熙红跟张禹进到房间,进门之后,张禹将房门关好插上。这时候的熙红,明显紧张起来,孤男寡女的,同一屋檐下,又是在这种地方,一切似乎都是这个男人说的算。

张禹插好门之后,径直走到桌子旁边坐下。熙红怯怯的站在原地,偷眼看着张禹,有些无所适从。张禹看了她一眼,说道:“楼上有床,你上楼睡觉去吧。”

“那、那你呢……”熙红小声地问道。

“我不困,先在楼下坐回。”张禹说道。

“那困了的时候呢……”熙红又是小声问道。

听了这话,张禹都不禁暗自皱眉,心中暗说,你哪来那么多事。

但张禹还是说道:“你放心好了,我就是困了,也不上去睡。”

“那、那你在哪里睡……”熙红小心地问道。

“你哪来那么多问题啊?老家敦煌的?”张禹这次故意没好气地说道。

“敦煌……我家是开源的……不是敦煌的……为什么这么说……”熙红小心翼翼地说道。

“壁画那么多!”张禹直接说道。

“壁画……噗……”熙红一下子反应过来,跟着都没忍住,当场笑出声来。她随后笑着说道:“你怎么那么幽默……”

“行了行了……你赶紧上楼睡觉去,时候也不早了……”张禹大咧咧地说道。

“那、那我上楼了……”熙红因为刚刚笑过了,现在已经不是特别的害怕,她一边看着张禹,一边朝楼梯那里走去。

此刻的她,似乎对于这个男人倍感好奇。

张禹听着她上楼的脚步声,完全能够听出来,熙红已经坐到了床边。她接着还能听出来,熙红好像没有脱衣服,就这么上床躺下了。

张禹也是叫苦,自己晚上瞎溜达什么,不能好好在床上躺着睡一觉么。现在可好,床让别人睡了,自己又得在地上睡了。

好在是夏天,倒也不冷,地上又是铺着地板。张禹走到墙边,靠着墙盘膝坐下,闭上了眼睛。

很快,在他的脑海中,不自觉的浮现出来小阿姨杨颖的模样。

还记得当初自己刚刚到镇海的时候,本来以为小阿姨住的是豪宅,结果是那么不大点的一个出租屋。自己先是睡沙发,后是睡地板。想要这里,张禹都不由得笑了,自己是不是跟地板有缘啊,为什么总是睡地板?

既来之则安之!

自己刚刚才到,就已经遇到了那个矬子和陶喜,张禹都能够意识到,这个雾隐山庄之中,怕是隐藏着很大的秘密。

张禹认为,自己现在还不用着急离开这里,多住上几天,或许还能够多发现一些东西。只不过,怕是要苦了阿狗。

他胡思乱想了一气,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

也不知睡了多久,张禹便听到脚步声响起,脚步声不是很大,却也逃不出他的耳朵。张禹并没有马上睁眼,只是闭着眼睛,听着声音的来源。

张禹旋即便能够确定,脚步声是从楼梯那边传出来的,想来是熙红下楼了。张禹还是没有睁眼,继续装睡,脚步声来到楼下,跟着在圆桌那边坐定,声音也就没了。

等了一会,见没有声音,张禹故意打了个哈切,伸了个懒腰,睁开眼睛。

他才一有动作,熙红的声音就响了起来,“你晚上就是这么睡的啊……”

张禹睁眼看向熙红,熙红果然是坐在椅子旁边,不过人跟着站了起来。

张禹咧嘴一笑,说道:“床不是让你睡了么,那我不睡这,还能谁哪……”

“好像……也是……”熙红垂下头,低声说道:“是我连累你了……”

“没什么连累不连累的,我习惯这么睡觉,通常就算是给我床,我都不睡……”张禹说着,从地上站了起来。

“你还能有这样的习惯……”熙红扁着小嘴说道。

瞧她那意思,显然是不信的。

“好了,天好像大亮了,也该吃早饭了。我先上去洗漱一下,然后去酒楼吃饭,你想吃什么,告诉我一声,到时候我给你捎回来。”张禹大咧咧地说道。

他一边说,一边朝楼梯那里走去。

“我想吃……皮蛋瘦肉粥……还有……虾饺……”熙红赶紧小心翼翼地说道:“不过……我现在已经饿了,感觉自己的饭量也有点涨了……一笼虾饺可能不够……”

“知道了,到时候给你带两笼回来。”张禹说道。

上楼之后,张禹先方便了一下,然后简单的洗漱一番,照过镜子,确定没有什么问题,便下楼离开住处。

出了房间,张禹一路朝酒楼走去,眼下已经是日上三竿,张禹的腕上有手表,都是上午九点多钟了。

来到酒楼,马上有青衣青年人迎了上来,热情地说道:“先生您来了,里面请。”

张禹点了下头,跟青年人走进酒楼。一楼的大堂之内,可不像昨晚来的时候那般冷清,眼下一桌一桌的,坐了不少人。

这里面,有的是自己一个人坐一张桌子,有的是两三个人坐一张桌子,除了吃饭之后,有的人还在聊天,看起来十分的热闹。

青年人领着张禹进来之后,又是礼貌地说道:“先生,楼下人比较多,楼上人少点,不知道您是喜欢热闹,还是喜欢安静。”

“我喜欢……”张禹本来想说‘我喜欢安静’,他可不想跟这么多人凑在一屋子吃饭。可话没等说完,他就看到了一个坐在轮椅上的长者在那里吃饭。

这个坐在轮椅上的老家伙,看起来是那样的熟悉。张禹就觉得脑子“嗡”地一下,随即就反应过来,这个不正是当初在龙湖山庄曾经见过的轮椅人么。也就是潘云的亲生父亲。

轮椅人当初被十二星相中的鸡和狗给抓走,后来在太行山脚下的别墅里面,被白眉宫的弟子给救了出来,并且留给人家一个带有阵法的蜡烛,作为作案的工具。

张禹万万没有想到,本来一个都失去踪影的人,竟然会在这里出现。

张禹有点愣了,眼睛直勾勾的看着轮椅人,正在喝粥的轮椅人似乎感觉到有人在看他,下意识地抬起头看,看向张禹这边。

也是张禹反应的快,当即看向身边的青年人,笑着说道:“楼下人太多了,楼上安静,我还是到楼上吃吧。”

“好,先生请跟我来。”青衣青年人做了一个请的手势,引领张禹朝墙边的楼梯那里走去。

喜欢驭房有术请大家收藏:()驭房有术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驭房有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文学大全只为原作者铁锁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铁锁并收藏驭房有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