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第三十五场

空镜

中华民国国旗,在空中迎风招展。

抗战胜利了。

这种直接表现对待初中以上高中二年级观众可以,请导演再思,不然,下场对话中一句带出抗战胜利便可

第三十六场

时:斜陽黄昏。

景:韶华家陽台上?

人:韶华、月凤。

韶华躺在一只柳条编织的“斜背椅”上,这张椅子以前在镜头中出现过,是楼下丢在进楼梯下翻过来摆的有一个搁脚凳。

韶华躺在椅子上睡了过去。梦中的她,神色仍是凄凉。身上放着那件已经打到胸口的毛线衣理发店中开针的那件,毛线针搁着,不交叉。手里握着的表,手指上缠着表链不荡,垂在腿边。有一片陰影,罩住了韶华的上半身。韶华太敏感,也不是真睡,缓缓张开了眼睛,如梦。音乐偷偷流入了早已偷偷来

韶华:对着镜头里,她正面的半个肩影月凤,你——又——来——了。

月凤:我——回——来——了。——因——为——他——走——了。这是你——生命中——音乐、梦幻感、对话节奏感,混成一种“境”第二个——男——人——弃你而去——小声讲——你所——热爱的。

(说这句话时,在讲到“这是……”时,月凤慢慢蹲了下来,开始把韶华的衣袖缓缓轻轻往手臂上推。手腕上,割腕自杀的疤痕露了出来。衣袖再往上推——慢慢地——讲到“弃你而去”那句话后,月凤手指一紧,露出了手臂上的疤痕——所——热爱的。)

韶华:做梦,说梦话似的,不是说给月凤听我还是——爱——着——他。

(音乐、节奏、话、梦、混在一起的时空)

月凤顺手抄起那只能才的怀表,拿了一个地上放着的杯子,轻轻地打击——轻轻地敲——向后退——敲——

月凤:当心——我们女人要——当心——韶华回来了——当——轻,节奏——韶华回来了——当——韶华回来了——当——

音乐在此段中如梦如幻如空如茫,有神秘不清楚的调,不起伏,但有节奏感。音乐与内心世界请求对位——女性失去男性心灵的“目标模糊”心态

第三十七场

时:黄昏。

景:韶华房内外。

人:月凤、韶华、小妻子、小青年偷袭能才的那个加另外五七个青年人、余老板。

正当月凤轻敲着杯,退向开着的门边时,已有一群人悄悄进了楼上。小妻子先出现,安静如鬼魅的。

小妻子:章能才在哪里?我要他偿我丈夫的命。

韶华、月凤来不及反应,那一群人已经一拥而上。

镜头下,韶华的房间,被砰一下关上了镜头卡在门外

只听得,里面一片东西被打破、打烂、摔在地上……的声音。隔壁余老板在家。打开了门,一看,又关门,再开门时,余老板手中一把武士刀,双手斜举着,发喊冲向韶华紧关的门。他刚要去破门,门自动开了。那时,一群人走了出来,余老板呆住了,人群,看都不看他一眼,走了。

韶华房内已经没有一件完整的东西。两个女人,显然被打了。留声机当然碎了,韶华以后的世界再没有任何音乐

余老板:真是无法无天了,以前他们哪里敢。就算现在抗战胜利了,也有国民政府来审呀,再说沈小姐这跟你有什么关系——沈小姐,你走走看,走走看,有没有伤?

韶华把手一抹口角,呸出一口血水来。月凤已从地上爬起来,把个弄翻了的椅子,嘭一下往地上丢。余老板对韶华明显的爱意,给他一个镜头

第三十八场

时:斜陽黄昏。

景:河上。江南水道。

人:韶华、船夫。

韶华坐在小船中,“面向着河,背对着船夫”。有小箱子一只。小手提包一只。小手袋一只。放在身边。

夏天来了。韶华穿着浅蓝小碎花布的小圆领西式衬衫、窄裙。粗跟半高、低高皮鞋。裙子可以是米白色或白色。色调全部转淡

韶华的面容,被江南河水中映来的斜陽残晖,照出一种安静的光芒来。她的视线是一种“没有把握的希望追寻”。

章节目录

滚滚红尘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文学大全只为原作者三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三毛并收藏滚滚红尘最新章节