户外斗殴

城里的居民们已经可以感到春天的脚步声越来越近了,一个明显的特征就是户外常常发生斗殴事件。

街头的麻雀们,一点都不理会来来往往的行人们,只管相互打斗,把羽毛啄得满天飞。雌麻雀从不参与斗殴,但也不出面阻止这种争斗。

每天入夜后,猫儿都会在屋顶上打架,这是公猫之间的战争,战争的结果常常是,一只公猫将另一只公猫从好几层楼的屋顶上推下去。不过,即便如此,你也不用担心,腿脚利索的猫儿并不会摔死的,它跌下去时常常四只脚先着地,只是有时可能要一瘸一拐地跛好几天。

修理和新建

城里的鸟儿到处忙着修房子,或是盖新宅。

那些有窝的乌鸦、寒鸦、麻雀和鸽子等,都在张罗着修理旧窠。而那些去年夏天才出生的年轻一代,在为自己建造新窠。它们所用的建筑材料是粗一点的干树枝、细一点的嫩树枝、稻草、马鬃、绒毛和羽毛等,它们常常把窠筑在高处。

鸟的食堂

我和我的同学舒拉都非常喜欢鸟。一到冬天,我们这儿的很多鸟类,比如山雀和啄木鸟常挨饿。我们很心疼它们,决定给它们做个食槽。

我家附近长了很多棵树,常会有鸟儿落到那些树上找食吃。

我们用薄木板做了一些浅浅的小木槽,然后挂在树上,每天早上撒各种谷粒进去。现在鸟儿已经习惯来这儿进食了,不再害怕了。据我们看来,这样对鸟儿是有好处的。

所以我们建议,让所有的孩子都动手做这件事。

《森林报》通讯员

爱鸟标志——城市交通的新方案

在街道拐角处的一座房子上,我们常会看到这样一个标志:一个圆圈中间有一个黑色的三角形,三角形里画着两只雪白的鸽子。

这个标志的意思是:“当心——鸽子!”

汽车司机该拐弯的时候,会小心地绕过一大群聚集在马路中间的鸽子,有青灰色的,有白色的,有黑色的,也有咖啡色的。孩子们和大人们站在人行道上,把米粒和面包屑扔给那些鸽子。

最初建议在城市的街道上设立“当心——鸽子!”这个爱鸟标志的人,是莫斯科的女学生托莉·格尔基娜。如今在全国各大城市里的那些交通繁忙的街道上都挂出了这样的牌子。这样一来,我们的市民们就能经常喂这些鸽子,尽情欣赏这些象征和平的鸟儿了。

光荣属于那些爱护鸟类的人们!

返回故乡

《森林报》编辑部收到很多令人振奋的消息,来自埃及、地中海沿岸、伊朗、印度、法国、英国、德国等地。所有的消息其实都在说:我们的候鸟已经从世界各地动身返回故乡了。

候鸟们不慌不忙地飞着,一寸又一寸地从大地和水面的上空掠过。估计它们返回故乡的时候,我们这儿也应该冰雪消融、江河解冻、春意盎然了。

在雪下度过童年时光

外面的雪已经在融化了。我要去挖一些栽花用的泥土回来,顺便看一下我专门为鸟儿种的小菜园子。我给金丝雀种了繁缕。金丝雀很爱吃繁缕那娇嫩多汁的茎叶。

你们应该认识繁缕吧?这种植物长着小小的淡绿色叶子,开着小得几乎看不清的白花,脆嫩的细茎总是彼此缠在一起。这种植物是紧贴着地面生长的。只要你对菜园的管理稍有疏忽,繁缕就会爬得满园子都是。

我是今年秋天在园子里播下了繁缕的种子的,只是种得太晚了。种子刚刚发芽,可还没来得及生长成幼苗。它们只长出一小段细茎和两片子叶,就被雪埋起来了。

我已经不指望它们能够活下来了。

结果如何呢?我发现,它们不仅安全度过了冬天,而且现在长势良好。现在它们已经不是幼苗,而是长成了一株小小的成形了的植物了。有几株上还有小小的花蕾呢!

真是件不可思议的事儿啊:这是冬天呀,这么深的雪,它们居然能存活下来,而且还活得很好!

尼娜·巴甫洛娃

新月初升

今天我有一个偶然发现,这让我特别开心:我起得特别早,太阳也刚刚出来,此时我看到了新月初升的全过程。

新月通常是在日落之后出现在天空之上。人们很少在清晨太阳升起的时候看见它。它比太阳还早,已经在空中高悬了,就像一弯细细的珍珠色的镰刀,悬在金黄色的朝晖之上闪闪发光——那么亲切,那么温馨。

摘自少年自然科学家的日记

维立卡

神奇的小白桦树

昨天夜里下了一场暖洋洋、湿乎乎的小雪,天气不算冷。我家台阶前的小园子里种着我心爱的一棵小白桦树,它的树干和树枝都被雪染成白色的了。清晨的时候,天气又突然转冷了。

太阳升起来了,就悬在明净的天空上。这时我发现我的小白桦变得非常迷人,简直美得令人心醉:从它的树根到它的树顶,直至每一根细小的树枝,都好像涂了一层白釉似的,原来这是湿雪被清晨的寒气一冻,便在树的表层形成了一层薄冰。我的小白桦浑身上下都闪着银光。

这时有几只长尾巴山雀飞过来了。它们长着厚厚的、蓬松的羽毛,好像一团团上面插着几根织针的小白毛线球。它们落在小白桦身上,在树枝上东张西望——它们是在找食物呢!

山雀的小脚爪正在树枝上打滑,用它们尖尖的小嘴也啄不透枝条上的冰壳。这棵小白桦树像玻璃树似的,鸟嘴啄在它冰冷的身上,只有沉重的回响。

山雀抱怨着飞走了。

太阳越升越高,天气越来越暖,终于把小白桦树的那层冰壳晒化了。

这棵神奇的小白桦全身各处都流下了一股股冰水,它看上去就像一个冰冻的喷泉。闪烁着的水珠变幻着颜色,就像一条条小银蛇似的,顺着枝条滴了下来。

那些山雀又飞回来了。它们落在白桦树的树枝上,一点也不怕融化的冰水沾湿小脚爪。这回它们高兴极了:不但小脚爪不再打滑了,还在这棵脱下冰衣的白桦树上享用了一顿可口的早餐。

《森林报》通讯员维立卡

报春的歌声

尽管天气依然寒冷,但今天的确是阳光灿烂的一天。此时,城市里大大小小的花园里,都响起了报春的歌声。

是荏雀在唱歌。它的歌喉嘹亮,音节也不复杂:“叽——叽——喳儿!叽———叽——喳儿!”

就是这么简单的调子,可是听起来却是那么欢快。仿佛这种胸脯上长着金色羽毛的小鸟,想用鸟类的语言告诉人家:“脱掉厚厚的大衣吧!春天来了!”

绿棒接力赛跑

1947年,我们举办了第一届全苏优秀少年园艺家选拔赛,此后我们每一年都举办一次。这就像是一场长长的绿棒接力赛,少先队员们从1947年的春天手中接过美妙的绿色接力棒,向着下一个春天奔去,再把绿棒交到1948年的春天手中。从1947年的春天到1948年的春天的这一段路,对我国500万个少年园艺家来说,并不是一段好走的路。还好他们总算护住了前人栽种的一切,而且一直在精心培育每一棵树,年年如此。

每跑完一棒,我们都会召开一次少年园艺家大会。

去年参加绿棒接力赛的孩子们有好几百万呢,大家栽的果树和浆果灌木也有好几百万棵,造的森林、公园和林荫路有好几百公顷。今年这届参加的孩子一定会更多。参加接力赛的条件依旧跟去年一样,但这次要做的事情却比以前多得多。今年的参赛要求是:每所学校都必须开辟一个新的果木苗圃。此举可以促成明年出现更多的果园子;要绿化道路,使公路成变成美丽的林荫路;需要用乔木、灌木巩固峡谷中的泥土。为了实现这些计划,我们一定要好好向有丰富经验的老园艺家们学习。


章节目录

森林报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文学大全只为原作者维·比安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维·比安基并收藏森林报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