斐剑的目光不期然的瞟向东方霏雯那具血肉模糊的尸体,心中有一种无法用言语形容的感受。
  她,可说是武林第一美人,也是第一毒辣淫贱的女人。
  她,曾疯狂的爱过他,他也曾回报以相等的爱。
  她,曾借药物之力,夺取了他的童贞。
  现实是残酷的,也是丑恶的,爱,变成了极端的恨,演成了目前的悲剧,然而,这悲剧并不因她的死而结束……
  就在此刻
  一个半百黑衣妇人,排众入厅,目光一扫现场之后,慨然道:
  “祸首伏诛,一切算结束了!”
  她,正是“无魂女”的养母,也是“觉非大师”出家前收的养女。
  “觉非大师”沉重的道:
  “情况如何?”
  黑衣妇人道:
  “女儿已搜遍了所有角落,余孽无存,除了死伤与自新回头者外,漏网的极少,谅来已不致为患!”
  “双方死伤如何?”
  “对方死亡约四百,伤者百余,我方罹难的也在两百之间,伤者不足一百,其中各门派代表占死伤总数三分之一!”
  “阿弥陀佛,这确是武林百年来空前浩劫!”说着转向“宇宙一尊”道:“此地善后,请老施主负责,老袖拟面壁思过,请从此辞!”
  然后又转向斐剑与“紫衣人”道:
  “孽海无边,回头是岸,盼两位善体天心!”
  说完,双手合什,向在场的顶礼告别。
  “送大师!”
  斐剑与厅内众人,齐齐躬身施礼。
  厅外围观的各门派代表,闪开了一条路,“觉非大师’与黑衣人缓步出厅,飘然而去。
  “紫衣人”冷冷的道:
  “我们该走了!”
  “宇宙一尊”激颤地向“紫衣人”道:
  “孽障,记住为师的话,好好解开这冤结!”
  “紫衣人”怆声道:
  “是!”
  举步当先向外走去,斐剑与“四海浪荡客”师徒鱼贯后随,出厅之后,身形一紧,向谷外飞驰而去。
  “宇宙一尊”发出了一声悠长的叹息。
  所有在场的高手,全以惊异的神情,目送四人离去,谁也不知道四人间,竟究有什么事需要私下解决。
  斐剑一行四人,出了谷道,奔上了一座山头。
  斐剑与“紫衣人”当面而立。
  “四海浪荡客”与尹一凡站在一边,神情沉重到了十分。
  空气在诡秘之中,隐隐透着杀机。
  经过了一段难堪的沉默,“四海浪荡客”激颤的道:
  “可否容我说几句话?”
  “紫衣人”一抬手,道:
  “祝兄,说什么都是多余,请贤师徒只在旁边做证人,切勿干预……”
  “你非照你原来的打算而行?”
  “是的,这是命运,冥冥中的安排,逆天不详!”
  “你这是疯狂……”
  “不!请祝兄成全!”
  尹一凡脸色变得难看十分,栗声道:
  “大哥……”
  “紫衣人”立即以手势止住尹一凡道:
  “你不能插口!”
  尹一凡默然,但面上已起了抽动。
  斐剑咬了咬牙,道:
  “阁下可以除去面巾了!”
  “紫衣人”片言不发,一把抓下面巾,露出了一张俊丽的中年面孔,看来他是一个极具男性魅力的美男子,只是,他眼中散发着极端痛苦的神色。
  斐剑微觉一怔,在想像中,他以为对方隐在蒙面巾的面目,定是阴鹫丑恶,岂知大谬不然,但,这仍不影响他报仇的决心,当下寒声道:
  “阁下可以交代了!”
  “紫衣人”面上的肌肉,一阵抽动,眼中痛苦的神色更盛,久久才开口道:
  “有几件事,我得先加以说明……”
  “说吧!”
  “第一,当初为了满足东方霏雯苔集珍笈的欲望,我在得悉‘五帝’得到‘天枢宝笈’的消息后,开始谋夺……”
  “嗯!”
  “五帝之中的‘木’‘水’二帝,亡在我的剑下不错,但那是公平的搏斗……”
  斐剑咬了咬牙,忍不住道:
  “虽说公平,你的动机该死!”
  “紫衣人”接下去道:
  “令师‘士帝申天阙’与‘火帝方允中’所中‘附骨神针’谅已知是‘金盟月主’天皇所为……”
  “这点我知道!”
  “至于你大师伯‘金帝崔斌’却是死在‘天皇’之手!”
  “以阁下的功力,当初能搏杀在下二三两位师伯,所谓公平,颇有疑问?”
  “不错,我事后才知道,他两位也是先中了‘附骨神针’所以功力打了折扣……”
  “照阁下这一说,罪过全属‘天皇,’那老匹夫一人?”
  “不,本人无意推卸。”
  “谅阁下也推不掉。”
  “第二,血洗‘三元帮’,杀害‘鄂西大豪欧阳方’,以及‘千手人’,‘两仪书生’夫妇等,是本人奉‘天皇,之命而为,本人不否认是凶手!”
  “以‘附骨神针’杀黄彼芳灭口的,又是谁?”
  “东方霏雯那贱人!”
  “红楼王人与先父惨死呢?”
  “紫衣人”闭了闭眼,沉痛的道:
  “当然是我!”
  斐剑钢牙一挫,道:
  “你曾说付与先父是至交,为什么要下这毒手?”
  “紫衣人”突地狂笑一声道:
  “因为他该死!”
  “他为什么该死?”
  “抛妻弃子,做尽了伤天害理的事,人神共愤,不死何待!”
  斐剑厉声道:
  “住口,这却不该阁下施以谋杀,你的主要目的是‘红楼人’,为什么?”
  “紫衣人”一咬牙,道:
  “言尽于此了……”
  斐剑冷酷的道:
  “阁下的交代完了?”
  “完了!”
  “现在我杀你,你当无怨言?”
  “出……手……吧!”
  尹一凡栗吼一声道:
  “大哥不可!”
  “四海浪荡客”接着也栗声道:
  “斐剑,你不问问对方的来厉?”
  “紫衣人”厉声道:
  “祝少青,你莫非要使我死不瞑目?”
  “这太残酷了,你不该……”
  “我要作交代,非此不足以交代!”
  “可是……”
  “住口!”
  斐剑一心要报父仇,师仇,与那些枉死的同道讨公道,根本不去思索双方可疑的言词,与“紫衣人”反常的表情,断然道:
  “阁下此番对毁灭‘金月盟’,为武林消除浩劫,功不可没,但只算是稍赎前衍,在下的家门与师门双重血债,必须你的血来偿还!”
  “四海浪荡客”怪吼一声:
  “我决不使这惨剧发生,斐剑,他便是……”
  “哇!”
  “一声惨号,“紫衣人”栽了下去,胸前血喷如泉。”
  斐剑的剑尖上,滴着点点鲜红的血珠。
  尹一凡嘶声栗吼道:
  “大哥,你……错了!”
  “四海浪荡客”悲叹一声道:
  “天意如斯!人而何为?要发生的,毕竟还是无法避免!”
  话声中,疾俯身躯,连点“紫衣人”数处穴道,同时止住血流,咬牙道:
  “你不该如此!”
  “紫衣人”面上浮现一抹苦笑,声如细蚊的道:
  “我……瞑目了,这……是……赎罪!”
  斐剑突地转向尹一凡道:
  “何以不见‘赎罪人’现身?”
  尹一凡目中蕴泪,凄然道:
  “他就是!”
  斐剑一呆,激动的道:
  “他就是‘赎罪人’?”
  斐剑横起心肠道:
  “他仍然该死!”
  “四海浪荡客”厉声道:
  “你才该死!”
  斐剑下意识地闪了一步。寒声道:
  “前辈这话似乎欠考虚?”
  “四海浪荡客”一声长叹道:
  “孩子,你知道他是谁?”
  “他是凶手,他是恶魔,他是‘宇宙一尊’的传人……”
  “住口,他是你父亲‘屠龙剑客司马宣’!”
  斐剑如雷殛,脑内嗡地一响,连间数步,栗吼道:
  “什么?”
  尹一凡铁青着脸道:
  “他就是令尊‘屠龙剑客’!”
  “不可能,他不会是……”
  斐剑歇斯底里的狂吼着,眼前一黑,手中剑“呛!”的一声脱手坠地,人也几乎栽了下去。
  他像是被肢解,被凌迟,又像是灵魂被活生生地剥离躯壳。
  这一刻,他脑海中呈现一片空白,什么意念也没有,全麻木了。
  俊面,苍白,扭曲,失去了原形。
  太可怕了,也太残酷了,亲子杀父,在武林中前未曾有,儿子的剑,竟染上父亲的鲜血。
  “紫衣人”失神的目中,挤出了两颗泪珠,口唇连连翕动。
  “要……他……过来!”
  “四海浪荡客”以变了调的声音道:
  “斐剑,过来,听你父亲的遗言!”
  斐剑张口“哇!”地喷出一口鲜血,这一切像梦,噩梦,然而又是那么真实。
  他摇摇不稳地扑了过去,伏地叩额,泪涌如泉。
  “四海浪荡客”栗声道:
  “冷静些,他的时间不多了!”
  斐剑抬起了头,额上已是一片血肉模糊,他,以最大的力气,迸出了一声:
  “父亲,孩子万死不足以偿这罪!”
  “紫衣人’精神似突一振,以微弱而颤抖的声音道:
  “孩子,为父的确该死,本来我打算让你永远认为‘屠龙剑客’已经死于荆山天柱峰石窟,但……天意如此,真是恨事,不必自苦,你没有错,为父确的该死,早已该死,你母亲间接死在我手……”
  “母亲……”
  “你已经知道了,‘凤头金钗’是‘百灵女’给我的东西,想不到被东方霏雯窃去,作为杀害你母的凶器,她天性奇妒,不容人分享她的爱,我被她的美色所迷……走毁灭的路,‘红楼主人’,也是牺牲者之一,我的行为,已没有活下去的理由,只是,对你,对你母亲,我的悔恨将使我永不瞑目……”
  “父亲……”
  “那贱人弄了一具女尸,说是你母已被害,我信以为真……所以才有那疑冢、当我知道你的身世,一切……都太晚了,孩子,你姓斐……司马之姓对你是一种耻辱,忘了它,我……不配做……”
  喉头一涌,头一偏,死了,眼角含着泪珠,面色犹带悔恨,双目不合。
  斐剑“哇!”的一声,又喷出一口鲜血,他的心,,已完全破碎了。他木然跪着,似乎他到了另一个世界,灰暗,凄惨,死寂……
  “四海浪荡客”一声长叹,站起身来,与尹一凡合力掘了塞穴,把“屠龙剑客”掩埋妥当,树立巨石为碑,上刻“屠龙剑客”的号号,下首是“不孝子司马斐剑泣立。”
  不知过了多少时候,斐剑仍失神地跪着。
  尹一凡忍不住上前道:
  “大哥,节哀顺变!”
  斐剑陡地站起身来,歇斯底里的狂号道:
  “我不是人,是禽兽,我不是人……不是人啊!”
  字字血泪,令人鼻酸。
  他忽地拾起“天枢神剑”面对新家,剑锋抹向颈项……
  “四海浪荡客”与尹一凡同时惊呼出声,双双扑上,斐剑一扬剑,厉声道:“别靠近我!”
  声色俱厉,杀气横溢,师徒俩下意识地一闪身,斐剑望了望手中剑,倏地想到了这是师门至宝,该有所交代,心念一动,返剑入鞘。“四海浪荡客”与尹一凡见他打消死念,长长地舒了一口气
  斐剑对父亲之墓,三跪九叩,然后立起身来,闪电般狂奔下峰。
  “大哥!大哥!”
  尹一凡嘶唤着追了下去,“四海浪荡客”也随着弹身,但,仅一会工夫,使失去了斐剑的身影。
  斐剑疯狂地昼夜飞奔,目的是“剑冢”,崔婉珍成了师门唯一后人,对她,对剑,他必须有所交代。
  剑冢,寒潭边,兀立着一条人影,他,是被现实打击得身心俱残的斐剑。
  望着剑冢,象是飓尺天涯,他没有勇气挪动半步。
  他杀死了生身之父,而与有后母名份的东方霏雯发生了逆伦的行为。
  他能偷生人世吗?
  他有面目见痴情的心上人崔婉珍吗?
  久久,久久!
  “扑通!”一声,他跃人了寒潭,潭面激起了一片水花,一圈圈向外扩散,最后,一个盖世奇材,被残酷的现实吞噬了。
  情欲,虚名,丑恶,象是真正的凶手,上一代失足,毁了下一代。
  一个幽灵似的身影,出现在墨石奇阵的一根最高的石笋上。凄怨的语音飘散在死寂而阴森的空气中:
  “剑哥哥,你为什么还不回来?啊!剑哥哥,你会回来的,你要我等你,是的我会等,直到你回来!”
  然而,她的心上人会来吗?
  他已经回来了,在她身前的寒潭中,但,她会知道吗?
  年年月月,雨夕风晨,那幽灵地的身影,不时出现。
  那凄凉绝望的呼唤,也不停地荡漾在死寂幽森的空气中。
  (全书完)

章节目录

三皇圣君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文学大全只为原作者陈青云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陈青云并收藏三皇圣君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