巧设圈套

实话说,猎人们使用各种妙招抓到的野兽,比用枪打到的野兽要多得多。要想巧设圈套,除了要足智多谋之外,还得非常熟悉各种野兽的习性。不仅要学会设陷阱、做捕兽器,还得善于安置他们的位置。笨笨的猎人尽管也设了陷阱,用了捕兽器,但总也抓不到野兽;而那些经验丰富的猎人所设的机关总能抓到野兽。

那种钢制的捕兽器用不着自己动手去做,只要买现成的就行。但要学会合理摆放它的位置,可就不是个简单的事儿了。

首先,我们应该知道把它摆在哪儿。按照常规,人们通常把捕兽器放在野兽的洞穴旁边、野兽经常来往的小径上,以及会聚和交叉着许多野兽足迹的地方。

其次,我们应该学会怎样根据不同的情况来安置捕兽器。如果想抓非常机警的兽类,比如黑貂、猞猁等,要先将捕兽器与松针放在一起煮过,放的时候,先用小木锨铲掉一层地上的积雪,然后戴手套把捕兽器放在地面上,放好后,再用雪把它盖上,用木锨把表面弄平。如果不这样处理,即便隔着一层雪,嗅觉灵敏的野兽也能闻出人的气味和钢铁的气味;如果想抓身强力壮的大型兽类,就要将捕兽器拴在大树墩子上,免得它被抓到的野兽拖得太远。

往捕兽器里放诱饵时,应该全面地考虑到野兽们不同的口味,有的放老鼠;有的放肉;有的则需要放干鱼。

生擒小野兽

像白鼬、伶鼬、鸡貂、水貂等小野兽,是需要生擒的。猎人为了生擒它们,想出了很多好办法,设计了不少巧妙的机关。其实这些设备挺简单的,每一个人都能自己动手制作。

这些设备都基于一个原理:进得去,出不来。

用一个不大的长匣子,或是一段木筒,在一头开入口,此入口上拴一扇由粗金属丝做成的小门儿,金属丝的长度要比入口稍长些。这扇小门儿要斜着立在入口处,这样就做成了。

把诱饵放在木匣子(或木筒)里。小野兽不仅闻得到诱饵的香味儿,而且能隔着那金属丝做成的小门儿看见诱饵。于是它会用嘴把小门儿拱开,然后爬进去。等他钻进去后,小门儿就自动关上了。想从门里面往外拱是拱不开的,因此这只小野兽只好老老实实蹲在里面,等你去抓它了。

我们还可以在这种木箱里,再装一块“翻板”,把诱饵挂在木箱没有入口的那一头的上方。要把入口再开得窄一点,在入口上边装一个活闩。

“翻板”底下装着一个横轴,当小野兽爬进去并走到“翻板”中心的时候,横轴就会自动转动,小野兽身子底下这一半的“翻板”就往下落,而靠近入口那一半的“翻板”却向上翘并触动活闩,捕兽箱的入口处的小门就这样被严严堵死了。

还有更简单的办法:找一个高一点或是大一点的桶,在桶壁的半腰上钻两个相对着的小洞,穿上一条长铁轴。露在外面的铁轴两端固定在两根立在地上的柱子上(我们得预先在两根柱子之间挖个坑,坑的深度约等于半个桶的高度),这个桶就是悬空的了。

固定好铁轴的两头之后,我们要让桶的两边保持平衡,把桶斜过来,入口的那一侧搁在坑边儿上,桶底那一侧在坑上吊着。

诱饵要放在桶底。

当小野兽爬进桶直奔诱饵时,刚爬到桶的中间位置,桶就翻过来了,正好把野兽扣在那个坑里,小野兽怎么也爬不上来了。

在寒冷的冬季,乌拉尔的猎人们想出了一个更简单的方法,就是做“冰桶”。

先装满一大桶水,放在寒冷的户外。桶面上的水、靠近桶壁和桶底的水,比桶中的水冻结得快。等这些部位的冰冻结得有两手指头厚的时候,在桶顶的冰面凿个小圆洞,洞的大小以让一个白鼬能钻进去为准。然后把桶里没冻成冰的水都从这个小洞里倒出去,把桶搬回暖和的屋子里。进屋后,贴近桶壁和桶底的冰就融化了一小层。那时我们不费力气,就能从铁桶里拔出一个“冰桶”来,这只冰桶是个名副其实的“桶”,上上下下都严严实实的,只在顶部有个小洞。

我们往“冰桶”里扔一点干草,再放里面一只活老鼠。然后把这个“冰桶”放在白鼬或伶鼬的足迹集中的地方,把这个“冰桶”埋在雪里,使其冰面与积雪的雪面一般高。

小野兽闻到老鼠的气味后,马上就从那个小洞钻进“冰洞”里。只要它钻进去,就别想再出来了,冰壁那么滑,爬是爬不上来,冰壁也很后,啃都啃不透。

我们只要把“冰桶”打碎,就能取出小野兽了。反正做这样的捕兽器也不用花钱,想做几个就可以做几个。

给狼挖陷阱

猎人们会给狼挖个陷阱。先在狼常出没的小径上挖一个长圆形的深坑,坑壁一定要陡峭。这个坑要正好能装得下一只狼,又使它不至于跑几步就能跳出来。猎人在陷阱上铺上细枝条,再在细树条上撒一点细枝、苔藓和稻草,最后盖上一层雪。一点也露不出陷阱的痕迹。

狼群夜里从小径上走过时,走在最前面的那只狼就会掉到陷阱里。

第二天一早,猎人就能活捉它了。

狼圈

我们还可以做狼圈。先把许多木桩削尖,然后一根紧挨着一根插在地上,围成一圈。在这一圈木桩外再围一圈木桩。小圈和大圈之间的空隙正好能容得了一只狼。

外圈安一扇只能往里开的篱笆门。里圈里放一头小猪,或是一只山羊、绵羊等的动物。

当狼闻到家畜的气味后,就会一只紧跟一只从篱笆门走进外圈,在两圈木桩之间的空隙里团团转,绕了一整圈之后,进来的第一只狼就走到了那扇往里开的门前。现在那扇门使它不能再往前走了,而它又没法向后转,因此它只好用头去顶门,这扇门就关上了,于是这些狼都被圈在里面了!

在猎人来抓它们之前,它们就没完没了地绕着里圈转。家畜没伤到一根毫毛,狼却饿着肚子当了俘虏。

设在地面上的机关

在严寒的冬天,地面冻得就像石头那么硬,想挖陷阱抓狼是很困难的。于是人们冬天抓狼时不挖陷阱,而是在地面上设机关。我们先在把四根柱子立在一块地的四角上,然后用木桩围出一道栅栏。在这块“地上陷阱”的中央,再立一根比栅栏高的柱子。柱子上吊着一块肉作诱饵。我们把一块木板搁在栅栏的木桩上。木板的一头挨着围栏外的地面,另一头悬空,靠近诱饵。狼一闻到肉味,就会顺着木板往上爬。狼的身子重,当狼爬到一定高度的时候,就会把木板悬空的一头压得往下落,狼一个倒栽葱就会跌到围栏里了。

熊洞旁又出事儿了

塞苏伊奇踏上滑雪板,在一个长满了苔藓的沼泽地上滑行。此时正是2月底,沼泽地上积雪很厚,这些积雪都是由高处吹来的。

在这片沼泽地之上,有一片片“高地”。塞苏伊奇的北极犬小卡忽然奔向一片丛林,钻到树木深处后就不见了。过了一会儿,它的叫声从那片丛林里传了出来,叫声是那么凶,那么急。塞苏伊奇马上明白了:小卡遇到了熊。

这小个子猎人不由得兴奋起来,他身上恰好带着一管来福枪,里面有5发子弹,于是他急忙朝着狗叫的方向赶去。

只见小卡正对着地上一片被风雪刮倒了的枯木堆咆哮。塞苏伊奇挑了一个合适的位置,摘下脚底的滑雪板,躲在一堆积雪后准备开枪。

过了一小会儿,雪下伸出一个宽额角的黑糊糊的大脑袋,两只睡眼惺忪的小眼睛正闪着暗绿色的光,按照猎人的说法,这是熊在跟人打招呼呢!

塞苏伊奇知道,熊在瞅过敌人一眼之后会马上把头缩回洞中。在洞里躲一会儿,然后突然蹿出来逃跑。因此,猎人在熊还没把头缩回去之前,就开枪了。但是由于太匆忙,瞄得不够准,后来才知道,那粒子弹仅仅擦破了熊的脸颊而已。那疯狂的野兽跳了出来,直扑塞苏伊奇。幸亏第二枪击中了要害,把那只大家伙打倒了。

小卡迫不及待地冲过去狂咬了熊的尸体一顿。

当熊直冲塞苏伊奇扑过来的时候,他倒没顾得上害怕。可是,等危险过后,不知为什么,这个一向坚定的小个子猎人却觉得浑身瘫软,眼前一片模糊,耳朵里嗡嗡直响。他深深地吸了一口冷气,想赶走内心深处的恐惧感。此时此刻,他才真正意识到刚才那一幕有多么可怕。

任何人,哪怕是世界上最勇敢的人,经历了面对面碰上一个硕大而凶猛的野兽的惊险,都会感觉到后怕的。

突然间,小卡从那头熊的尸体旁一跃而起,又朝着另一堆枯木狂吠,并扑了过去。

塞苏伊奇朝着那个方向一看,不由得惊呆了:那里又探出了另外一个熊脑袋。

小个子猎人果断举起猎枪,迅速瞄准,也格外留神。

这一枪真准,那只熊应声而倒。但几乎与此同时,第三个宽额角的褐色熊脑袋从第一只熊跳出的那个熊洞里探了出来;接着,第四只熊也出现了。

塞苏伊奇惊慌失措。好像这片树林里所有的熊,都聚集在这个枯木堆下面,一块爬出来向他发起进攻了。

他来不及瞄准就连放了两枪,子弹打光了,他把枪扔在雪地里。匆忙之间,他看清楚了,第一枪射出去后,那个褐色的熊脑袋就不见了;可是不幸的是,第二枪打中的是小卡,那时恰好它跑了过去,一枪毙命,倒在雪里。

塞苏伊奇双腿发软,不由自主地向前迈了三四步,不小心绊倒在被他打死的第一只熊的尸体上,摔了一下,然后就失去了知觉。

也不知道他在这儿躺了多久。总之,他被一种疼痛的感觉惊醒了:他觉得好像有什么东西在钳他的鼻子,而且钳得很疼。他赶紧抬起手去捂鼻子,却摸到一个热乎乎,毛蓬蓬的东西。他睁开眼睛,看到的居然是一对暗绿色的熊眼睛。

塞苏伊奇失声大叫起来,忙不迭地把鼻子从熊的嘴巴里挣脱出来。

他整个人都傻了,急忙跳起身来就跑,但立刻陷在齐腰深的雪里了。

他回头看了看,又想了想,才弄明白:刚刚咬他鼻子的是一只小熊崽子。

过了好半天,塞苏伊奇才平静下来,仔细回忆了这场惊险,总算弄清了事情的来龙去脉。

原来他前两枪,打死了熊妈妈。接着打死的,是从枯木堆的另一头跳出来的一只两岁大的小熊——那头熊妈妈的大儿子。

这只两岁大的小熊是公熊。它在夏天的时候帮助妈妈照料弟弟、妹妹;它在冬天的时候就睡在离妈妈、弟弟、妹妹不远的另外一个洞里。

在那一堆被风雪刮倒了的枯木堆下有两个熊洞。一个洞里睡着两岁大的熊大哥;另一个洞里睡着熊妈妈和它的两个刚满周岁的熊娃娃。

被吓得六神无主的猎人,误把熊大哥当成大熊了。

跟着哥哥爬出洞来的两个刚满周岁的熊娃娃,只不过跟12岁的小孩一样重,但它们的脑门已经长得很大了,难怪猎人在惊慌中也把它们当成是大熊了。

猎人处于昏迷状态的时候,这个家庭中唯一存活下来的熊娃娃,就去找妈妈了。它把头伸向向死去的熊妈妈怀里,想吃奶,过了一会就失望地离开了。后来它碰到了塞苏伊奇热乎乎的鼻子,它把塞苏伊奇的鼻子当成妈妈的奶头了,于是含在嘴里吸吮了起来。

塞苏伊奇把小卡埋在那片树林里,带着熊娃娃回了家。

那只熊娃娃很好玩、很可爱,猎人失去小卡后,正感到很孤独呢!后来小个子猎人就和熊娃娃相依为命了。

《森林报》特约通讯员


章节目录

森林报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文学大全只为原作者维·比安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维·比安基并收藏森林报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