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上设一堵墙,墙上开一扇小门。晨光熹微。 蒂蒂尔、米蒂尔、光、面包、糖、火和奶上场。 光 你一定猜不出我们到了什么地方…… 蒂蒂尔 当然猜不出,光,我确实不知道…… 光 你认不得这堵墙和这扇小门吗?…… 蒂蒂尔 这是一堵红墙和小绿门…… 光 你想不起什么了吗?…… 蒂蒂尔 这使我想起时间把我们赶了出来…… 光 做梦时真古怪……会连自己的手也认不出来…… 蒂蒂尔 谁做梦?……是我吗?…… 光 也许是我……谁知道?……不过,这堵墙围着一间屋,你生下来以后看见过多少次了…… 蒂蒂尔 这间屋我看见过多少次了?…… 光 是的,小家伙,你睡迷糊了!……有一天晚上,我们离开了这间屋,算日子整好一年以前…… 蒂蒂尔 整好一年以前?……是在什么时候?…… 光 别把眼睛张得象宝石洞那样大……这就是你爸爸妈妈的家呀…… 蒂蒂尔 (走近门)我相信是的……当真……我觉得象……这扇小门……我认得出那小门栓……他们在家吗?……我们已经接近妈妈了吗?……我想马上进去……我想马上跟她亲亲!…… 光 等一下……他们正睡得香呢;不要惊醒他们……而且不到时候这扇门不会打开…… 蒂蒂尔 到什么时候?……要等很长时间吗?…… 光 不用!……只要那么几分钟…… 蒂蒂尔 回家你不高兴吗?……你怎么啦,光?……你脸色苍白,人家会说你病了。 光 没有什么,我的孩子……我有点难过,因为我要跟你们分手了…… 蒂蒂尔 跟我们分手?…… 光 不得不这样……我在这儿没有什么事了;一年过去了,仙女就要回来,问你要青鸟…… 蒂蒂尔 可是青鸟我还没有得着呢!……思念之土那只鸟全变黑了,未来王国那只鸟全变红了,夜宫那些鸟全死了,我没有逮着森林里那只鸟……这些鸟要么改变颜色,要么死了,要么飞走了,难道是我的错儿吗?……仙女会恼火吗?她会说什么?…… 光 我们已经尽力而为了……只能认为青鸟并不存在;或者是刚把它关在笼子里就会改变颜色…… 蒂蒂尔 鸟笼放在哪儿啦?…… 面包 在这儿,主人……这次艰难的长途旅行,全靠我勤加照看;今天我的差使要了结了,我把笼门关得好好的、原封不动地交还您手里,就象交给我时那样……(象一位演说家在演讲)现在,承蒙诸位好意,请允许我补充几句…… 火 没有请他演讲呀!…… 水 安静!…… 面包 一个卑鄙的仇敌、一个心怀嫉妒的对手,他恶意的打断……(提高声音)阻止不了我将义务履行到底……以诸位的名义…… 火 不要用我的名义……我自己有舌头!…… 面包 以诸位的名义,并怀着真诚的、深深的、持久的激动,我要向两位上帝的小选民告辞了,他们崇高的使命在今天结束。我怀着悲伤和依依的心情同他们告别,这是互尊互敬…… 蒂蒂尔 怎么?……你要跟我们告别?……你也要跟我们分手?…… 面包 唉!不得不这样……我要同你们分手,这是千真万确的了;不过这只是表面的分离,你们从此听不到我说话就是了…… 火 那并不是什么不幸!…… 水 别说话!…… 面包 (傲然地)这丝毫损害不了我……我刚才说,你们从此听不到我说话了,你们将看不到我会活动了……你们的眼睛将闭而不见物体隐秘的生命;但我总会在那儿,在面包箱里,在木板架上,在桌子上,在汤的旁边,我敢说,我是人最忠实的同席伙伴,最老的朋友…… 火 那么我呢?…… 光 得了,时间一分分的过去,我们回复沉默状态的时刻就要敲响……我们快点吻别孩子们吧…… 火 (冲上前)我先来,我先来!……(热烈抱吻两个孩子)再见,蒂蒂尔和米蒂尔!……再见,我亲爱的小家伙……你们需要让人生火时请想到我…… 米蒂尔 哎!哎!……他烧着我了!…… 蒂蒂尔 哎!哎!……他烫红了我的鼻子!…… 光 得了,火,节制一下您的激情吧……您不是在同壁炉打交道…… 水 真蠢!…… 面包 多没教养!…… 水 (走近两个孩子)孩子们,我温柔地跟你们吻别,不会弄痛你们的…… 火 小心,会弄湿你们一身!…… 水 我是多情温柔的;我对人类是善良的…… 火 那么淹死的人呢?…… 水 喜爱喷泉,倾听潺潺的流水吧……我总在那儿…… 火 她把一切都淹没了!…… 水 晚上,当你们坐在泉水边时——这儿的森林有不止一处——请竭力懂得泉水的诉说……我控制不住了……眼泪噎住了我,我说不下去了…… 火 一滴眼泪也没有!…… 水 你们看到水瓶的时候,请想到我……你们同样可以在大口水壶、喷水壶、水池和水龙头里找到我…… 糖 (天生的伪善,甜蜜蜜的样子)如果你们的记忆里还有一小块儿地方,那么请记着,我对你们总是甜蜜的……我不对你们多说了……眼泪同我的体质是不相容的,要是落在我的脚上,会使我受到伤害的…… 面包 象个耶稣会教士!…… 火 (尖叫)麦芽糖!水果糖!太妃糖!…… 蒂蒂尔 蒂莱特和蒂洛到哪儿去了?……他们在干吗?…… [与此同时,猫发出尖叫。 米蒂尔 (担心)蒂莱特在哭呢!……有人伤了她了!…… [猫奔入,毛发蓬松凌乱,衣衫撕破,拿手帕按住面颊,仿佛害了牙痛。她怒气冲冲地呻吟着,被狗紧追不舍,狗用头撞她,用拳头打她,用脚踢她。 狗 (打猫)给你一下!……够了吗?……还要吗?……给你!给你!给你!…… 光、蒂蒂尔、米蒂尔 (赶过去拉开)蒂洛!……你疯了?……真有你的!……下去!……有完没完!……真是少见!……住手!住手!…… [众人使劲拉开。 光 怎么回事?……出什么事了?…… 猫 (装哭,擦眼泪)光夫人,都是狗欺侮我……他骂我,把钉子搁到我汤里,他拉我的尾巴,他拼命打我,而我什么错儿也没有,全没有,全没有!…… 狗 (模仿地)全没有,全没有!……(嘲弄的手势,低声)无论如何你挨了揍,你挨了揍,好处还在后头,你还要挨揍!…… 米蒂尔 (搂着猫)我可怜的蒂莱特,告诉我你哪儿痛……我也要哭了!…… 光 (严厉地对狗)我们就要同这两个可怜的孩子分手了,这个时刻已经够令人心烦意乱,你却偏偏挑中这个时候让我们看到这种场面,你的行为就越加显得不光彩…… 狗 (突然醒悟过来)我们就要跟这两个可怜的孩子分手了吗?…… 光 是的,你知道时候快到了……我们就要回复到沉默中去……我们再也不能跟他们说话了…… 狗 (顿时发出真正绝望的悲号,投身到两个孩子怀里,热烈地抚摸他们,伴随着很大的响声)不,不!……我不想分手!……我不想分手!……我要永远会说话!……你是理解我心情的,我的小神仙,是不是?……是的,是的,是的!……要一直互相什么都能说,什么都能说!……我一定听话……我要学会念书写字,玩多米诺骨牌!……我会始终干干净净的……我再不到厨房里偷东西……你要我作出惊人的事情来吗?……你要我拥抱猫吗?…… 米蒂尔 (对猫)你呢,蒂莱特?……你一句话也不对我们说吗? 猫 (造作、令人捉摸不透)我爱你们俩,象你们应该得到的那样…… 光 现在轮到我了,孩子们,我给你们最后的一吻…… 蒂蒂尔和米蒂尔 (攥住光的长裙)不,不,不,光!……留下来同我们呆在一起吧!……爸爸不会说什么的……我们会对妈妈说,你很善良…… 光 唉!我不能留下来呀……我不能进这道门,我该离开你们了…… 蒂蒂尔 你一个人要到哪儿去?…… 光 离这儿不远,孩子们;就在那边的万物沉默之土…… 蒂蒂尔 不,不;我不让你走……我们俩同你一起去吧……我对妈妈说一声…… 光 别哭,我的好孩子……我不象水会发出声音;我只有人根本听不懂的光亮……但我要照拂人类,直到世界末日……你们别忘了,在每一缕散布空间的月光中,在每一丝微笑闪烁的星光里,在每一片喷薄而出的曙光中,在每一道点燃的灯光中,在你心灵美好明晰的思想闪光里,我都在跟你们说话……(墙后钟鸣八下)听!……时间到了……再见!……门打开了!……进去吧,进去吧,进去吧!…… [她将两个孩子推过去,那扇小门打开了一点,等两个孩子进去,便又关上了。面包偷偷拭去一滴眼泪,糖、水都哭泣着,他们飞快地奔逃,分别消失在左右两边的后台。狗在后台号啕痛哭。舞台一时间空无一人,布置成那堵墙和小门的背景从中间裂开,显露出最后一场的布景。 第十二场 睡 醒 布景同第一场相同,不过一切东西,包括墙、气氛,都显得更清新、更悦目、更欢快,象仙境一样无可比拟。日光从关闭的百叶窗的缝隙中畅快地透入。 在房间底部右方,蒂蒂尔和米蒂尔熟睡在他们的两张小床上。猫、狗和物件都在第一场仙女来到前的原位上。 蒂蒂尔母亲上场。 蒂蒂尔母亲 (半嗔半喜)起来,呃,起来!小懒鬼!……你们不害臊吗?……八点都敲过啦,太阳已经升到森林上面了!……天哪!他们睡得多香,睡得多香!……(俯身亲吻两个孩子)他们的脸蛋都红通通的……蒂蒂尔身上有熏衣草的香味,米蒂尔身上有铃兰的香味……(再亲吻孩子)孩子们多好呀!……不过他们总不能一直睡到晌午……不能把他们养成懒骨头……而且听说这对身体也不好……(轻轻地摇蒂蒂尔)喂,喂,蒂蒂尔…… 蒂蒂尔 (醒过来)怎么啦?……光呢?……她在哪儿?不,不,你不要走…… 蒂蒂尔母亲 光?……光当然在那儿……天早已亮了……百叶窗关着呢,外边同晌午一样亮了……等一下,我来把窗打开……(她把窗推开,炫目的日光照入房内)瞧!……你怎么啦?……象瞎子似的…… 蒂蒂尔 (揉眼睛)妈妈,妈妈!……是你呀!…… 蒂蒂尔母亲 当然是我……你当是谁了?…… 蒂蒂尔 是你……对,就是你!…… 蒂蒂尔母亲 可不,就是我……昨儿晚上我的脸并没有变……干吗象看怪物那样瞪着我?……难道我的鼻子翻了个儿?…… 蒂蒂尔 噢!再见到你多高兴呀!……分开这么久了,这么久了!……我要马上亲亲你……再亲一下,再亲一下,再亲一下!……这真是我的床!……我在家里! 蒂蒂尔母亲 你怎么啦?……你还没醒过来吗?……你大概病了吧?……来,伸出你的舌头……得了,起来吧,穿上衣服…… 蒂蒂尔 咦!我穿着汗衫!…… 蒂蒂尔母亲 你当然穿着汗衫……穿上裤子和上衣吧……衣服都放在椅子上…… 蒂蒂尔 我旅行时就穿着这些吗?…… 蒂蒂尔母亲 什么旅行?…… 蒂蒂尔 就是去年…… 蒂蒂尔母亲 去年?…… 蒂蒂尔 是呀!……圣诞节那天我走的…… 蒂蒂尔母亲 什么你走了?……你没离开过房间……我是昨晚让你睡下的,今天早上你还在床上……你是在做梦吧?…… 蒂蒂尔 你怎么不明白!……我同米蒂尔、仙女、光一块儿走的时候是去年……光非常好!还有面包、糖、水、火。他们老是打架……你不是生气吧?……你没有太伤心吧?……爸爸他说什么呢?……我不能拒绝呀……我留了一个纸条作解释…… 蒂蒂尔母亲 你在胡说些什么?……你准是病了,要么你还没醒……(她爱抚地摇摇他)喂,你醒醒呀……呃,好点没有?…… 蒂蒂尔 妈妈,我敢说……是你没睡醒呢…… 蒂蒂尔母亲 怎么?我还没睡醒?……我六点就起来了……我把家务事都收拾完了,还生着了火…… 蒂蒂尔 你问问米蒂尔是不是真事……啊!我们经历了好多次冒险呢!…… 蒂蒂尔母亲 什么,米蒂尔?……怎么回事?…… 蒂蒂尔 她同我一起走的……我们看见爷爷和奶奶了…… 蒂蒂尔母亲 (越来越发楞)爷爷和奶奶?…… 蒂蒂尔 是呀,在思念之土……那是在路上……他们死了,但他们身体很好……奶奶给我们做了好吃的李子馅饼……还有我的小兄弟姐妹罗贝尔、让、他的陀螺、玛德莱娜、皮艾蕾特、波莉娜和丽盖特…… 米蒂尔 丽盖特是爬着走路的!…… 蒂蒂尔 波莉娜鼻子上还有那个疱…… 米蒂尔 我们在昨儿晚上还看见过你呢。 蒂蒂尔母亲 昨儿晚上?这没有什么奇怪的,因为是我招呼你睡下的。 蒂蒂尔 不,不,是在幸福之园,你比现在要好看,但模样还是差不多的…… 蒂蒂尔母亲 幸福之园?我可不认识…… 蒂蒂尔 (注视她,然后抱吻她)是的,你比现在要好看,但我更爱你这样…… 米蒂尔 (也抱吻她)我也是,我也是…… 蒂蒂尔母亲 (感动,但非常不安)我的上帝!他们怎么啦?……我又要失去他俩了,就象先前失去的那样!……(忽然惊惶地喊起来)蒂蒂尔爸爸!蒂蒂尔爸爸!……你来呀!孩子们病啦!…… [蒂蒂尔父亲上场,手拿斧头,十分平静。 蒂蒂尔父亲 什么事?…… 蒂蒂尔和米蒂尔 (快乐地跑过去抱吻父亲)哎,爸爸!……是爸爸!……你好,爸爸!……这一年你干了很多活儿吗?…… 蒂蒂尔父亲 什么?……怎么回事?……他们不象生病的样子;他俩气色非常好…… 蒂蒂尔母亲 (眼泪汪汪)不能光看这个……会象早先那些孩子一样……他们的气色直到末了也是很好的;上帝后来就把他们夺走了……我不知道他俩怎么回事……昨儿晚上我招呼他俩睡下时还非常安定;可今儿早上醒来的时候,瞧,一切都不对了……他们简直不知说些什么;他俩说什么旅行来着……他们看到了光呀、爷爷呀、奶奶呀,又说爷爷奶奶虽然死了,但身体可好啦…… 蒂蒂尔 爷爷仍然套着他的木腿…… 米蒂尔 奶奶仍然有风湿痛…… 蒂蒂尔母亲 你听见了吗?……快去叫医生来!…… 蒂蒂尔父亲 不用,不用……他俩又不是快要死……呃,我们来看看……(有人敲门)请进! [女邻居小老太婆上场,她活象第一幕中的仙女,拄着一根拐杖。 女邻居 早上好,节日好! 蒂蒂尔 是贝丽吕娜仙女呀!…… 女邻居 我来问你们讨一点火种去烧过节的炖牛肉……今儿早上冷得够戗……早上好,孩子们,你们好呀?…… 蒂蒂尔 贝丽吕娜仙女太太,我没有找到青鸟…… 女邻居 他说什么?…… 蒂蒂尔母亲 问我也没用,贝兰戈太太……他俩简直不知说些什么……醒来就这样……大概是吃了什么不合适的东西了…… 女邻居 喂,蒂蒂尔,你认不得贝兰戈大妈,你的邻居贝兰戈吗?…… 蒂蒂尔 认得,太太……您是贝丽吕娜仙女……您不生气吧?…… 女邻居 贝丽……什么? 蒂蒂尔 贝丽吕娜。 女邻居 贝兰戈,你是想说贝兰戈吧…… 蒂蒂尔 贝丽吕娜,贝兰戈,随您的便,太太,……米蒂尔知道得可清楚啦…… 蒂蒂尔母亲 那就更糟糕,米蒂尔也这样…… 蒂蒂尔父亲 不要紧,不要紧!……一会儿会过去的;我来打他们几个耳光…… 女邻居 让他们去,用不着打……我知道怎么回事;只不过受到点梦的影响……他俩大概睡在月光下……我那个病病歪歪的小姑娘常常会这样…… 蒂蒂尔母亲 对了,你的小姑娘身体怎么样啦? 女邻居 马马虎虎……还不能起床……医生说是神经性毛病……我可知道什么能治好她……今儿早上她还问我来着,她要过圣诞节;她老想着这个…… 蒂蒂尔母亲 对,我知道,她总要蒂蒂尔的鸟儿……喂,蒂蒂尔,你总该把鸟儿送给这可怜的小姑娘了吧?…… 蒂蒂尔 送什么,妈妈?…… 蒂蒂尔母亲 送你的鸟儿……你现在都不管这鸟儿了……连看都不看……小姑娘想要想了这样长时候,都要想死了!…… 蒂蒂尔 嗨,真的,我的鸟儿……鸟在哪儿?……啊!鸟笼在这儿!……米蒂尔,你看见鸟笼了吗?……就是面包提着的那一只……是的,是的,就是这一只;可是只有一只鸟儿了……难道他吃了另一只?……瞧!瞧!……是只青鸟!……可是那是我的斑鸠呀!……不过这鸟比我走时颜色更青!……这一定就是我们要寻找的那只青鸟!……我们走了那么远的路,鸟儿就在这儿!……啊!真妙呀!……米蒂尔,你看清这鸟儿吗?……光会怎么说呢?……我去把鸟笼取下来……(他爬上椅子,取下鸟笼,递给女邻居)拿去,贝兰戈太太……这鸟颜色还没有完全变青;您往后瞧吧,它会全变青的……快拿去给您的小姑娘吧…… 女邻居 当真?……你就这样白白地送给我吗?……天呀!她会多高兴呀!……(抱吻蒂蒂尔)我得亲亲你!……我走了!……我走了!…… 蒂蒂尔 好,好,快走吧……有的鸟儿会改变颜色…… 女邻居 她说什么我回头来告诉你们…… [女邻居下场。 蒂蒂尔 (长时间环顾四周)爸爸,妈妈;你们在家干什么来着?……房里没变样,但漂亮多了…… 蒂蒂尔父亲 怎么,好看多了吗?…… 蒂蒂尔 是的,全都粉刷过了,全换上新的,什么都闪闪发亮,非常干净……去年可不是这样的…… 蒂蒂尔父亲 去年?…… 蒂蒂尔 (走到窗前)看看这座森林!……多大多美呀!……仿佛刚长出来似的!……在这儿多么幸福呀!……(走去打开面包箱)面包在哪儿?……瞧,面包多安静呀……还有,这儿是蒂洛!……你好,蒂洛,蒂洛!……啊!你搏斗得真出色!……你还记得森林里那一仗吗?…… 米蒂尔 蒂莱特呢?……她认得我,可她不会说话了…… 蒂蒂尔 面包先生……(摸额角)咦,我的钻石没了!谁拿走了我的小绿帽?……算了!我再也不需要了……啊!火!……他多好!……他笑得哔剥作响,惹得水要发狂……(跑到水龙头那儿)水呢?……你好,水!……她说什么?……她还在说话,但我不象以前那样,听不懂她的话了…… 米蒂尔 我没有看到糖…… 蒂蒂尔 天呀,我真开心,开心,开心!…… 米蒂尔 我也开心,我也开心!…… 蒂蒂尔母亲 他们俩这样转来转去干什么?…… 蒂蒂尔父亲 不用管他们,别担心……他俩这样觉得开心…… 蒂蒂尔 我呀,我尤其喜欢光……她的灯放在哪儿?……能把灯点着吗?……(环视四周)天哪,一切多美呀,我真高兴!…… [有人敲门。 蒂蒂尔父亲 请进!…… [女邻居上场,牵着一个小姑娘,金黄头发,美貌出众,紧抱着蒂蒂尔的斑鸠。 女邻居 你们看,真是奇迹!…… 蒂蒂尔母亲 真想不到!……她能走路了?…… 女邻居 走路!……简直是在跑呢,在跳呢,在飞呢!……她一看见鸟儿就跳了起来,这样一蹦,就到了窗前,想凑着亮光看清是不是蒂蒂尔的斑鸠……以后嘛,嗨!……就象天使飞到了街上……我好不容易才跟上了她…… 蒂蒂尔 (惊讶地走过去)噢!她长得多象光呀!…… 米蒂尔 她要小得多…… 蒂蒂尔 那当然!……不过她会长大的…… 女邻居 他们说些什么?……还没有恢复正常吗?…… 蒂蒂尔母亲 好些了,就会过去的……吃过饭以后就不会这样了…… 女邻居 (把小姑娘推到蒂蒂尔怀里)去,孩子,去谢谢蒂蒂尔…… [蒂蒂尔突然一惊,退了一步。 蒂蒂尔母亲 喂,蒂蒂尔,你怎么啦?……你怕这个小姑娘?……来,亲亲她……好好给她一个吻……还要好一点的……你平时是不害羞的!……再来一个!……你怎么啦?……你好象要哭了…… [蒂蒂尔笨拙地抱吻过小姑娘以后,有一忽儿伫立在她面前,两个孩子相对而视,一言不发;然后,蒂蒂尔抚摸着鸟儿的头。 蒂蒂尔 鸟儿够青了吗?…… 小姑娘 够青了,我很喜欢…… 蒂蒂尔 我看见过颜色更青的……纯青纯青,你要知道,怎么逮也逮不着。 小姑娘 没有关系,这只鸟够漂亮的了…… 蒂蒂尔 这只鸟吃过东西吗?…… 小姑娘 还没有……它吃什么?…… 蒂蒂尔 什么都吃,麦子呀、面包呀、玉米呀、知了呀…… 小姑娘 你说,它怎么吃的?…… 蒂蒂尔 用嘴吃,你会看到的,我来叫它吃给你看…… [他要从小姑娘手里接过鸟来,小姑娘本能地不肯,他们正在你推我拉,斑鸠趁机挣脱,腾空而去。 小姑娘 (发出绝望的喊声)妈妈!……鸟儿飞走了!…… [她号啕大哭。 蒂蒂尔 没有关系……别哭……我会抓回来的……(走到前台,对观众)如果有谁抓到了,愿意还给我们吗?……我们为了将来的幸福非要它不可…… [幕落。 ——剧终

章节目录

青岛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文学大全只为原作者[比]莫里斯?梅特林克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比]莫里斯?梅特林克并收藏青岛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