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无情是真的穷途末路了,零号与我相互妥协,绝无情的计划完全失败,回去之后,必定要受零号的惩戒,不要说五大队总首领之位保不住,能不能保住命,还是两说,所以他这番举动,就是要拼个同归于尽!

与零号、与我陈家拼个同归于尽!

大老板是坚定不移的倒陈派,绝无情杀了零号,零号死在了陈家的地盘上,大老板上位之后,要是将零号之死,强行嫁祸祸给陈家,那陈家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如此,绝无情自己虽死,却也拉了零号和陈家做垫背,解了心头之恨!

此人,好生恶毒!

真是杀人可恕,情理难容!

再看浑天成,他已经默然无语,只是他的目光闪烁不已,显然也是动心了。

绝无情的手,越捏越紧,零号开始两眼翻白,满脸涨红。

我盯着绝无情,心中已然动了杀机。

灭了这个狼心狗肺的权力机器,救下零号,零号欠我一条命,我走之后,陈家村的安危,将会更有保障。

不过,浑天成也是害群之马,留下他,贻害无穷!

“浑天成!”我冷冷道:“绝无情要以下犯上,你不管吗?”

浑天成摇摇头道:“我跟他一样的级别,我管不住。”

“杀!”

绝无情突然目眦尽裂,大喝一声,就在此时,我将手一招,逍遥游之大周天步!

过来吧!

绝无情身子如倒飞般疾驰而来,瞬间已是到了我的跟前,我的手就捏在他的后颈,低声道:“绝无情,陈弘生,从今而后,你我之间的恩恩怨怨再也没有了,我会永远记住伏牛山中的那个陈弘生,与华明、紫冠道人并肩作战的陈弘生,而不是后来的权力机器绝无情。”

“咔嚓!”

说完这段话,我手上劲力轻吐,绝无情的颈椎处传来一声脆响,脑袋歪歪扭扭的垂了下去。

“陈元方……”

绝无情瞪大了眼睛,喃喃说出这三个字,便再无声息了。

那鹰一样的眼睛中,紧缩的瞳孔,渐渐变大,终究成为虚无。

一代枭雄,就此陨落!

无论是绝无情,还是陈弘生,都去往来世了……

“啊!”

老妹突然发出一声尖叫,我的心都是一揪!

这一刻,我突然异常难受!

想哭,想吐!

想要歇斯底里嘶吼一声!

人在江湖,身不由己,此时此刻,我的体会竟然是如此清晰!

杀人,当真不好受,但我却不得不杀人!

“陈,陈元方,你,你——”

浑天成惊恐地叫了起来,我抬起头,环视诸人,就连我们这边的人,也都脸色难看至极。

零号还在咳嗽,伏着身子咳嗽,旁边有人在给他捶背,他一把推开,咳嗽的肺都像是要爆炸了。

我嘿然看向浑天成,将手一招,道:“你也过来!”

浑天成在惨叫声中,不由自主地被我以大周天步拉到了近前,惊恐道:“你,你想干什么?”

我冷冷道:“绝无情已经死了,你还想独活吗?”

“你,你不——”

浑天成的话还没有说完,我的手便再次用力!

“咔!”

一声脆响,浑天成的脖子,也断了。

“反了!反了!”

九大队的人叫了起来。

刚才绝无情以下犯上,我杀了他,五大队没人吭声,但浑天成不同。

他的人,全都叫嚷起来。

“谁敢上前!”

望月挺身而出,四只眸子睥睨众人,冷冷道:“我师父义不杀人,刚才那两个,是畜生!谁敢为畜生言语,也为畜生,杀无赦!”

陈汉名、曾子仲、表哥、木仙等众也纷纷准备动手。

九大队诸人悚然动容。

“安静!”

我以森冷的目光望向九大队诸人,道:“浑天成与绝无情密谋以下犯上,被我诛除,你们哪个是他们的同伙?站出来!”

没有人动。

场中一片静默。

“走吧!”

零号站直了身子,冷漠地看了看地上绝无情和浑天成的尸体,道:“绝无情和浑天成以下犯上,图谋作乱,你们没一人敢上来帮忙,陈元方正当防卫,为民除害,没有罪过。带上他们的尸体,走!”

“是。”

众人默默抬起了绝无情和浑天成的尸体,颓然而去。

零号临走时,又回望我一眼,道:“陈元方,我的要求,你若做不到,可就……”

后面的话,他没有再说,而是转身离去。

我自然能懂他的意思。

“杀得好!杀得好!”

老舅叫了起来。

曾子仲点头道:“这两个狼子野心的东西不除掉,继续执掌庙堂,术界不会有安宁的!”

张熙岳道:“元方是菩萨心肠,霹雳手段啊,我辈不及,远远不及。”

“可是那个零号,他就这么走了?”陈汉达道:“绝无情和浑天成就这么白死了?”

“这是权力斗争的结局。”

我道:“这场权力的角逐围绕天书而进行,天书拿不到手,大老板和二老板都输了,只有零号是最终胜利者。所以他放过我,绝无情要跟他同归于尽,未必不是大老板的授意,浑天成站错了队,两人都是必死无疑,零号回去之日,便是大老板和二老板垮台之时,我只不过成了零号杀人的刀。可是,我若是不做这把刀,陈家村的安危由谁来照管?大老板和二老板不会放过他们的,即便是我走了,陈家村也不会安宁。接下来的事情,就好办多了,咱们按部就班走吧。”

二叔道:“他们派来陈家村的人,会不会还在?”

陈汉名道:“我已经派人去看了,正如元方所说,这是一场以天书为核心的权力角逐,零号胜利了,就绝不会再留恋咱们这里,而是要迅速回到权力的核心,我想他应该会彻彻底底离开的。”

“那神相令呢?”木仙道:“那个零号说要解散神相令,怎么办?”

“这个令牌……”

我将神相令握在手中,缓缓摩挲着,道:“术界最大的邪教血金乌之宫已经不复存在,其余恶势力也被晦极铲除,想必会安宁很长时间。但是,这世间,有黑就有白,有好就有坏,邪教恶徒会层出不穷的,血金乌之宫覆灭了,还会有第二个大的邪教崛起!这个神相令,我想留下来,当我不在人世时,将它交给我的继承人,希望令下诸门诸派,能感念我曾经的苦劳,帮助他,共同维护这一片清平术界!”

元媛道:“哥,你不在人世是什么意思?”

我笑道:“你马上就会知道的,放心,不是你想象的那样。”

“神相!”张池农突然叫了起来:“你的继承人又是谁?”

“你也会知道的。”我道:“我看你就很不错,有朝一日,我的继承人和你到一处了,请你千万不要冷落了他。”

“我一定竭力相助!”池农攥着拳头,激动地满脸通红。

“诸位!”我大声道:“走吧,到公中大院,当着所有天下同门的面,做一个了断!”

是该要了断了。

所有的一切,都尘埃落定了。

只要我离开这个世界,带着我的人,离开这个世界,所有的一切,便都尘埃落定了。

神相,只是昙花一现的传说,人们会遗忘这里发生的一切,也会永远记在心里。

是夜,大风裹卷天地!

陈家村从来都没有出现过如此剧烈的风!

一夜之间,所有的花,全部凋零,所有的叶,全部落尽!

只是在次日,天又好的出奇,千里无云,阳光灿烂。

我们一行人,在守成和尚的陪同下,于这日下午,递次到了项山寺。

三爷爷在那里已经等候多时。

只是我们的人太多,项山寺几乎已经容纳不下。

守成和尚再次大显神威,叫上徒弟徒孙们,一起施展手段,流水席似的烹出一桌又一桌的素斋。

吃到最后,宾主尽欢之际,我咬着一块素鸡,突然心中一动,拉过守成和尚叫道:“大师忒不老实,你这菜究竟是素菜还是肉菜?为什么素鸡吃出了肉鸡的味道?”

“哈哈哈!”守成和尚大笑道:“元神,这道菜可不是贫僧做的!项山寺的大小和尚们,没人敢杀鸡。”

“那这菜是谁做的?”

“你猜?”

“我可猜不出来。”

二叔叫道:“这大秃驴肯定在后院藏了女人!”

老舅也起哄道:“对,我也是这么想的!”

“哎呀!”守成和尚也叫道:“你们猜对了!”

我一愣,道:“真藏了女人?”

“这女人,元神可是认识的。”守成和尚笑眯眯道:“人家特意为了你来做的饭,你猜猜是谁?”

“特意为了他?”木仙和阿秀都把目光移了过来。

“是江灵姐姐!”老妹叫道。

奶奶笑道:“我看不是,江灵可是藏不住的妮子。”

“难道是……”我心中突然一动,手不由自主地抖了一下。

“谁呀!”守成和尚道:“猜!”

“他要是猜不出来,就把吃过的饭,给我倒出来!”

屋门“吱呀”一声打开,月光下,两道清冷的目光扫射进来,直刺我的双眼。

“是你!”

我虽然猜到了,但还是莫名的一惊。

“我要杀你,只是听说你要躲,躲到世人都找不到的地方去,那我还怎么杀你?”

“姐,我也要跟着你杀人!”一道清脆动听的声音响起,一个十几岁的小姑娘跳了进来,明眸皓齿,笑道:“我叫邵如薇!刚才你们吃的饭,还有我做的!”

我笑了起来:“小妹妹,你要跟着你姐姐一起走吗?”

“对,我要看姐姐怎么杀你!”

“哈哈哈……”

众人一起哄笑起来。

“这里这么热闹,不请我进来喝一杯吗?”

一道苍老的声音响起,一身板正的中山装、一顶熟悉的八角帽顷刻间映入眼帘,一张国字大脸上带着一如既往的和煦笑意:“元方,别来无恙。”

我彻底呆住了。

奶奶、三爷爷、五爷爷、七爷爷、老爸、二叔、老妹……全都站了起来。

每个人的脸上,都充满了惊愕和喜悦的色彩。

我盯着他,什么话都说不出来,只是泪水无声的滑落,滑落,落入这热闹而寂静的深夜……

(麻衣神相全书完)

喜欢麻衣神相请大家收藏:()麻衣神相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麻衣神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文学大全只为原作者御风楼主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御风楼主人并收藏麻衣神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