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十一话音一落,就见一人站了起来,那人原本是跟其他江湖客一起,坐在台下跟众人一起吃吃喝喝,毫不起眼的,但是现在他一站起来,场中的气氛就全变了。

他立刻超越了剑十一,成为了场中焦点。

他揭掉了帽子以及脸上一圈假的络腮胡,虽然已经二十年过去了,但剑十一又怎可能忘记这张脸,这人便是李元赫了。

李元赫今天不得不来,如果他不来,剑十一就会将他的身份公之于众,到时候他将无处可逃,可以说,剑十一这一招杀手锏,掐住了他的命门。

李元赫这次居然没有戴面具,而是以真面目出现在众人眼前,他这么做,估计也是有着他自己的用意吧。

李元赫来到台上,与剑十一对坐。

“别来无恙。”

剑十一冷哼道:“无恙?我额头上的这道疤还有我瞎掉的这一只眼可都是拜你所赐,你觉得这是无恙?”

面对两次差点要了自己性命的仇人,剑十一眼中怒火金光,反观李元赫的表情则很坦然。

桌上有酒,李元赫随手拿起,倒酒,饮尽。

“你备下这么好的美酒,自己不打算喝?”

吴昊叮嘱过剑十一,厨工很可能都已经不再是他的人了,本来剑十一还有些心存怀疑的,但是现在,他再也不怀疑了,因为事情已经很明显了,试问,像李元赫这样的人,若非已经掌握了全局,怎么可能这么大意,上来就喝别人的东西。

既然大局现在已经被李元赫掌握了,那剑十一就只能步步为营了。

剑十一道:“本来这酒是我准备自己慢慢品的,但是,看到你我就没了兴趣,我没兴趣跟你一起喝酒,你就自己慢慢喝个够好了。”

李元赫楞了一下,对于剑十一的这个回答,他颇感意外,剑十一不肯喝酒,李元赫原本轻松的脸色,不由有些凝重了。

剑十一道:“知道我今天为什么要约你见面么?”

李元赫道:“你派人送给我的那封,我父皇的亲笔书信不是已经写的明明白白的吗,父皇已经与我冰释前嫌,想邀我一起共襄大举。”

剑十一道:“咱们还是都别再装糊涂好了,你很清楚我今天到底想做什么,而你想做什么,我同样也清楚。”

李元赫本来还想再说一句‘你的话我听不太明白’的,但是,当他接触到剑十一的眼神时,就明白,剑十一是认真的。

李元赫的眼神更加凝重了:“看来你是得到了高人的指点啊。”

剑十一道:“何以见得?”

李元赫冷笑道:“你的脑子能装多少计谋,我一只手都能数过来,若非有人提点你,刚才你就该跟我一起喝酒的。”

若是剑十一没有得到吴昊的提点,刚才他的确就会喝酒,然后,就会如吴昊所说,他今天就会死定了。

剑十一虽然面上还能镇定如常,但实则心里已经完全没底,吴昊让他按照他自己的原计划进行,可如今这种情况,他实在不知还能怎么进行。

李元赫道:“我问你,除掉我,真是我父皇自己的意思吗?”

剑十一道:“这点你自己心里应该比谁都清楚吧。”

李元赫的眼中也顿时怒意满满,他恨声道:“他果然是越老越顽固,在他眼里,永远都只把李建成那个不成器的废物当宝,就算李建成死了,他也非要把皇位传给跟李建成一样不成器的那个废物孙子才满意,既然他如此轻视我,那我也确实不必对他有什么负罪愧疚了。”

剑十一眼神一惊,果然吴昊又猜对了,李元赫果然是要对太上皇先下手为强。

剑十一在心里默默的叹息了一声,虽然不愿意承认,可也不得不承认,吴昊没有说错,他自以为自己这些年变聪明了,懂得权谋之术了,但实际上,他连权谋的皮毛都没有摸到,他自以为高明的每一步,其实都被吴昊算的死死的。

李元赫对剑十一道:“既然你有高人指点过了,那我们就摊开说好了。”

剑十一一扬眉:“可以,你先说。”

原本是打算把李元赫当瓮中鳖来折磨的,但是现在剑十一连先开口的底气都没有了。

李元赫道:“当年一开始我是真心想找你合作,并没有想要杀你,但是最后我改主意了,这并不是我的错,而是,你自己年少不懂事,提了你不该提的要求,所以,我不得不对你下手。”

剑十一冷哼道:“你还有胆提当年的事,看来你真的是底气很足啊。”

李元赫道:“这是自然,我敢上台来见你,自然是有我的底气资本的,所以我有个建议。”

剑十一道:“什么建议?”

李元赫道:“当年的事情咱们就一笔勾销好了,我知道现在漕帮是你在主事,漕帮以后以后还是你的,但是你得归我,咱们再重新合作一次,等到事成之后,我父皇承诺给你的好处,我一丝一毫都不会少你的,怎么样?”

剑十一冷笑道:“你好像已经吃定我了。”

李元赫满口道:“相信我,这对你绝对是最好的选择,而且,你也已经没有了别的选择。”

剑十一的心里暗忖,他现在其实有两个选择,一就是听李元赫的,归顺李元赫,二就是听吴昊的,继续坚持自己一开始的计划,杀李元赫。

他只犹豫了一小会,就做出了自己的选择:“不,我还可以选择杀你。”

他决定相信吴昊一次,他之所以这么决定,是因为他很清楚,虽然刺瞎自己眼睛的吴昊也不一定可信,但李元赫就一定不可信。

李元赫故作无奈:“我本将心向明月,奈何……罢了,罢了,既然如此,那我也只能学孔明,挥泪斩马谡了。”

剑十一猛的一砸桌子:“都给我动手!”

台下的数百江湖客全都霍然起身,那个给剑十一带信的小二哥也跟其他帮工一起亮出了手中的家伙,后面负责做菜的那些厨工也在伙头的带领下,扔掉了手中的锅碗瓢盆,从切菜的桌台下以及装菜的箩筐里取出了兵器,向前台赶了过来。

他们全都朝着剑十一而去,看架势是要给自己的主人助阵,然而,不等他们靠近,剑十一就一招剑扫秋叶,将冲在最前面的几个厨工扫掉了脑袋。

伙头跟剩余的厨工看着血如冲泉的无头尸体,全都骇然了。

剑十一厉吼道:“背叛我的狗,都得死!”

厨工骇然过后,冷笑道:“想不到居然被你看穿了,这倒真是叫人意外的很,不过大哥,就算你看穿了又如何,今天你也一样得死,既然这样,你何不学一学项羽,把头送给我这个做兄弟的,让兄弟我换一生富贵,岂不也是一番佳话。”

喜欢长安街探案请大家收藏:()长安街探案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长安街探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文学大全只为原作者虞姬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虞姬并收藏长安街探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