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豹平常都在冰下捉鱼。它只是偶尔把脑袋探出来一小会儿,为的是呼吸新鲜空气。

冬天的时候,渔人们常能在芬兰湾上捕获那些把头从冰洞里探出来的海豹。

有时海豹为了追捕鱼儿,会一直追到涅瓦河。拉多加湖里有的是海豹,那儿是真正的海豹乐园。

扔掉武器

“林中壮汉”雄麋鹿和矮矮的雄狍子头上的犄角都脱落了。雄麋鹿是自己把头上的笨重武器弄掉的——它们在树干上蹭呀蹭的,终于把犄角给蹭下来了。

有两只狼发现了一个自动扔掉武器的“林中壮汉”雄麋鹿,决定向它发起进攻。在它们看来,战胜这个家伙是一件很容易的事,于是这两只狼一前一后扑向麋鹿。

这场战斗迅速结束了,结果十分出人意料。麋鹿用两只结实有力的前蹄,击碎了前面那只狼的脑壳,然后立刻转过身,把后面那只狼踢倒在雪地上。侥幸活下来的狼遍体鳞伤,好不容易才从强大的敌人身旁逃走了。

最近这段日子,老雄麋鹿和老雄狍子已经长出了新犄角。但还只是没有变硬的肉瘤,肉瘤外面绷着一层皮,皮上长着软软的绒毛。

喜欢冬泳的鸟儿

在波罗的海铁路上的加特钦站附近一条小河的冰洞旁,我们的通讯员发现了一只黑肚皮的小鸟。

那是个天寒地冻的早上。尽管明晃晃的太阳悬挂在高空上,可还是奇冷无比。我们的通讯员的鼻子都要冻掉了。他不得不几次三番捧起一把雪来,搓一搓他那冻得发白的鼻子,直到搓红为止。

因此,当他发现黑肚皮小鸟在这么冷的天气里,还能兴高采烈地在冰上唱歌时,心中非常诧异。

他走上前去看那只小鸟时,小鸟似乎能感觉到将要发生危险,于是一个猛子扎进冰洞里去了。

“糟了,这回要淹死了!”通讯员闪过这个念头。他急急忙忙奔到冰洞旁去,想把那只发了疯的小鸟捞上来。

哪知他看到冰洞下的情景目瞪口呆:小鸟正在冰冷的河水里用翅膀游泳呢,就像人们用胳膊游泳一样。

小鸟的暗黑色脊背在透明的水里闪着光,像条小银鱼似的。

小鸟一个猛子扎进河底,用两只利爪抓着河底的沙子,跑了起来。跑到一个地方,它停下来,用尖尖的嘴把河底的一块小石子翻了过来,从石子下面拖出一条乌黑的水甲虫。

一分钟后,它又从另外一个冰洞里钻出来,跳到冰面上,抖了抖身子,像什么事儿都没发生似的,又唱起了欢乐的歌儿。

我们的通讯员感到非常诧异:“也许这里是温泉,河水是热乎乎的吧?”就把手伸进冰洞里试了试。

可是,他马上抽出手来:水冰凉冰凉的,冷得刺骨。

他这时恍然大悟:他面前的小鸟就是河乌。

这种鸟跟交喙鸟一样,是不必服从森林法则的。

这种鸟的羽毛上蒙着一层薄薄的油脂。它潜水以后,那油乎乎的翅膀上会出现很多泡沫,银光闪闪的,就像一件充气的潜水衣。因此,即便它在冰水里也不会觉得冷。

在我们列宁格勒州,河乌可是稀客,只有冬天时它们才会出现。

冰屋顶下的朋友

不要忘了我们那些生活在冰屋顶下面的鱼儿朋友!

它们整个冬天都在河底的深坑里睡觉,它们头上盖着一层结实的冰屋顶。通常在冬末2月的池塘和森林中的湖沼里,空气就会变得稀薄。那时,鱼儿几乎就要闷死了,它们会张大嘴拼命喘气,甚至直接游到冰屋顶下面,张开嘴接取冰面下的小气泡。

水下的鱼儿也可能都被闷死。那等到春天来的时候,你若去这种水池边钓鱼,根本就没有什么鱼可钓了。

所以我们千万不要把鱼儿忘了。要适时地在池塘或湖泊的水面上凿几个冰洞。还要注意别让冰洞再冻上,让鱼儿能够自由地呼吸空气。

雪底下的蓬勃生命

在漫长的冬季里,当你站在田野之上,望着被积雪覆盖的大地时,也许你会不由自主地想:在这冰冷的雪原下面究竟有些什么东西呢?有没有生命存在?

我们的通讯员为了解决心中的疑惑,便在林间空地和田野里的积雪上,挖了一些深坑,一直挖到雪下的地面露出来。

出乎意料的是,原来雪下竟有许多绿色的小植物,还有一些尖尖的小嫩芽从枯草根下钻了出来。它们居然在冻土中活了下来!你想想看,居然是活的!

原来在看似毫无生机的雪原底下生活的,有草莓,有蒲公英,有白三叶,有触须草,有酸模,还有许多植物,还绿油油的呢!在那翠绿欲滴的繁缕上,甚至还长出很小的花蕾。

在我们的通讯员挖的那些深坑的四壁上,总有一些圆圆的小洞。这是小动物们的地下通道,被我们的铁锹给切断了,就在四壁形成了圆形断面。那些小动物巧妙地运用这些地下通道来获取食物。普通老鼠和田鼠在雪下四处啃食各种植物的根,对他们来说,这些植物的根美味而富于营养;而那些小型食肉动物,如土拨鼠、伶鼬、白鼬什么的,则捕食这些啮齿动物和在雪下过冬的飞禽。

过去人们以为只有熊在冬天时生孩子。俗语说有福气的小孩是“从娘胎里带来衣服”的。小熊刚一出生的时候,体型只有一个大老鼠那么大,可它不仅是穿着衣服出生的,而且索性还是穿着皮大衣出生的。

现在,科学家们通过研究,发现有一些老鼠和田鼠一到冬季就会迁到它们的冬季别墅里,离开它们夏季的地下洞穴,搬到地面上,在树根附近或是低矮的树的枝丫上筑窠。奇怪的是,它们冬天也生孩子!刚生下来的小老鼠,浑身光溜溜,一根毛都没有,但是窠里暖和,它们不会被冻死。年轻的老鼠妈妈给它们喂奶。

春天的征兆

虽然这个月依旧非常寒冷,但已经不像在隆冬时节那样了。虽然地上的积雪还是很深,但已经不是那样白皑皑、亮晶晶的了。此时,积雪的颜色灰暗无光,表层出现了蜂窝般的小洞。挂在屋檐上的那些小冰柱,嘀嗒嘀嗒地往下淌水。如果你仔细观察,会发现地上出现了一些小水洼!

日照的时间越来越长,站在太阳下感觉到的暖意也越来越浓。天空已不是死灰色,蓝色一天比一天加深,云儿错落有致,逐渐分层,若是你留点神观察一下,有时能发现层层叠叠的积云飘过呢!

太阳刚一出来,窗下就传来山雀欢快的歌声:“斯德恩,舒巴克!斯德恩,舒巴克!”好像在告诉人们,快脱棉袄吧,该脱棉袄了!

一到夜晚,猫儿在屋顶上开音乐会,还会有猫儿打架的声音传来。

森林里有时会突然传出一阵啄木鸟欢天喜地的敲打树干的声音。尽管它们仅仅是用嘴巴敲树干,但听起来是一首有板有眼的歌儿呢!

在密林里,不知是说在云杉和松树的雪地下面画了一些神秘的符号,都是一些莫名其妙的图案。猎人们看到这些印迹的时候,先是一愣,紧跟着心就狂跳起来了:要知道,这是松鸡留下的痕迹呀,它们的脖子上长着很长的羽毛,很像人的大胡子,它的样子就像一只傲慢的雄鸡。我们看到的痕迹是它用自己强有力的翅膀在雪地上划出来的印儿!如此看来,松鸡快要开始交配了,神秘的森林音乐即将开始了。


章节目录

森林报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文学大全只为原作者维·比安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维·比安基并收藏森林报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