银衫神龙”及五位“凤后”,再次是“左辅”、六位“六甲星君”,以及“紫龙堂主”、“黑龙堂主”等十五人,恍如“太白仙翁”之状的“黄山仙翁”端木青云,双眼环望在座的众人笑颜说道:“此行深入‘岭南’歼除‘轩辕教’最后一处分教,人数上虽不及前次,但却皆是西南武林首届一指的高手,再加上孙婿‘神龙谷’的部份人马,实力已是足足有余,不过依老夫之见,此次尚不需全力投入,人手尽量减至百人之内便可!各位不知意下如何?”
  左首“浮罗三剑”老大邝世豪闻言颇有同感的说道:“‘仙翁’!您之所言晚辈赞成!因为‘岭南’之地不比中原,可说是虫蛇遍地毒瘴处处,险崖绝地多不胜数,稍有不慎便有丧命之虑,因此极为凶险,所以人数尽量缩减较为妥当!”
  圣子龙在旁闻言笑道:“爷爷!各位前辈!此次远从中原深入蛮荒之地,为的只是诛除‘轩辕教’余孽,只要将教首及重恶之人诛除,余者任其散逃便可,因此确实不需劳师动众的深入,大概二十人之内便足够了!”
  “黄山仙翁”闻言顿时呵呵大笑的顿首称道:“对!圣子龙你的想法和爷爷不谋而合,此行人数宜精不宜多,并需有熟悉‘岭南’之地的人方可胜任!”
  在座的西南群雄闻言皆纷纷声言此行必去。
  “衡山一剑”并豪壮的说道:“大河两岸及西北武林皆已高举义旗的歼除了数处祸首,当然我西南武林也不甘潜伏示弱,‘轩辕教岭南分教’自然属我等展威除恶义不容辞之事!”
  余者闻言齐叫好,连连应声附台。
  “银衫神龙”欧阳圣子龙见群雄皆已表态恩入山一行,因此微笑说道:“各位义薄云天,为武林安危高举义旗实令人敬佩!本谷自是也愿附骥尾随同行讨伐,而人选则由本谷主、六位‘六甲星君’以及‘紫龙堂主’、‘黑龙堂土’同行便可!”
  “九连五雄”老大龙千里闻言哈笑道:“欧阳谷主!贵谷之盛名可谓武林之首,欧阳谷主亲身同行,我西南武林才是唯贵谷马首是从,相信附骥贵谷一行必然胜券在望,实乃我等之幸也!”
  “银衫神龙”欧阳圣子龙闻言立时笑道:“那里的话!实乃前辈抬举本谷了!”
  此时云凤姊妹五人早已面有不悦的相互传神示意,接而云凤轻扯圣子龙衣袖娇声说道:“相公!我们也要去!”
  婉玉、慧君、菁菁、明珠四人也满面希求之色的盯望着夫君,希望能同行人山。
  “黄山仙翁”见状呵呵笑道:“好啦!你们五个丫头别争着去啦!要知此行入山处处皆是毒瘴、五毒蛇虫,女子入内极为不便,再者圣子龙他们此行只要除掉为首的‘苗岭蛊婆’、‘诏南剑魔’,以及一些罪大恶极的邪魔,‘轩辕教’便是瓦解了,相信顺利无阻,你们难道有什么不放心的?”
  云凤姊妹五人耳听老爷爷之言,心中虽有不愿,但也只得低垂螓首,面显埋怨之色的斜瞪圣子龙,恨不得狠狠咬他一口。
  如此人选已定,并对远道追随而来的一百多名西南武林人物宣布议定之决策,顿时使众武林人物懊恼不已,皆希望能有所更改,然而经“衡山一剑”等十余位西南武林首要人物劝言之下,这才平息不满之声。
  偏远山城并无中原之繁华,因此夜入酉戊之时早就街道冷清,除了一些吃食店内尚有些远道而来的汉人聚闲饮宴高谈阔论外,已然是灯火黯淡得恍如深夜。
  倏然!寂静的山城外,扎营露宿的群雄宿处响起阵阵笑闹及惊喝声,人声吵喳得令居于山城内的为首群雄心惊,尚以为是‘轩辕教”之人趁夜暗袭,因此俱都疾迅的掠往惊喝频频的地方。
  然而四下搜索后却无任何敌踪,再经询问众人,这才知道有一个知从何处而来,一位美貌无比苗装打扮的少女在众人帐宿之处疾窜,逢人便抓,朝面之后便撒手他掠,口中尚不停的低呼着:“郎……你在那?……郎……我的郎……依娃娜要我的郎……”
  当然西南群雄也非弱者,愤怒之下便欲围捉那苗装美貌少女。
  可是!没想到那苗女手中一条银亮长鞭飞挥之下,令众人难以近靠,虽有人冒险掠近,但皆被银鞭打得疼痛不堪伤势不轻。
  “啊?……银鞭?……”
  在旁静听众人所言的圣子龙夫妻六人顿时惊愣的互视,,惊疑之色浮显云凤姊妹五人的娇面,又疑又奇的盯望夫君。
  “你……你们怎么如此看我?……”
  “哼……相公……你跟我们来!”
  圣子龙心思疾忖,不知自己腰缠少用的“银蛇鞭”何时失去,但又回想刚才那人所述,那苗女自称“依娃娜”……”
  “啊!是她?……”
  心中已知自己和那苗女“依娃娜”春风一度的结下孽缘,“银蛇鞭”便是当时遗落的。
  心神惊慌失措,不知该如何对五位娇妻解释?心神不宁的低头沉思时,忽听耳旁响起云凤冷然的低喝声:“相公!你还要走到那去?再过去就入江了!”
  “啊?……什么?……入江?啊!没……没……没事!
  五位……”
  圣于龙惊得回过神来.见身立江畔不及两尺,而五位娇妻分立四周。面含嗔怒、幽怨、责怪,美目十尚轻含薄雾的盯视着。
  “相公!你的‘银蛇鞭’呢?送给谁了?是不是刚才那位口中所说的苗女?”
  云凤话声刚落,又听慧君嗔怒道:“我姊妹五人日夜相伴,没想到相公竟然练就分身之法另寻新欢?难道相公并不满意我姊妹五人?”
  婉玉则双泪垂颊的轻泣道:“相公!男人三妻四妾的并不为过,可是为妻五人有伺令相公不满之处而令相公另寻鲜花?就是为妻等有何不足之处也请相公明告才是!”
  “哼!相公!你就算想另娶妻妾也可和为妻等商量呀?咱们姊妹可非醋坛子,再说咱们谷内待守闺阁的美貌少女也不少,‘飞凤堂’上自堂主下至女武士,还有咱们的‘五凤使’可随你挑,可是……你竟然找了一个苗女?……你……你……”
  圣子龙面有愧色却又不知该如何解释,菁菁话尚未说完又听明珠哽咽泣道:“相……相公……你要娶多少妻……妻妾……我都……不…不管……可是你……可不……不能抛……抛弃我和姊姊们喔……”
  “唉!你们……你们别生气了……唉!这怎么说?我……
  我也不知该如何解释!你们……好吧!我就将事情之经过情形细说你们听,看看为夫的有何不对之处?”
  圣子龙在无以面对五位娇妻之疑虑责怪之下,又懊恼又委屈,一狠心!便将自己从洞庭赶赴黄山途中,在山区内偶遇一苗女,后因脚遭毒蛇咬伤,苗女吸毒下蛊之事,以及受迫与苗女做出不合体之荒唐事,一一毫不隐瞒的说了一遍。
  “五位娘子!你们说!为夫的该如何处理此段孽缘?是否应寻找她纳为妻妾?”
  云凤最为明了夫君的心性,知道他淳厚善良,也绝非是会背着自己姊妹五人在外拈花惹草之人,因此闻言毫不心疑的近前望着满面又恼又愧的夫君,轻声说道:“相公!这事怎能怪你呢?都是为妻的罪过,使小性子让你难堪,你……你不会生气吧?”
  婉玉、慧君、菁菁、明珠四人耳听夫君细诉之后,不由心中又愧又慌,竟然如此不信任夫君并且同声责难,实有亏妇道,真不知该如何让大君释怀?
  尚幸圣子龙叹声说道:“唉!孽!如今我真不知道该如何对待她,你们不怪我,也使我心中稍为好过些,可是……唉!你们也得帮我出个主意呀!”
  婉玉闻言立时说道:“此事只有咱们知道,但不可再让别人知道,否则恐将遭人议论,以后咱们也只能暗地寻找她,待寻到时再和她当面解决,相公你觉得如何?”
  云凤思忖一会也说道:“此事也确实不便明着寻她,只能以夜袭群雄之罪寻找,可是又怕群雄先我们而遇到,万―打斗之下有厂伤亡那便不妙“啊!有了!咱们不妨稍露口风,就说相公的‘银蛇鞭’及一些随身之物遗失了,必然与那苗女有关,群雄如遇到那苗女时最好能困住她,或是擒下她交给我们,咱们将另有答谢,你们说如此可好?”
  夫妻几人望着慧君,顿时欢悦的齐声笑道:“好法子!就这么办!”
  夫妻六人心结平复后,欣慰的返回客店,并经由紫、黑两堂武士将消息传出。
  果然!群雄闻知之后,顿时不约而同的结伴四外搜索那美貌苗女之下落,一则可为仰慕的“银衫神龙”出点力,二则说不定可因此而结善缘。
  奈何两百多人四处搜寻,但是已杳如黄鹤的再无那苗女之踪影。
  “阴森野葛交蔽日,悬蛇结累如葡萄,”
  “岭南”!因位于“大庚岭”之南故而称之。
  “岭南”之域山势起伏,险崖峭壁比比皆是,溪谷纵横水势湍急,巨瀑深潭水雾迷漫,参天古木高耸成林,绿阴遮日昼夜难分,枯枝落叶厚及盈尺,阴湿腐臭令人作呕。
  更甚之瘴气弥漫,几以雨后更甚,加之巨木成林阴湿昏暗,以致毒虫繁殖极速,更有古物异兽漫布山区,若震激不防,立有毒虫如云疾罩而至,或是巨蛇、百足之虫疾涌而至.直个令人难以抗拒。
  此时在山区内杂草掩遮的隐密小道中,正有数十名汉装打扮的老少男子穿越出一片密林。
  仔细一看!正是远从中原而来的群雄,前行引道的是“浮罗三剑”邝世豪三兄弟,随后着依次是“衡山一剑”、“武夷上人”、“九连五雄”、“武陵双尊”、“银衫神龙”、“六甲星君”、“紫龙堂主”、“黑龙堂主”,殿后者则是十五名经常往来苗疆,自告奋勇追随的西南武林人士。
  尚幸有这些常走苗区的识途老马准备了无数的雄黄、火炬、避虫熏香膏药,一行人才有惊无险的深入数日。
  一条蜿蜒曲折的山间肠道,在连绵山势中晃如蠕动的长虫,众人行进中倏然隐没,接而又在另一山脚显现,忽觉前行无路,猛一折转又是山道在望。
  时至申时,西斜烈阳已遭高耸山势遮挡,更显得山间险冷昏暗。
  转过一片岩壁,突见眼前是两山对峙,脚下是雾气蒙蒙深不见底的山谷.只听得轰然乍响声势惊人的湍急水流声。
  一座以藤漫、树枝结扎成的索桥连贯两山山腰,遇着强劲的峡谷回风摆荡不止,令人触目心惊骇色浮显颜面。
  小心翼翼的分批渡过索桥,皆庆幸安然无恙的未损一人。
  众人续行末至一刻,刚转过一道突岩,顿时眼前开朗,一片平坦的山岭约数里方圆。
  林木稀疏绿草浓密的平地上,约有百来间木房散布四处,靠山崖小道之处高立一座牌坊,阴刻着“轩辕教岭南分教”七个大字:“啊!咱们到了!咦?奇怪……”
  “不对!恐有陷阱!”
  “嗯!……是有些不对劲!我就奇怪咱们一路行来畅行无阻,便连一个巡哨都未查觉,莫非……”
  前行引路的邝世豪心有惊疑的说道:“不瞒各位知道,老朽兄弟三人以往也常走动山区内,因而与熟瑶及生瑶各族皆有些交情,所以进出尚皆安然无恙,可是!
  ……此次深入远超往昔,一路上竟然从未遇到蛮悍难驯的瑶峒之人,实是不解?”
  此时随后跟行的众西南武林群雄中。突有一人备行而至的说道:“欧阳谷主!渚位前辈!此地不可久留,我等应及早返回桂城才是!”
  “咦?哦!原来是‘湘江一群’韦老弟!韦老弟!你此话怎讲?”
  “武夷上人”闻言略有不悦的问道。
  “湘江一君”韦亢雄双眼往山间四周环视过后,心神不宁的忙说道:“诸位前辈!晚辈原本身俱瑶人血统,虽已汉化.但从未远离百粤之地,故山内峒瑶各族之传讯口技皆能知晓,刚才晚辈从外人难以知悉的响瑶鸟鸣传讯中得知,‘轩辕教’的‘苗疆蛊婆’及‘诏南剑魔’已和‘屿南十八峒峒主’连成协议,要以十八蜗之瑶人围攻我们,现在他们正在集结各峒战士。不需两个时辰便能结集上万战士,他们的乐吹箭皆淬奇毒,隐于巨树草丛中令人防不胜不防,因此……晚辈之意是……”
  就在此时!众人忽听万山丛中响起了一阵低沉的皮鼓声,似在各处山间远传而至。
  “啊!……不好了!是战鼓!……”
  “浮罗三剑”老二邝世杰面色惊骇的惊叫出声。立使众武林群雄心头如大石重压得沉重,面色又惊又疑的凝视四外山岩树林,有些甚而已将兵器取出在手,以备抗拒突如其来的暗袭。
  “银衫神龙”欧阳圣子龙虽不解瑶人之厉害在何?但眼见众西南武林之前辈异人,俱都面色沉重的全神贯注凝望四处,心知不可等闲视之,因而忙传音“六甲星君’以及紫、黑双龙堂堂主,需小心瑶人之突袭。
  接而又转望“衡山一剑”等众位西南武林前辈说道:“诸位前辈!但不知这些鼓声有何异象?对我们有何威力?
  我们该如何应对?”
  “九连五雄”老大龙千里闻言,转首对他苦笑道:“欧阳谷主!四周山区响起的鼓声,是岭南峒瑶的战鼓.没想到‘轩辕教’竟然不知以何种方法说服悍蛮的生瑶与我们为敌,看来我们将要陷入凶残峒瑶的潮涌攻击,如今最好先择地自卫方是正理。”
  “武陵双尊”霍家驹在旁忙接口:“那咱们何不先进入‘轩辕教’教寨内据地为守呢?应比在此山道中安稳吧?”
  “银衫神龙”欧阳圣子龙闻言立时劝阻道:“霍前辈且慢冒然入寨!想那‘轩辕教’为首之人怎会如此善意的留下大寨让我们有存身之处?看来大寨内必然另有凶险之陷阱隐伏,你们暂且稍待,容我先入内搜索一番再作道理!”
  站立身后的“甲子真君”突而开口言道:“启禀谷主!此等小事何需谷主亲身入内?待属下走一遭便可!”
  话声刚落,身形已晃如一道飞虹闪掠入寨。
  而此时圣子龙突然心中有警,忙朗声喝道:“各位小心了!现四周山间树丛已有敌踪潜近,诸位请围绕合拒暗袭,并逐渐往山寨处移动!”
  “咻……咻……咻……”
  倏然一阵箭雨从四面八方疾射而至,顿使众群惊急的忙出掌猛挥,数十道劲狂掌风暴涌而出,拍震向如雨箭矢。
  而十余种寒光闪烁的兵器也在众人身前洒下了层层光幕,抗挡着接连不停的箭雨,可是!群雄中突然接二连三的响起数声闷哼及惨叫声,已然有数人身遭毒箭射中,不知状况如何?
  圣子龙闻声已知在此密集的箭雨中有人受伤,若是长久下去,恐怕众人难以久撑,到时必然伤亡惨重。
  心忖之时,忽然想起化外蛮人民智末开,最为信奉神鬼之说,如果……
  圣子龙心中立时有了良策,于是双手平伸大张.护身罡气在身边布有三尺之厚,身不晃脚不移身形缓缓平飘而出,在群雄之前四下飘荡,密如骤雨的箭矢遇之立时震压地面。
  如此一来果然听四处丛林内响起阵阵蛮人惊叫狂呼声,箭雨顿停。
  圣子龙见状心中兴奋得有心再度展现高超的功力,面含微笑的身形缓缓飞升,约至三十丈高时身不动。
  只见圣子龙凌空下望,银亮的“天蚕衣”随风摆动,银光闪烁晃如仙人下凡。
  静!静得只听风吹枝叶的沙响,别说那些隐身密林内的峒徭了,便是众西南武林异人隐士也俱都目瞪口呆的仰望空中的“银衫神龙”,尚不止此!倏然一道光华凌盛的银白光团闪烁而出,在空际盘旋数匝后,立时幻化成一条张牙舞爪的银龙在空际盘旋空梭入云,并不时在圣子龙身周盘旋。
  此时!只见四周丛林内人影晃动,一些头披长须上身裸赤,蛮悍凶狠,肤色黝黑,脸划五彩,短矮粗壮,手执弓弩的蛮人,三三两两的步出树林,不约而同的跪地膜拜,口中尚叽哩呱啦的不知说些什么?
  圣子龙身躯停立空中,眼见树林内密密麻麻约有数千之众的野瑶,被自己装神弄鬼之势震骇得不再攻击同行之人,心喜之下顿时引颈长啸。
  立听从九天之上晌直的龙啼,清悠绵长的响彻山峦中,更令得数于峒瑶敬为天神叩拜不止。
  约有盏茶之时龙吟才止,接而响起圣子龙靖朗的话声说道:“南疆瑶峒峒土听详!我等乃大唐天朝武林人士,今远赴此地只为清剿为祸中原的‘轩辕教’余孽,并非有意侵扰贵族,因此希望责峒族人莫将我等视为敌者,我等自有所报!”
  然而话虽清晰的灌人瑶人耳中,但他等却不识中原上国之宫话,又敬又骇之况下,却不知‘天神’是何指示?也不知该如何表达敬畏恭顺之意。
  哈!此时立见“湘江一君”急奔而出,双膝屈跪以瑶族拜祭神明之大礼叁拜空际的“银衫神龙”,圣子龙见状怎肯由他如此大礼参拜!立时真气疾泄而出,将三十多丈外的“湘江一君”韦亢雄身躯勉强的托离地面近两尺之高。
  设想到“湘江一君”书亢雄跪净不变的立时用瑶语高声呼喝数声,接而顿听山峦中响起了晃如雷鸣的瑶人呼喊声。
  圣子龙及同往众人不明其意的耳听“湘江一君”呼喝数语,再听众峒瑶如雷附台声,约片刻才止。
  “湘江一君”韦亢雄接而而色严肃的转身朝峒瑶喝叫,立见瑶人之中奔出数名雄壮的首领人物在“湘江一君”身前下拜。
  “湘汀一君”稍有犹豫的望望空际的“银衫神龙”,再望同行的众西南武林长者,于是以瑶语喝喊道:“吾族人听详!‘龙神’有旨,今下凡为捉拿叛道邪道邪魔,我族不得协助邪恶之人违抗神意,否则将有祸降至我族!”
  众峒瑶闻言顿时惊畏之心立起,不约而同的高声呼喊膜拜,伤佛大祸即将临头似的。
  站立一旁知晓瑶语的“浮罗三剑”老大邝世豪,心中窃喜的忙跨步而出。声如宏钟的以瑶语说道:“龙神’有旨意传下,念两族并无大恶,因此不会降祸两族,但今后不得协助邪魔,并需立时返回各峒,将邪魔逐出,否则大祸将至!”
  四周峒瑶闻言立时面显喜色的膜拜呼喊,并接连的缓缓退入密林中,不多时已全然形踪消逝不知去向。
  众中原武林人士见状惧都庆幸番人之无知,而使惊险之况立解,君毅眼见数干人之峒瑶已退入密林之内.已然有惊无险,除了度幸之外,也深深对“湘江一君”的机智赞赏有加,因此有心提升他的功力、武技作为答谢,众人除了为数名遭峒瑶箭弩之伤之人医疗外,并进入“轩辕教岭南分教”之山寨内搜寻一番,此时已从山寨内搜寻而出的“甲子真君”司马长虹已在寨门之处等待,并说道:“启禀谷主!此山寨已然是个空寨,依各处情况得知他们撤离匆忙,大约是在两个时辰之前,并且在“议事堂”之内留有字语!”
  “喔?留有字语?写些什么?”
  随同齐至的众人听白须苍苍,神灵威猛的“甲子真君”如此一说,顿时兴奋得欢声雷动,立时飞纵进人大寨之内。
  山寨之内并无任何陷阱。只有在一处聚会大厅的一面木墙上,以朱红之彩写着:“哼!中原武林!算你们厉害,本教可说是已然瓦解在‘神龙谷’之手,此仇往后必将回报,尔等若胆敢深入追逐,必让尔等丧命于‘五毒大阵’中!”
  众人这才确定此寨已是人去寨空,“轩辕敦”就此已然瓦解了,但却不知是否应再行深入追击?
  沉默寡言的“武夷上人”突然开口说道:“欧阳谷主!老纳见此留言忽然想起十余年前,曾在一位同道口中得知苗岭深山之地有一位‘五毒夫人’,但代代同名号,善御五毒及蛊术,尚幸她足不出苗疆,因此对中原武林并无危害,但不知她和‘苗疆蛊婆’是否有关连?”
  “浮罗三剑”老大邝世豪闻言,立时颔首说话:“上人所言不差!曲疆之地确是有位‘五毒夫人’,代代皆女性,她乃是苗族所尊敬之‘毒神’代表,为各族祭司所敬崇,但她并非邪恶之人,应不会轻易的听信馋言与中原武林为敌,可虑的则是另外五个传奇异人呢!他们名号乃‘蛇神’、‘蛛邪’、‘蝎毒’、‘百足怪’、‘赡蜍王’,据说五人齐据一方互不侵犯,他们是否和‘苗疆盅婆’有所关连?那就非外人所知了!”
  “九连五雄”老大龙千里听罢,立时接口道:“欧阳谷主!上人、各位老哥哥.据老朽久入苗疆所知苗族约有十余族,言语稍有差异,但皆尊奉‘毒神’,除了各地城镇四郊的苗族已逐渐和汉、黎、夷人杂居通婚,在深山内的生苗则生性强悍,不容生人私闯族居之地,不明之人误闯而入,十之八九无一生远,除非有人引介才能安然无恙,另则苗疆远古森林处处,毒虫异兽众多,便连生苗也不敢深入,沼泽、瘴毒、毒虫多不计数令人防不胜防,如果我们冒然深入追击……”
  “神龙谷主”欧阳圣子龙闻言,眼见众人皆面有意同之色,心中顿时了悟,因此缓缓说道:“各位所言在下已然了解,其实我等此来只是为瓦解‘轩辕岭南分教’,并无意另惹枝节,苗疆众族及异人也未曾危害中原,因此我等也无须穷追深入而扰乱了苗疆之安宁,不知各位意下如何?”
  众西南武林人士闻言顿时交头接耳,数度研议之后决定同意到此罢手,不再深入追击闻风而逃的余孽了,于是众人便转返“桂林”,会合了久居等候的中原武林及“神龙谷”武士,待随行深入的西南武林高手兴奋的匆匆将“轩辕岭南分教”内的“苗疆蛊婆”及“南沼剑魔”已然和教徒逃散一空之事,广散众人得知。
  立时使得数百位久候之人欢欣狂呼,相互庆贺“轩辕教”已然就此正式除名了。
  随着数百位归返师门、故里的各地武林人士,沿途散播消息.不到月余,已是整个江湖武林尽心皆知“轩辕教”已然教毁人散江湖除名了。
  传言纷纷中,“银衫神龙”以及“五凤夫人”,不知从何时?何地?被人尊称为“武林龙君”、“武林五凤后”,也无人异议,广为相传之下,而使得江湖武林各大门派、帮会、绿林、地方豪霸、黑白两道,皆默认了“武林龙君凤后”之崇高地位而以示尊敬。
  当然!从此之后“神龙谷”之神秘也逐渐的被世人所知晓,正式的在江湖武林成为领尊之地位。
  然而更令人惊异敬重的一件大事,竟然是有些门派以及帮会曾受到“神龙谷”中的“大队长”级武士拜访,相谈甚欢之下收到了一份大礼――一本和本门武功兴衰息息相关的秘签皮卷。
  皎洁银亮的月光普照着大地,万峦重重的山林巾沉寂静息,只有些许虫鸣及流萤飞闪。
  “龙首山”的“神龙谷”内,已夜入亥叫却依然灯烛荧煌,殿前的广场中站满了男女老少,皆面颊欢容的交头接耳,轻声细语的毫不喧哗。
  而“神龙殿”内的议事大堂内,“左辅右弼”、“六甲真君”、“六合真君”以及六堂堂主,俱都面颊欢颜却又焦虑的各自静坐,并不时的望向内殿,真不知是有何大事发生?
  时光从沉静中缓缓流逝.突然一道疾迅的高大身形由内殿掠出,并高兴得哈哈大笑道:“哈!哈!生了!生了!哈!哈……”
  殿内众人顿时喜出望外的急涌而前,不约而同的急问道:“钱总管!是男的还是……
  “老弟!是公子吗?……”
  “钱兄弟!你快说清楚呀……”
  “金刚神”钱二高兴得一张大嘴合不拢的嘿嘿笑着。听闻众人这询问,于是详细说道:“先是‘黄凤后’产下一少君,接着没多久‘红凤后’又产下一公主。你们听……”
  话没说完,突听静姑从内殿奔出,兴冲冲的抢道:“老爷你说错啦!瞧你这急性子!还没弄清楚便抢着出来报喜。告诉你们吧!其实‘黄凤后’生下一位少君没错,不到半个时辰‘红凤后’也生了一位公主,接着又生下一位少君.是孪生胎呢!这下你们清楚了吧?”
  ―阵寂静,接而一阵哄然欢笑声响起,众人争步掠出殿外去报喜了。
  末几!顿听殿外欢声雷动响彻云霄,接而六彩烟花接连不断的冲天而上,在夜空绽放出绮丽的美景,更将“龙首山”山区映照得满山霞丽。
  而内殿的内里大卧室中,圣子龙正斜坐床第,双手各轻握着婉玉及慧君的玉手,轻声细语的安慰着面色苍白萎靡不振的俩人。
  而侧房之内,云凤、菁菁、明珠而含微笑各抱着一个以棉纱锦锻包裹着,红通通、胖嘟嘟的小娃儿,不停的轻摇微晃着。
  突见明珠摸着自己突挺的腹部,又喜又惧又疑的轻声问道:“大姊!刚才二姊、三姊俩人痛叫不止,并都说是相公害她们的,以后不跟相公好了,她们怎可以如此责怪相公?相公怎么害她们嘛?真是的!”
  云凤闻言顿时面颊捉狭之色的笑道:“喔!她俩是说以后不会跟咱们一起陪相公了,这样咱们陪相公的时间也多些,你可高兴?”
  菁菁在旁也嗤嗤笑道:“你别急!你也快和二姊、三姊―样的不想陪相公了!”
  明珠闻言顿时不以为然的噘嘴哼道:“哼!我才不会耶!相公最疼我了,我才不会没良心的不理相公呢!”
  此言一出立使云凤和菁菁俩嗤嗤一声的笑出声来,顿将菁菁手中的娃儿惊得哭出声来,这才使三人忙哼哄着的停住话语。
  时光在幼婴的啼哭声中逐渐消逝,转眼已半月有余。
  一日!圣子龙独坐书房,手执―卷道家释义的古籍,心不在焉的思忖着:“奇怪?她们今天是怎么了?鬼鬼祟祟的神秘无比,已至二更了还不见她们人影,真奇怪?”
  思绪紊乱的百思不解时,突觉有两人行近书店;静待一会,只见婉玉、慧君俩人神色腼腆的走入书房,一左一右的倚着圣子龙声如细蚊的说道:“相公!你还不安歇呀,回房吧!今夜就由我们俩个不怕死的陪你可好?”
  圣子龙双手搂着俩人柳腰静听,顿时恍然大悟心花怒放的哈哈笑道:“哈哈!好好!我可是思念你俩已久了,干脆就别回房,在书房的静室内宿一夜吧!别让她们三人扰了咱们的兴致!哈……哈……哈……”
  (全书完)

章节目录

神龙令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文学大全只为原作者丹云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丹云并收藏神龙令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