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第三十二场

时:黄昏。

景:韶华家中。

人:能才、韶华。

镜头照着韶华家中的布置

O.S.韶华声音:我这个写作,是关出来的。如果当年你早些出现,大概我根本不会去写什么文章了。房间你给了我依靠,给了我家的感觉。镜头摄到能才和韶华韶华靠在能才身上,一副家居的味道

能才:我不过给了你一只泥老虎罢了。能才心灵世界与生活世界不合并的

韶华:对呀,现在把它关到这里去了。指指胸口)这件东西很神秘,小时候妈妈给我过一只一色一样的,你来了,又带来了一个。叹气不过你又是谁呢?刮一下能才的鼻子,很亲爱的女人,很好骗吧?叹口气,幸福地叹气

能才:男人还不是一样。苦笑

韶华:你是,略施小计的了。

能才:你喜欢呀?

韶华:那你就是略施小计了。讲了三次。不放心吗?

能才:好,有生之年,就买泥老虎给你。

韶华:那你就是略施小计了。

能才:好,就算我是陰谋家,好了吧?

韶华去腻能才有音乐《滚滚红尘》流出来。

能才:来,我们跳舞吧。主题曲流出来了

两人由室内跳到露台上去,邻居们全可以看见他们,而能才拉起了韶华的丝披肩,包着两人接吻

韶华:我们结婚吧?丝巾下的声音接近哽咽

能才:我的身份会害了你一辈子。进去吧。

好。现在已进入主题曲,在他们跳舞的时候唱出来了,歌词字幕打出

滚滚红尘 罗大佑/作词·作曲

起初不经意的你 和少年不经事的我

红尘中的情缘 只因那生命匆匆不语的胶着

想是人世间的错 或全是流传的因果

终生的所有 也不惜换取刹那陰陽的交流

来易来 去难去 数十载的人世游

分易分 聚难聚 爱与恨的千古愁

本因属于你的心 它依然护紧我胸口

为只为那尘世转变的面孔后的翻云覆雨手

来易来 去难去 数十载的人世游

分易分 聚难聚 爱与恨的千古愁

于是不愿走的你 要告别已不见的我

至今世间仍有隐约的耳语 跟随我俩的传说

滚滚红尘里有隐约的耳语 跟随我俩的传说

第三十三场

时:深夜。

景:韶华房内。

人:能才、韶华、小妻子、小男孩

能才:哈哈冻住了的手好,我来生炉子。

能才蹲了下去,替韶华的小火炭炉掏灰。人佝偻着,手上一只小铲子和一个接灰的“畚斗”,没有长柄的。一般中国大陆使用的畚斗是用手捧的。此时能才身体语言矮下去了

韶华:我去楼下搬煤球。也在哈手

这时能才已然往楼下开门去了,手中捧着畚斗里一盆冷灰朝韶华笑笑,自己去了,好像这已是他的家。

韶 华见能才走下楼,自己快速往床边走去。镜头没带下去能才再上来时的房间里,灯熄了,两枝小小的红蜡烛,已然点在韶华床边惟一的八仙方桌上。那桌上一切的稿 纸、书籍、糨糊、剪刀、茶杯、热水瓶……包括桌布,都消失了,只剩下那木质桌面上两根“并在一起”不是一左一右如挂对联或一般喜房中的放法的烛。烛并肩点 着,烛泪使它一起交融。

能才手里的畚斗放了五七个小皮球大的煤球。不给能才回转思索。韶华在烛光下,将一张大方中型,大红黑字的“八字命书 红封”,以双手“浩然”对住能才眼睛,托高到胸口。用摊平的双手托住不握住,交上给能才。能才手里的畚斗连忙往地上放,明白了韶华的决心,看了一下被炭弄 脏的手,想擦又没有东西擦的“同时”,韶华不给他犹豫那手脏不脏,把能才左手拉来,掌心打开,平放在韶华的“八字命书”上。特写镜头?

演员提示:韶华很清楚自己在做什么。有担当。能才是被感动之时的“被动”。他的无力感,“生命感伤”,在接受了这么大的事情——“另一个人的生命”时,又巨大地浮了起来。

能才拉了韶华在床沿坐下,以手拥住她的肩,掏出怀表来,交给韶华。

能才:慎慎重重地这只表——韶华,是请你,在以后的每一分每一秒里,记住现在的我们。

两个人亲爱地贴着脸,韶华又把身体去靠紧了能才,表——被拳握在掌中。能才感伤难禁。

韶 华开始替能才脱西装大衣已脱了,火也燃起来了),再脱西装里面的毛衣对襟、灰铁色的,再脱背心。好似要把能才种种“人性的枷锁”重重解开。韶华跪下去替能 才解鞋带。能才的手,在韶华做这些动作时,一直不肯离开韶华的肩、手。“他看的是一个盲点”,但他的手,没有**地纠缠着韶华,两人的动作,有一种节奏。 当韶华跪下去替能才脱鞋时,能才眼中有泪光,反闪在烛影摇红中。

下一个镜头烛光下,能才睡下了,睡在床中间。韶华放下了在能才腿部那一个方向的床帘一半。韶华斜坐到能才的床沿去,能才眼中的泪,快流出来了,看着床头,双手没有防卫地合放在胃上。

韵华:摸摸能才的额、发睡吧。

这句话“正在说”,楼梯上已有脚步声,紧接着有人叩门。他们未来的命运,是时代叩着门——壳壳壳壳壳壳壳……韶华快速地去开门,只肯开一条缝,却被楼下的小妻子一冲冲开了。韶华一挡,不给她再走进来。就在门内两步的地方,小妻子哭了。

小 妻子:沈小姐,虽然我们搬走了,可是你是知道的,我男人是个好男人,没有不规矩,现在他给七十六号抓进去了,哭了讲他——讲他——是地下工作抗日分子—— 这实在是冤枉了他——我们听到消息——急得不得了——“大家”商量了一下,只有来你房里的那位先生——一定可以救他——说说,跪了下来

韶华此时,也回跪了下去,又拉小妻子起来。

小妻子是拖了小孩一起上来求的。此时床上的帘子放一半,被能才由内悄悄地放了下来她跪着顺手啪一掌打在小孩子脸上——

小妻子:对小孩子跪下——求爸爸的命呀——

韶华慢慢起身,弯着腰,在小妻子面前,双手在拉小妻子——

韶华:同时好,你先下去。把那脸上突然有了盼望而不再哭,也站起来了的小妻子,关到门外去

第三十四场

时:深夜。

景:韶华房内外。

人:能才、韶华、小妻子、小男孩。

小妻子被门坚决地关出去了。她在门外痛哭——

小妻子:你房间里的男人,就是去告发的人——叫

韶华快步回到能才身边去,把他手一下拉到胸口——

韶华:能才——这里你以后不能留了。

两人哗一下——生离死别般地狂烈拥抱起来。

章节目录

滚滚红尘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文学大全只为原作者三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三毛并收藏滚滚红尘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