索超被挠钩搭上来,捆绑结实,送到宋江帐中。宋江亲自为他松绑,劝道:“我们弟兄中,一大半是军官,都是因为朝廷任用奸臣,祸害黎民百姓,情愿跟随宋江,替天行道。请将军也与我们同行忠义。”杨志出来,与索超见礼,说了老都管不纳忠言,失陷生辰纲之事,又谈起当年的交情。索超就归降了宋江,宋江置酒庆贺。

宋江挥军打城,数日攻不下。这天夜里,梦见晁盖前来,说:“贤弟,你有血光之灾,快快收兵,除非江南地灵星可救你。”宋江欲问详细,被晁盖一推,倏然惊醒。自此只觉浑身酸疼,高烧不退,背上如鏊子般红肿起来。吴用查看药书,先用绿 豆 粉 让 宋江服用,以使毒气不能攻心,再派人寻访名医救治。张顺说:“当年小弟母亲背疾,请建康府神医安道全医治,手到病除。小弟愿带银两前去请他。”吴用说:“晁天王托梦说除非江南地灵星可救,也许正应在此人身上。”宋江说:“兄弟快去请他,救我一命。”吴用取一百两金条为礼,又给张顺几十两银子当盘缠,一面让张顺去江南请医,一面下令退兵回山。

张顺冒着严寒,星夜兼程,直奔东南。这天来到扬子江边,天降大雪,渡船无踪。张顺一心救宋江,沿江寻找船只,在一丛芦苇中,找到一只小船,高叫道:“船家渡我过江,多给你船钱。”船家说:“今日天晚,渡江不便,你可睡在我船中,明日一早渡江。”张顺本是干惯江中私路买卖的人,哪把船家放在眼里?加上连日赶路辛苦,上了船,吃过饭,倒头便睡。两个船家见张顺包袱沉重,互使眼色,将船悄悄摇到江心,把张顺绑了。张顺醒来,哀求:“你饶了我命,金子都给你。”船家说:“金子也要命也要。”张顺说:“你把我扔江里,让我落个全尸。”二人就把张顺抬起,扔到江里。这船家却顺手一刀,将另一人杀死,独吞了金银。

到了江中,张顺如鱼得水,咬断绳子,游过江去,见前面树林中有灯光,湿淋淋地赶过去,见是一个小酒店,正连夜榨酒。他叫开门,见是一个老汉,跪倒就拜。老汉一看就知道是江中遭劫,从水中逃了性命的人,忙取棉衣让张顺穿上。张顺谢过,说了如何遇难的事。老汉问:“你从山东来,知道梁山的宋江吗?”张顺就说了宋江的许多好处。老汉说:“百姓们都盼着宋江来,铲除贪官污吏,不受窝囊气。”张顺见老汉心向梁山,不再隐瞒实情,将为宋江请医的事说了。老汉说:“你既是梁山好汉,我让儿子来见你。”老汉叫起一个后生,那后生拜了张顺说:“小弟叫王定六,因身体灵活,走跳得快,外号活闪婆,会扑水使棒。那劫哥哥的强人,小弟认识,一个叫截江鬼张旺,一个叫油里鳅孙五。他们好来我家店里吃酒,待来时,我与哥哥报仇。”张顺说:“为了救宋公明哥哥,我顾不了许多,天明就进城,请了安医生,回来再说话。”王定六忙置酒请张顺吃,又取十两银子给他当盘缠。

天明雪停,张顺进了城,找到安道全,说明来意。安道全虽敬慕宋江,却又以妻子亡故,家中无人照看为由推托。张顺再三苦求,安道全才勉强答应。当晚,安道全领张顺来到一家妓院,那妓女李巧奴对安道全百般温柔,张顺明白了,安道全之所以不愿去,是被这婊子缠住了。果然,安道全一说要到山东十天半月,那婊子就撒娇作痴,不让他去。安道全吃得大醉,就在房里睡了,婊子就赶张顺走。张顺不走,就让他在门房里歇。张顺心中如油煎,正睡不着,有人叫门。老鸨开了门,闪进一个人,要找巧奴寻欢。张顺从门缝里看去,认出正是张旺,不由怒火中烧。老鸨从正房中叫出巧奴,让二人在自己房中坐下,命两个丫鬟准备酒菜。张顺悄悄走出来,见老鸨正坐在厨下,抓过一把菜刀,一刀砍翻老鸨,再想杀丫鬟,刀已卷刃,又抓过劈柴斧子,把两个吓得呆若木鸡的丫鬟杀死。婊子听见动静,出门来看,张顺一斧劈去,也死了。张旺见势不妙,打开后窗逃了。张顺进屋,不见张旺,略一思忖,从尸体上撕下块布,醮着鲜血,到处写满了“杀人者安道全也”几个血字。安道全醒来,吓得魂飞魄散,只好赶忙回家收拾了药箱,随张顺直奔江边。

王定六接着二人,说:“昨天张旺来了。”张顺说:“救宋哥哥要紧,顾不上私仇了。”正说着,王定六指着江边说:“那正是他。”张顺就叫王定六过去,对张旺说:“我有两个亲戚要乘船过江。”张旺说:“让他们来吧。”张顺就跟安道全换了衣裳,用暖笠子遮住脸,三人一同上了张旺的船。船到江心,张顺找出张旺的刀,说:“船漏了!”张旺把头伸进舱里看,被张顺劈头揪住,骂道:“还认识老爷吗?那个小子到哪里去了?”张旺说:“我怕孙五分金银,把他杀了。爷爷饶命。”张顺说:“我横行长江多年,无人敢惹,竟被你暗算了。我也饶你一刀。”就把张旺绑了,扔进江里。张顺搜出金银,把船摇到对岸,对王定六说:“贤弟大恩,生死不忘,你若有意,回家把老伯接来,同上梁山。”王定六就过江去搬取老父,张顺同安道全匆匆北上。

走不多远,安道全脚已起泡,走不动了。张顺正着急,恰逢戴宗赶来,说是宋江病情日趋严重,已水米不进了。安道全问知宋江病虽重,但还知道疼痛,就说还有救。戴宗给他绑上甲马,二人先回梁山。张顺住在客店,等了三天,见王定六搀着老父赶来,三人一路投梁山而来。

戴宗领着安道全,作起神行法,连夜赶回梁山。安道全为宋江诊了脉,先用艾灸炙出毒气,然后用药,外敷内服,不出十天,宋江病体渐痊。张顺引王定六父子来到,向众头领说了江中遇险,众头领皆说万幸。

宋江病愈,就要发兵三打北京。安道全认为宋江不能征战,应再休养几个月。吴用主动请战,要在元宵节拿下大名府,便说出计策来。宋江连称妙计,吴用说:“此计是里应外合,关键问题是谁能在城中放火为号。”时迁站出来,说:“小弟曾到过大名府,城中有一座翠云楼,若把此楼点着,几十里都可看到火光。小弟愿去放火,军师自可调动人马劫牢。”吴用说:“正是用你的地方。”便安排众头领,各自如何如何,待见到翠云楼火起,再如何如何,众头领领命,分头下山,暗中潜入大名府。吴用自调兵马,悄悄赶去。

正月初头,梁中书就唤王知府、闻达、李成等文武官员,商议元宵放灯之事。梁中书说:“按例北京每年元宵要大放花灯,与民同乐。去年被梁山贼人两次侵扰,今年如何放灯?”闻达说:“贼人二次攻城不下,早已退兵。城中的传单,不过是他们黔驴技穷,派出几个奸细虚张声势而已。我们若不放灯,倒显得怕了他们,王知府只管依例于十三到十七放灯五日。闻某愿领人马驻扎飞虎峪,提防贼人兵马,李都监可率铁骑巡逻,可保万无一失。”梁中书就传下令来,放灯五日,文武官员各作准备。

北京城里顿时热闹起来,各家各户都准备花灯,外地的灯贩子也陆续赶来,到处都是卖灯和烟花爆竹的。大户们为了比阔,各在门前扎起灯棚,张灯结彩,悬挂名人字画。官府又在留守衙门、铜佛寺与翠云楼前,扎起三座鳌山,山上盘绕巨龙,每片鳞甲都是灯,龙口还能喷水。

时迁夜间越墙入城,白天在街上打探消息,夜间到东岳庙神座下藏身。到了十三,见各路头领都乔装改扮进了城,暗中联络了,各自分头准备。官府此时也派闻达兵发飞虎峪,李成率兵马夜间巡城,加强戒备。

十五之夜,月明如昼,时迁来到翠云楼。翠云楼是河北第一大酒楼,有百十间雅座,适逢元宵,更是热闹非常。柴进与乐和来到蔡福家,让蔡福引二人进牢。蔡福就让二人换了衣衫,带进牢来。初更时分,王英、孙新、张青三对夫妇化装成乡下人,挤在人丛中,混进东门。公孙胜与凌振来到城隍庙,备下了号炮。李应、史进、邹渊、邹润、杜迁、宋万,刘唐、杨雄、燕青、张顺、孔明、孔亮、鲁智深、武松、解珍、解宝也都赶到指定位置,只待翠云楼火起,一齐动手。

时迁扮作小贩,挎个篮子,里面装上火yao,混到翠云楼上,正叫卖时,忽听外面大乱,说是梁山的大队人马开来了,劫了大刀闻达的寨。时迁暗自高兴,趁乱攀上楼头,点燃了火yao,翠云楼顿时燃起冲天大火。接着,就听炮声响个不住。梁山埋伏在各处的好汉一齐动起手来。王知府领兵镇压不住,报与梁中书,梁中书骑上马,刚出衙门,李应、史进就迎头杀来。解珍、解宝两把钢叉,上下飞舞。王知府想溜,被刘唐、杨雄双棍齐下,打死当街。邹渊叔侄到处放火,三对夫妇四处厮杀。鲁智深、武松更是勇不可挡。北京城里霎时处处烈火,处处哭声。

李成护着梁中书,冲向南门,正碰见呼延灼,又逃向北门,却碰见林冲,再折向南门,又碰见李逵。李成好不容易杀开一条血路,护着梁中书出了城,却又碰到关胜,正杀间,花荣赶来,弓弦响处,几名副将翻身落马。李成只好护着梁中书,死命冲杀,刚出重围,又碰上秦明,背后杨志又追杀过来。李成兵马折了大半,方得走脱。走不远碰见闻达,刚合兵一处,樊瑞又率人马杀来,背后雷横又赶来,二人血战一场,丧尽兵马,总算护住梁中书杀出重围,逃往东京。

杜迁、宋万杀了梁中书一门老小,刘唐、杨雄杀了王知府全家。柴进、乐和已和蔡福、蔡庆救下卢俊义、石秀,邹渊叔侄、孔明兄弟也赶来,跟着卢俊义去捉李固、贾氏。李固听说梁山人马进了城,情知不妙,忙收拾一包金银,带上贾氏要逃,只听前门已被撞开,慌忙逃出后门,来到河边,却见张顺奔来,李固吓得跳下船去躲,却被人劈头揪住,定睛看,正是燕青。李固哀求饶命,燕青理也不理,再看岸上,张顺已捉了贾氏。

吴用进了城,传令救火,休得伤害良民。众好汉打开府库,将金银财宝装车,又打开粮仓,分给百姓,押上李固、贾氏,分三路开回梁山。宋江见卢俊义,不由大喜,一心要让位给他。卢俊义哪里肯从?再三谦让。气得李逵大叫:“哥哥再让,我就杀起来!”武松说:“让来让去,让得弟兄们心都冷了。”李逵又说:“干脆,哥哥做皇帝,卢员外当丞相,我们都做大官,杀上东京,夺了鸟位,不比在这里捣乱强!”宋江喝退李逵。吴用从中劝解,方才无事。次日,宋江大摆筵席庆贺,饮酒间,卢俊义叫把李固、贾氏分别绑在柱子上,自持短刀,将二人剐了。

梁中书的夫人在后花园里逃得性命,写下书信,报知父亲蔡京。梁中书也逃到东京,知北京三万兵马丧尽,百姓死伤五千余人,忙到太师府报知老泰山,请蔡京发兵征剿梁山。蔡京调来凌州的两个团练使,一个叫圣水将甲单廷珪,一个叫神火将军魏定国,起凌州兵马,前去征剿梁山。关胜得知此事,说:“我愿引本部军马,前去凌州,收服二人。”关胜领兵下山后,吴用又派林冲、杨志、孙立、黄信引兵五千接应。李逵也要去,宋江不让,李逵就偷偷下了山。宋江得知,忙派时迁、李云、乐和、王定*人分头下山寻找。

李逵下山忘了带钱,找一酒店吃饭,吃了抹嘴就走。店主韩伯龙说大话:“我是梁山好汉韩伯龙,你这黑汉子胆敢不给钱?”李逵暗骂,爷爷从不认识你小子,就掏出大斧,要当抵押。韩伯龙去接,却被李逵一斧砍死,众伙计慌忙逃走。李逵抢了银钱,一把火烧了酒店。走了几天,却见一个大汉,上下直打量他。他便去打那人,却被那人一跤撂翻,起身再打,又被撂翻。李逵见打不过那人,起身就走,那人问他是谁,他报出姓名。那人不信,李逵让他看了双斧。那人问他干什么去,李逵说因跟宋江斗气,私自下山,去打凌州。那人拜下去,自称叫没面目焦挺,想去投枯树山的丧门神鲍旭。李逵让他去投梁山,焦挺大喜,愿说鲍旭一同上山,作为见面礼。二人正说着,时迁赶上来,说宋江快急疯了,让李逵马上回山。李逵定要立了功再回去。时迁怕李逵,只好独自回山报信。李逵便和焦挺奔枯树山。

关胜来到凌州,单廷珪、魏定国调齐兵马,正准备起程,便出城迎敌。关胜劝二将投宋江,二将却骂关胜背叛朝廷。宣赞、郝思文出马战二将,中计被俘,关胜大败而逃,幸遇林冲等接应,杀散凌州兵马,救下关胜。

单、魏得胜回城,王知府叫把宣赞、郝思文打入囚车,派一员偏将,率三百人马连夜押赴东京。人马行到枯树山,李逵、焦挺拦住去路,鲍旭又从背后杀来,一剑砍死偏将,杀散众兵,救下宣赞、郝思文。五人一商量,带上枯树山的七百人马,攻打凌州。

败兵逃回城,报知王知府。单、魏大怒,出城来战关胜。关胜与单廷珪斗不几合,拨马就走。单廷珪穷追不舍,追约十里,关胜使拖刀计,用刀背将他打下马来。单廷珪正等死,关胜却下了马,搀起他来,单廷珪情愿投降,便与关胜并马回到梁山寨中。单廷珪对部下一声喊,部下也投了过来。

次日,魏定国出战,大骂单廷珪。关胜出战,却中火攻之计,败退四十里。魏定国正要收兵回城,却见城中烈火冲天,却是李逵等人率枯树山人马,乘虚取了凌州城。魏定国只好率军逃往中陵县,关胜乘势追杀,将中陵县团团围住。单廷珪前去劝降,魏定国说要让关胜亲自来。关胜就单人独骑进了城,魏定国见关胜一片诚心,情愿归降。林冲等与李逵合兵一处,凯旋还山。

人马刚来到山下,忽见段景住屁滚尿流地奔来,见到林冲就说:“林大哥,我与杨林、石勇到北地买来二百多匹好马,走到青州,被险道神郁保四率一伙强人抢走,献给曾头市。”众好汉回到山上,单廷珪、魏定国、焦挺、鲍旭拜见了宋江,段景住说了夺马之事。宋江大怒:“晁天王的大仇尚未报,又夺我马匹,不报此仇,惹人耻笑。”吴用说:“前次失利,在于不知地理,这次进兵,宜用智取。”就让时迁先去打探路途。过两三天,杨林、石勇回来,说曾头市如何蛮横无理。宋江当即就要发兵,被吴用劝下,再派戴宗探听消息。不几天,戴宗回来报信,只见曾头市扎下大寨,法华寺为中军,数百里遍插旌旗,不知何处可进兵。次日时迁回来,报说他已探明敌情,曾头市扎下五个营寨,由二位教师与曾家五虎分头把守。险道神郁保四和夺的马匹都在法华寺。

吴用便要兵分五路,攻其五寨。卢俊义要打先锋,吴用生怕他擒了史文恭,宋江让位给他,就以他身体尚未恢复为由,只让他与燕青带一支人马埋伏在一个不重要的地方。接着吴用派秦明、花荣攻打南寨,鲁智深、武松攻打东寨,杨志、史进攻打北寨,朱仝、雷横攻打西寨,宋江、吴用自领中军,攻打总寨。李逵、樊瑞为合后。

曾长者得知宋江兵分五路,前来攻打的消息,忙与史文恭、苏定商议如何防守。史文恭让多挖陷坑,诱梁山人马栽下。曾长者依计,命人四处挖上陷坑,周围埋伏挠钩手,却被时迁探得,报与吴用。吴用让他在陷坑处暗做记号,自有妙用。大军来到曾头市,见曾头市出来一匹马,上骑一人,众将欲赶,被吴用止住,命令各路人马下寨,不许出战。一连三天,曾头市也没出一兵一卒。这天,时迁回报,说已把所有陷坑探明,做了记号。吴用便传令在一百多辆粮车上装满干柴,撒上火yao,让前路步兵各带锄头,杨志、史进的兵马摇旗擂鼓,虚张声势。

这天半晌午,史文恭只听到处炮响,便命人马作好准备,只要梁山兵马前来攻打,就分兵援助。东寨来报,鲁智深、武松前来攻打,就分兵援助;西寨又报,朱仝、雷横攻打,又分兵援助。只听寨前炮响,史文恭按兵不动,只等梁山人马跌入陷坑,再出山后伏兵捉人。却不知吴用派人马从山后两路包抄,把曾头市的伏兵赶出来,尽数赶下陷坑。吴用一声令下,百余辆车子推出来,点燃干柴,顿时成了一道火墙,挡住史文恭。公孙胜又祭起风,卷起烈火,将敌寨烧尽,得胜收兵。

次日,曾涂出马,向宋江中军挑战。吕方当先出马,斗不三十回合,渐渐不敌。郭盛也挺戟杀出,双战曾涂,二人双戟并举,刺向曾涂,曾涂挺枪一架,枪缨和戟上豹尾缠成一团,三人拼命扯兵器。曾涂先扯下枪,一枪刺向吕方脖颈,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花荣一箭正中曾涂左肩,倒栽马下。吕、郭双戟并下,刺死曾涂。

曾长者闻报大哭,曾升要与哥哥报仇,曾长者拦不住,史文恭、苏定都来劝他只宜坚守,不可出战。曾升怎肯听?便出寨挑战,秦明正要迎敌,不料李逵当先杀出,被曾升一箭射中腿上,轰然倒地。曾升的人马要捉李逵,宋江阵中数名头领杀出,将李逵抢回。曾升见宋江兵多将广,便收兵回寨。

次日,曾升不顾史、苏劝阻,硬要出战。史文恭无奈,只好披挂出阵,与秦明大战二十余回合,秦明不敌,拨马而逃。史文恭马快,赶上一枪,刺中大腿,栽下马来。众头领奋力救下秦明,却折了不少兵马,宋江就让退后十里下寨。吴用让秦明回山养伤,再调关胜、徐宁、单廷珪、魏定国四人助战。宋江占了一卦,吴用看了卦象,说:“敌军今夜要来劫营。可如此准备。”

当夜,史文恭与曾升商议去劫寨,曾升就调苏定、曾密、曾索一同前往。待进了宋江营寨,方知中计,正要退兵,解珍、解宝分两路杀来,花荣又从后面杀来。曾索被解珍一叉搠死马下。混战半夜,史文恭等方夺路逃脱。

曾长者见又战死一个儿子,不敢再打,要史文恭写书投降。史文恭此时也已胆怯,便派人送去降书。宋江见书后大怒,骂道:“杀我兄长,怎肯罢休?”吴用忙劝:“不可为一时气愤,坏了大事。”就写了回书,让曾头市交出二次所夺马匹及郁保四,赏了来使十两银子。来使回去交出回书,曾长者与史文恭更加担心。次日,曾长者请求讲和期间,各派一人为质。宋江不肯,吴用说:“不妨。”就派时迁、李逵、樊瑞、项充、李衮五人为质。史文恭说:“吴用派五人为质,定有阴谋。”李逵动手要打,人们忙劝住。时迁说:“李逵是宋哥哥的心腹,派他来是为不使你们怀疑。”曾长者一心要讲和,不听史文恭的劝阻,置酒款待人质后,让他们住进法华寺,派五百人马看守,又命曾升为使,带郁保四到宋江大营讲和。宋江看了马匹,独独不见照夜玉狮子,曾升说:“那马我师父史文恭骑着。”宋江命他写书索马,史文恭却不舍得还。使者往返数次,史文恭才说:“宋江退了兵,我就把马还他。”

宋江正与吴用商量,探马来报,说是青州、凌州兵马开来。宋江就派关胜、单廷珪、魏定国迎战青州兵马,花荣、马麟、邓飞迎战凌州军马,又叫过郁保四,好言抚慰,让他将功折罪。郁保四情愿投降,听命帐下。吴用就告诉他计策,让他回去行事。

郁保四假装逃回曾头市,说是宋江营中听说官军到来,十分惊慌。史文恭不疑,跟曾长者商议,要去劫寨。曾长者怕曾升被害,不让劫寨。史文恭却说:“杀尽众贼,自然救了三郎。”曾长者就答应了。史文恭就调苏定、曾魁、曾密一同劫寨。郁保四偷偷来到法华寺,暗中与时迁透了消息。

当夜史文恭带了苏定、曾密、曾魁劫寨,见寨内空无一人,慌忙退兵。时迁早撞响法华寺的大钟,顿时炮声连天,李逵等人从寺中杀出来。曾长者见事不好,自缢而死。曾密被朱仝一朴刀搠死。曾魁慌得栽下马来,被乱军踏成肉泥。苏定奔向北门,背后鲁智深、武松追杀,前有杨志、史进拦路,乱箭将他射死。

其余兵马,尽数被赶入自己挖的陷坑中,跌死无数。曾升被宋江砍了脑袋。

史文恭仗着马快,杀出西门,落荒而逃。只见黑雾遮天,也不知逃到何处,忽有一支人马拦路,却是卢俊义使棒打来。那马飞跃而过,史文恭却见晁盖挡路,阴风逼人,四处走不脱。燕青、卢俊义前后夹攻,一刀搠下马来,将他绑上,牵了宝马,回寨报功。

宋江得胜回山,将史文恭剖腹剜心,祭了晁盖,就要遵守晁盖遗言,让位给卢俊义。众头领不服,李逵又跳出来大叫:“我在江州救过你命,天也不怕,做什么让来让去?你再让位,我就杀起来,大家散伙!”

章节目录

水浒传儿童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文学大全只为原作者施耐庵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施耐庵并收藏水浒传儿童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