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莫镇的理发店门口坐着,一直过了中午,我也饿了,出去找吃的。小女孩一直跟着我。走出去两条巷子,有个小吃店,我坐在那里吃面,给她叫了一碗馄饨。她说:“我吃不掉的。”用调羹舀了几个馄饨在我的碗里。
  吃完了,我们两个打着饱嗝在那里看风景。小镇很安静,看来昨天做丧事的那些人都已经离去了,远处的大路上空荡荡的,车都不见一辆。有一些零星的鞭炮声在提醒着我,千禧年啦,二十世纪就要过去了。这个世纪关我屁事。
  我问小女孩:“你干妈多久来一次?”
  小女孩扳着指头,算了半天,没算清楚。到底还小,而且父母方面都没有数理化的遗传基因。我问:“你干妈漂亮吗?”
  “漂亮的,”小女孩说,“你不是看见过她的吗?”
  我点点头,我是问她现在漂不漂亮。
  说话的时候,外面有一群小男孩呜哇乱叫着跑过,都是十来岁的样子,其中一个手上拽着根绳子,绳子另一头拖着一团白乎乎的东西,细看才发现是只猫,已经死了。
  男孩们跑到大路边,围在一起商量了几句,然后把绳子拴在了街边的铁栏杆上,猫的尸体僵硬地挂在半空。我看清了,那只猫是白的,背上有一团黑,好像一只乌龟。我没看清它是不是残耳。孩子们很兴奋,大概平时也很难捉到猫来玩耍。有个胖男孩把一枚鞭炮塞到猫嘴里,点燃,砰的一声。可惜是个死猫,没反应。他们觉得不过瘾,又搞来很多枯草和废纸,点起来烧,好像要把那只猫烤熟了一样。火很快把猫毛都燎着了,变成黑糊糊的一团,飘出来一股焦味,有几个大人在咒骂,这骂声使孩子们更兴奋。有个男孩大声说:“我们应该把猫眼睛先挖出来,猫眼很值钱的。”另一个男孩说:“你笨猪,你说的猫眼不是猫的眼睛。”这时火烧得更旺了,臭不可闻,男孩们却不肯退去,他们站在外围,向火中投掷废纸和鞭炮,好像是一定要亲眼看见这死猫化作尘埃。猫有九条命,我猜它在这么多年里已经用尽了好运。
  小女孩拉拉我,说:“我们别看啦,走吧。”
  我说:“对对对,女孩儿不能看这个,走吧。”
  我带着她往理发店方向走去,我忽然想起来,还不知道她叫什么名字,我说:“叔叔我叫路小路,你叫什么?”
  小女孩说:“我叫李蓓,你就叫我小蓓吧。”

章节目录

追随她的旅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文学大全只为原作者路内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路内并收藏追随她的旅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