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后,惊蛰又兴奋的约我一起死我说:“别着急,等我六十年。”

“怎么了?”

“这一世我要活在当下。”

“好吧,六十年很快,但咱们俩话可说在前头,师父你不能骗我,要把我在长生令里写的帅气点!”惊蛰耸耸肩。

瞧着他认真的眼神,我哈哈大笑,一跃而起,长生令在手,忽然一道光芒,天授锦袍,我便化长生大帝。

在回日本之前,惊蛰随我去了华夏的各个角落,有土地爷的帮助,找一个人很容易。

我化作一名算命先生,坐在昆明大学的不远处,摆着一张桌子,惊蛰充当负责拎东西的小道童,待一位女孩儿垂头丧气的在我面前经过。

我摇头叹息:“唉,大好的姻缘,只因为来早了一世。”

“你说什么?”

“实不相瞒,姑娘,你感情恐怕遇到了问题,天降姻缘,却生不逢时,这样吧,你让我卜一卦,不准不要钱。”

女孩儿坐了下来,问我该怎么批?我问:“姓名?”

“水洛莎依。”

“名字有点长啊。”

“你到底算不算!”女孩儿也来了脾气。

“算算,我算卦有个毛病,这样吧,你先说说你的梦想是什么!”我笑道。

“我…,我一直都想当个画家,喂!你到底算卦的还是泡妞的?”说到一半,她忽然反应过来,抬手恰巧碰到我的眼镜与伪装,在即将显露真容的前夕,我赶忙拉着卫惊蛰一路狂飙。

“师父,你这是干什么,难道挑选媳妇么?爱一个人不应该从一而终么?”惊蛰疑惑的问。

“闭嘴,你懂什么。”

“我怎么不懂,我要九生九世,生生世世做你姑父!”他认真道。

“屁,你信不信我下辈子让你做个女人!”

“做女人怎么了,那就做你姑奶奶!”

“小兔崽子,我整不了你了是吧!”

抬手就要打,卫惊蛰笑着说:“错了错了,下一个找谁?”

“找夏玲珑,不过得躲着点张大宝,然后你随我一起去阎罗殿,想办法把大师兄的一缕转世人魂抽出来,再找二师兄、大胆、高虎、每一个我曾经打过交道的朋友,然后再去天庭让太白金星使绊子把程胖子贬下凡,办完了事情以后,咱俩去八玄幽都。”

“带家伙去?”

“不带,溜进去找阿莲,把她拐回来。”

惊蛰不理解,就问我为什么不带家伙去?

我自信道:“你知不知道什么叫做价值关系?不化骨是邪,我是正,有正则有邪,如果邪没了,你认为还会有正么?”

“当然有。”

“有个屁,天庭是统治者的产物,他说你是正,你就是正,他说你是邪,你就是邪,所以,正邪永远不会消失。但只要不化骨还在,我就是永远的长生大帝,其实,我相信不化骨也会懂这个道理。”

“那师父是什么意思?”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两条平行线而已,他不会傻到来找我,别忘了李远山是怎么被镇的,六圣齐出,这天底下没有人能够逃脱。”我认真道。

我自信能看破,能说破,其实都是大家心照不宣的话而已。

伸了一个懒腰,把水洛莎依的梦想写进了长生令。

见夏玲珑还是比较受到波折,因为他真的与“大宝”成亲了!

那日,我还是化作算命先生,因为转生的缘故,混沌蝶血脉的排斥很淡,但同样她也是有着一定的感受。

待我问起她的梦想与遗憾,夏玲珑告诉我,她只想安安稳稳的度过余生,不考虑其他。

在张大宝赶来的前夕,我拉着卫惊蛰又跑了。

随后在长生令中写了四个字“家庭妇女”。

随后我又一路打听去了山东某个小山村,赵大胆扛着七袋大米往家走,身后跟着几名商贩。

“大爷,还没给钱呢!”

“什么钱?”

“大米钱!”

“你大米在我家地里种的,我给什么钱?”

“可是,那地我已经承包了。”

“你承包地,承包水了么?打井不是用我们家地下水么?还有,你承包了春风、阳光、雨水、大雪、空气、蚂蚱、扑了蛾子么?告诉你,老子就吃定你们了,你要是再敢多说一句,老子拆碎你们的骨头!次奥,报警去吧,警察来了我就给钱,警察走了,老子去你家吃喝,霍霍你媳妇!”

一大群的商贩敢怒不敢言,后来,我拦在路边,笑着问他:“我是算命先生,你的梦想是什么?”

“梦想尼玛币,你大胆爷爷这辈子就烦的就是你们这帮骗子,滚不滚?不滚我打你啊?”

虽然知道他就这个操行,可仍然气的我一句话说不出来,但我也没与他争执,只是转过身在长生令上写下:“算命先生,哑相派!”玛德,下辈子不让你开口,就让你当个算命先生。

在回到日本之前,我见过了所有曾经熟悉的亲朋好友,将他们的心愿一一写在了长生令。

包括二师兄这辈子只想当个古董鉴定商,白伍相当一名水手,水洛莎依想做画家,胡仙姑相当大夫,大师兄我记得他说过,自己也想当一名老师。

至于程胖子,因为还没撞见他,我擅自做主给他写下了愿望清单“婚介所”,嗯,以后下一辈子的“非诚勿扰”栏目要交给他主持!

处理完了所有的事情,将开天神斧藏匿在了昆仑山。

带着卫惊蛰头也不回的离开华夏。

诗雨恢复了记忆,但在他的眼里,我就是她喜欢的张大宝。

靠着九菊一派的钱财放肆挥霍,我们一起度过了很美好的岁月。

后来,当有了娃娃,我忽然觉得应该做点什么。

于是,我找到已经炼出金丹的松井建安与八岐大蛇一起叫到一起开会。

我说:“咱们成立一个地球保护组织,叫上九菊一派的所有术士,外出恢复风水。”

“开什么玩笑,我们不赚钱了?”松井建安抗拒。

我说:“反对无效,一会儿让他们拿钱,不要多,先来十个亿!不拿钱,我就把京东六芒星给你破了!”

“你这是欺负人。”

“就是欺负你,拿钱啊,对了有时间我还打算去趟北极。”

“去那儿干什么?”惊蛰问。

我说:“不要忘了,东皇太一还在,地球环保组织这么好的事情,不带着他们怎么行?”

“玉帝说过,已经准许东皇太一划下妖界。”他说。

“没用,在凡间都得听我长生大帝的。”我直接反驳掉。

“你开心就好,谁让你是师父呢?”他耸耸肩。

会议结束,又讹了九菊一派十个亿,没办法,我就是仗势欺人,你能把我怎么样?

心情愉快,悠悠荡荡的回到山谷里的小屋,结果,一只大青牛把我新种的青草全给吃了!

还未等我表示不满,青牛哼道:“你瞅啥瞅?你儿子骑了我那么多年,我吃你点草咋地!”

脑子嗡一下,青牛、忘北、老君!

想到三者的关系,哪还顾得上啊,赶忙冲进了房间。

一位穿着布衣的少年背着一把长笛,诗雨以及我们的女儿在一旁玩耍。

他回头道:“父亲,好久不见。”

“忘北!你长这么大了!”

“这是我妹妹吧?很可爱。”他微笑道。

“嗯,他叫天琪。”

诗雨神情疑惑,但也没说什么,只是领着天琪回到了房间。

忘北已经长大了,他很成熟,而他待给我的感受是深不可测的,没错,他是这天下间除了我以外,第二个拥有七彩混沌蝶血脉的人。

我再次疑惑的问:“你不是随道祖修行么,怎么来了?”

忘北笑道:“父亲,道祖传孩儿道德真经下卷,共七十二篇,命孩儿回到凡间教化百姓。”

忘北回来绝对不是那么简单,所以,我能想到的只有一个理由,我反问道:“新的传承之争又要开始了?”

“是的,痴佛已经成功化掉佛魔,西方三圣封住痴佛修为,让他回到凡间,传授度魔经,宣扬佛法教义,度化六道众生。”

“算了,那是你们的之间的事情,与我无关,佛也好,道也好,只要劝人向善,谁的传承又有什么重要的?大家萝卜青菜,爱吃什么吃什么,你喝茶,总不能说咖啡不好吧。”我耸耸肩。

“父亲真的不打算出山么?”忘北又问。

我把长生令亮出来:“看着没有,一大堆的愿望没实现呢,等我转世轮回后,会失去记忆,但我已经把开天神斧放在昆仑山,如果遇到难以解决的麻烦,你有我血脉,自然可去取斧杀敌。”

“谢谢父亲。”

我走向茅屋,摆摆手:“走吧走吧,记住当年我教你的三招!”

忘北双手抱拳,恭恭敬敬的对我鞠躬,之后,他化作青烟消失不见了。

等回到房间以后,诗雨走过来看着我。

我说:“你都听见了?”

“嗯。”她点点头。

我深吸口气,闭目平复着情绪,几百年来的过往宛如电影片段般闪烁,当稳定了情绪以后,我说:“我亏欠了太多的人,只能把自己硬生生的劈开才可以弥补。”

“我只想知道这辈子你最爱的人是不是我?”诗雨特认真的问我。

“当然,你是的妻子!”

“那就好,来生的事情我不想管,今生你是天琪的爸爸,是我的丈夫,这就够了!”

心里感动万千,不过,人生本该如此。

长生大帝心意长存,三十三天神灵罗布。

挥起心剑斩断红尘,自此归凡不做神仙。

快活似神仙,但神仙真的快活么?

最起码我是凡人,可我觉得自己真的很快乐。

………

自从环保组织成立以后,效果非常显著,凛冬的天空看到了青天,初春的季节有着绿草鲜花,盛夏果实累累,秋日金黄麦田。

奇门术士全部出动的效果,可要比执法部门强太多了。

而我也在一点点实现今生的价值与理想,偶尔会在长生令上写下大家的名字,为每个人排列出因因果果。

当轮到我自己的时候,我觉得做什么好呢?

思来想去,既然长生令是用来排因果宿命,那在下辈子我就当作者吧,用三寸笔锋,写悲欢离合,恩怨情仇,当然了,不喜欢谁,我也可以写死他,难道不是么?

全书完!

喜欢民间风水奇谭请大家收藏:()民间风水奇谭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民间风水奇谭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文学大全只为原作者张自道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张自道并收藏民间风水奇谭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