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莫斯没有一个人徘徊太久,片刻之后,他忽然就好像是下了什么决心似得,转过头了头,整了整已经变得有些皱巴巴的衣服。

“任川先生,如果小遥没骗我们的话,那现在我必须恭喜了,原本潜伏在你们家的恶魔,恐怕是已经被杀死了!”

“死……死了?”任川有些半信半疑道

“没错。”兰莫斯摊开右手,露出手掌心的那块石头:“不瞒你们说,这块石头是黑曜石,通常来说,恶魔很难被杀死,但它一旦死去,在它死亡的地方,就会出现这种黑曜石。所以,你可以帮它当作是恶魔的尸体。”

“尸体……”任川倒抽了一口凉气,随后疑惑道:“可是,这石头不是小瑶……你是说,难道是小瑶杀了那恶魔?”

“虽然我不能肯定,但至少从现状看,这是最为合理的解释。”兰莫斯语气格外凝重地说道。

任川略微有些错愕,他看了看怀里而儿子,摸着他脑袋道:“怎么会这样?他还只是一个孩子啊……”

兰莫斯咳嗽了一声,等任川抬起头重新看向他时,便说道:“任川先生,虽然我接下来的话可能有些突然,但请你慎重考虑下。”

“我知道,在你眼力,你的儿子只是一个孩子,可在这世上,有些人却天生就有常人所不能拥有的天赋。小遥的天赋是什么,我现在还不清楚,但我怀疑很可能是某种能够驱散邪恶的力量。”

“有鉴于此,我在这里郑重向你请求,希望你能把他交给我,我希望能带他进入梵蒂冈的神学院,把他培养成一个职业驱魔人。”

“梵蒂冈?你是要让他做神父?”

“不,不是神父,而是驱魔人。当然,如果逍遥愿意的话,他也不是不能成为一名真正的神父,当然,这一切都要看他自己的意愿了。”

对于兰莫斯出人意料的请求,任川只是犹豫了片刻,便拒绝了,他抱住儿子,仿佛怕失去他似得。

“对不起神父,我不能答应你的要求,小遥的母亲刚刚抛弃了他,我不能让他再失去我这个父亲。”

“你的心情我能理解,但我们能否借一步说话?有些话,我们最好能避开你的儿子。”

任川闻言,看了任逍遥一眼,便对兰莫斯点了点头。

两个人把任逍遥留在原地,而他们两个人则去了边上的卧室,关起门来在里面不知道说些什么。

出于好奇,任逍遥偷偷趴在了卧室门上,想要偷听下他们的对话。

不过,他们两人的声音都很轻,所以他也听不太清楚他们到底在讲什么,只是依稀听见了“教会”、“关照”、“负担”几个字。

片刻之后,里面的人似乎已经结束了对话,任逍遥听见有脚步声响起,便连忙从门口躲开。

不一会儿,任川和神父两个人便走了出来。

让任逍遥有些意外的是,这次出来之后,任川的态度竟然就发生了一百八十度的转变。

他弯下腰,蹲在我面前道:“小遥,爸爸想问问你,要是让你离开爸爸,和神父叔叔去上学念书,不知道你愿不愿意?”

任逍遥看了眼边上的兰莫斯神父,随后问道:“神父叔叔,上学的地方很远吗?”

兰莫斯抿了抿嘴唇:“是的,而且还必须住在学校里,所以恐怕你以后很少能见到你父亲。”

“那我不愿意。”

任川有些为难地看了看兰莫斯。

兰莫斯倒是不怎么在意,他也蹲了下来,耐心地对任逍遥说道:“小遥,你不用太早下结论。我知道你是舍不得你父亲,但你如今也有八岁了,难道你就不想多见识见识外面的世界,多认识一些人吗?”

任逍遥被兰莫斯的话略微有些打动了。

的确,自从任川开始经营中餐馆后,他的世界就开始变得有些单调起来,每日不是在家里待着,就是去餐馆找父亲,身边甚至连一个同龄人都见不到。

长此以往,虽然他并没有对父亲抱怨过一句话,可其实在他的内心深处,他却是对这样的生活厌恶至极。

似乎是看出了他的想法,兰莫斯继续在他耳边诱惑道:“还有,小遥,你对今天的事情,难道就不感到好奇吗?你的左手到底是怎么回事?你就不想知道吗?”

‘我的左手……’

任逍遥低头看了左手一眼,心道:‘是啊,我的手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它竟然能杀死一个恶魔?’

任逍遥非常害怕,害怕知道自己其实是一个怪物,否则的话,他又为什么会拥有这样的能力,竟然连恶魔都会因他而恐惧?

这一切的缘由,他真的很想知道。

所以,他咬了咬牙,最终还是对兰莫斯点头道:“神父叔叔,我愿意和你去神学院。”

就这样,任逍遥在兰莫斯神父的诱惑之下,做出了这个影响了他一生的决定。

对于他的决定,任川深吸了一口气,什么也没说,只是把他的手交给了兰莫斯,然后叮嘱他,一定要照顾好自己的儿子。

而兰莫斯也自然是点头应允。

在那之后没过几天,兰莫斯便依照约定,替任逍遥弄到了来自梵蒂冈神学院的录取通知书。

当看到这份通知书之后,任川忍不住就落下了眼泪,紧紧抱住了任逍遥,而任逍遥也是没忍住,在他怀里哭了起来。

直到了这分别的时候,他们父子两人才算是真的意识到了分别时刻即将来临,彼此之间,都有些不舍。

然而,分别的时刻终究还是来临了。

在那一天,任逍遥最后还是跟着兰莫斯离开了佛罗伦萨,来到了意大利首都罗马,又从罗马,进入了教廷总部梵蒂冈。

在这个号称世界上最小的国家当中,任逍遥的人生,也就此迎来了新的转折点。

……

哒、哒、哒……

这里是一处未知的领域,昏暗的灯光下,可以看到四周竖立着一排排如同书架一样的架子。

每一排架子上,都堆满了许许多多,密密麻麻的文件夹。

一个穿着黑色西装的人影,手持着一个文件夹来到了其中一个架子旁。

人影打开了手里的文件夹,只见上面写着:

项目编号794。

项目代称:古宅恶魔。

项目等级:C级

项目描述:项目794是一个隐藏在佛罗伦萨老宅中的一头恶魔,根据调查,这只恶魔据信至少已经在这栋老宅中隐藏了超过一百年时间,与其用关的失踪案件超过16起,意外身亡案件9起。

这只恶魔似乎将老宅当做了自己的藏身地与老巢,对搬入宅内的住客下手,夺取他们的灵魂与肉体。

由于它的隐蔽性,这只恶魔的存在一直到最近才被教廷的人发现。

现今该恶魔已经被教廷的人解决,恶魔留下的黑曜石也已经从教廷处回收封存。

另:此项目解决人为教廷职业驱魔人兰莫斯神父,对方拥有特殊豁免权无需对其进行记忆清除,恶魔盘踞的老宅也已经由基金会出面购买,两名D级调查员将会在老宅中居住三年时间,确保此地不会有幸免逃脱的恶魔,如有新的情况,将重启项目调查。

“啪!”

黑暗中,人影将文件夹合上,随后塞入了架子上,贴着“已解决”标签的一排文件夹旁。

等做完了这一切,人影便转身离去,让这未知领域,再次归于了寂静。

……

“逍遥,逍遥?起床了,你要迟到了!”一个性感的声音,把我从十三年前的梦境中唤醒。

睁开眼,一个靓影正坐在床边,双手托着下巴,笑脸盈盈地看着我。

那是一个美艳的意大利女孩,五官精致,鼻梁高挺,眼窝深邃,一对眸子是水蓝色,好像蓝宝石一样,夺人心魄。

她身上此刻穿着一件紧身的白色体恤和包臀的牛仔短裤,曲线火爆。

只是,这样一个尤物,我却竟然忘记了她的名字。

是叫什么来着?索菲亚?维多利亚?还是瓦雷西亚?

我正想着她的名字,女孩却已经爬上了我的床,抚摸着我**的胸膛。

“亲爱的,你昨天晚上不是说过,你早上九点半要上学的吗?现在已经快九点了。”

上学?

直到这时候,我才算是彻底从睡眠中清醒了过来,回忆起昨晚上的事情。

说起来,也不过就是一次酒吧中的艳遇罢了。

我和这个女孩在酒吧中相识,彼此之间都很谈得来,然后就发生了年轻人之间正常该发生的事情。

在意大利,这也是再普通不过的事情。

不过说起来,这个女孩也算的上是我最近一年来所遇到过的最美的女孩,以至于我都忍不住想要与她再多相处一会儿,只是不幸的是,我今天在学校里还有一次非常重要的考试需要参加,不能请假。

想到这,我便连忙起穿起衣服。

而在我从衣柜里翻出一件熨烫好的黑色常服,并且准备穿在身上的时候,还躺在我床上的那个女孩,则用诧异的眼神上下打量着我。

“你真的是神学院的学生吗?我还以为你昨天晚上只是开玩笑呢。”

我一边给自己戴上罗马领,一边冲她笑道:“现在你可以确信了吧。”

女孩从床上爬下,来到我的面前,伸手替我把罗马领立正,水蓝色的眼眸凝视着我,仿佛要把我融化在她的眼中。

“确信了,这么说来,我也算是与一个神父上床了呢。而且,竟然还是一位华夏人神父!”

我蜻蜓点水地在她嘴唇上轻轻一吻,随后便朝着外头走去。

“那我就去上学了,你可以再睡会儿,等会走的时候记得把门锁上就行,钥匙在门垫下面。”

我站在门口,回头对女孩挥手道:“那么……”

我本想喊她的名字,可直到这时候,我却依然没有想起来她到底叫什么。

“瓦莱丽亚。”

女孩忽然冲我笑着道:“我的名字叫瓦莱丽亚。”

我点了点头,随后便道:“那么……瓦莱丽亚,再见了!”

拉上房门,我转身便走出了自己的公寓,朝着梵蒂冈的方向疾步跑去。

十三年……

一眨眼,自从我离开父亲,跟随兰莫斯神父来到罗马之后,已经十三年过去了。

如今的我,已经长大成人,并且就读于梵蒂冈内唯一的一所大学,阿比西尼亚神学院。

而我的故事,直到现在,才算是正式开始……

喜欢749局秘闻请大家收藏:()749局秘闻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749局秘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文学大全只为原作者当仁不让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当仁不让并收藏749局秘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